我爱官恩娜,都不及爱他的大黄鸭

不管是“今天也要加油鸭”还是组团去迪士尼吸鸭,一个莫名其妙的事实——鸭火了。


左:©️上海迪士尼  右:©️西门


虽然不知道鸭怎么火的,但说到网红鸭,就不得不提这位网红鸭鼻祖——荷兰装置艺术家Florentijin Hofman。


Florentijin Hofman和河马装置


Florentijin Hofman 的作品有着难以形容的大大大大大体感。而这些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巨型玩偶,也成了艺术家难以被忽略的视觉名片。


除了那只周游世界的巨型橡皮鸭(是的,我想你也一定看过),Florentijin Hofman 的作品还包括台湾山坡上的望月兔,泰晤士河面上的大河马,巴西圣保罗像素展上的胖猴子……对了,最近他还在深圳建造了一个全新的“海怪”游乐场。


kraken in Shenzhen©️UAP studio


Florentijin Hofman和四个孩子、一条狗一同住在森林里,每天除了工作便是接送孩子上学及遛狗。


“2008年,我有了第一个孩子。当我第一次蹲下以孩子的视角看到这些散落一地的玩具,我很惊讶,这是一个色彩丰富还很酷的玩具战场!”


Florentijin Hofman发现这些被孩子四处乱丢的动物玩具,会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上一整天,由此便诞生了“我是一个大孩子,我也要把我的雕塑扔到世界各地”的新鲜想法。


于是,从2009年开始,Florentijin Hofman便把世界当做自己的大游乐场,专横又有原则地向世界投递一个又一个“大玩具”——他的作品必须始终向公众展示,而非供私人使用;不得涉及任何商业化项目(唯一有商业性质的产品是迷你小黄鸭和迷你抱抱象,但售卖所得利润都被用于捐赠给当地的慈善基金会);需要在当地生产和当地的志愿者、工匠一起完成。


一起来看。



台湾的兔子空对月


Moon rabit©️ studio florentijn hofman


除了上述提及的三大创作原则,Florentijin Hofman还非常擅长运用日常的材料来创作自己的艺术装置,这只巨大的白兔便是用纸张、木材和泡沫塑料重叠制成。


它慵懒地躺在台湾桃园军事基地的草坡上,遥望头顶的月亮。灵感来源竟是古老东方嫦娥与玉兔的故事。“玉兔躺在地堡上,梦想着生活,梦想着不可能的事情,也在当下创造着自己的真实故事。”




圣彼得堡的兔子爱美黑


还是兔子。只不过这只兔子溜进了城市里晒日光浴。





“日光浴兔”是荷兰2013双年展的一部分,这座近15米长的公共艺术装置由胶合板制成的。粉红色的鼻子、圆圆的眼睛和嘴角一抹不明觉厉的微笑让它看起来有着莫名喜感。游客们被鼓励与这只野兔进行互动——你可以在它的大爪子和耳朵周围溜达,或者干脆躺在它身边晒太阳。



瑞典的兔子很嚣张


又是兔子。(他真的很爱兔子)这一次更嚣张了,就这么四仰八叉地躺在瑞典埃雷布罗某条马路中央,摆出一副快活的姿势。



这个高达13米高的装置向公共空间发起了挑战。因为它实在太过抢眼,都盖过了广场中心的纪念碑风头。



这只外形酷似皮卡丘的黄色长毛兔由瓦片和木制支架建造而成,参观者被鼓励在被兔子占领的新环境中重新体验公共空间。和他之前的作品一样,这件艺术装置也邀请了当地超过25名志愿者和工匠共同搭建。





史基浦机场有一只猫和一只狗在闲逛


PETS©️ studio florentijn hofman


Florentijin Hofman专门为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设计了这两个温柔的大块头,想让游客们在机场就能产生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温暖又厚实的地毯材质。


他为大家提供一个玩耍、放松的空间以减轻机场给人带来的紧迫感。旅途归来,就算你没有一个毛茸茸的朋友在家等你,至少在机场邂逅的这俩家伙可以任人搂抱。




巴西圣保罗的猴儿膨胀了



仔细看这只胖猴儿,是用人字拖搭建而成的。




嗯,在因地制宜利用当地特有材料这件事儿上,Florentijin Hofman真的是专家。


胖猴儿是他为巴西圣保罗像素展而特别设计的一个项目。由此产生的像素效果使得猴子近看起有些模糊,但从远处看又逐渐变得清晰。这个装置也是在当地学生的帮助下建造而成。



泰晤士河上的河马要过河



这尊21米长的河马雕塑,是 Hofman为2014年泰晤士河艺术节专门创作的巨型海景雕塑作品。灵感来源是泰晤士河的过往历史以及曾经栖息于此的河马。


这只体型庞大的河马半浸在水中,由多张重叠的面板固定而成。它的眼睛圆溜溜,而耳朵和鼻子呈粉红色。


大河马制作全过程


还有,这里有你可能还不知道的大黄鸭


满世界环游的大黄鸭真的太火了,以至于大部分观众只记得 Hofman这一件代表作,知道大黄鸭背后创作灵感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其实,最初这个想法来自Hofman一次参观博物馆的经历。他一边在博物馆观赏古老的荷兰风景画,一边听耳边的电台广告在宣传关于一款名叫“Yogho Yogho”酸奶的广告活动——“孩子可以赢得一艘快艇,而父母会赢得这只胖胖的橡皮鸭。” 当下Hofman就被灵感击晕了,他兴奋地跑出博物馆念叨:“一只胖胖的橡皮鸭……在风景中……啊!就是它了!”


更有意思的是,大黄鸭项目早期的研究资金,正是这款Yogho Yogho酸奶提供的。


周游世界的鸭鸭来到香港海港城


“当我把鸭子带到匹兹堡,有人对我说,‘很高兴你改变了匹兹堡!50万人聚集在河边,这是前所未有的盛况。’是的,在这个被流量和偶像光环笼罩的世界里,我们在复刻一些过去的经典时刻。”


在公共空间做艺术装置,Hofman逃脱不了被拿来同另一位当代怪诞艺术家 Jeff Koons 做比较的命运。也有人质疑,这样的艺术只对孩子有吸引力。


当然,如果你们能因此产生争执就更好了,毕竟Hofman做公共艺术装置的初衷就是——“希望大家能从日常生活中解脱出来,在这些装置面前驻足停留。这样人与人之间就又多了一次沟通交流的机会了鸭!”



艺术家 装置 艺术 公关艺术 Florentijin Hofman 大黄鸭 玉兔 章鱼 猴子
我爱官恩娜,都不及爱他的大黄鸭
摇摇冻
2018-08-08 21:51:20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喂!别扔那块吊牌!
这一抹绿,是他送来的春日礼物
“春天”的意思是:我们该见面了丨太阳底下
一篇长长长长长文,带你弄懂播客|创意笔记 01
谁家的“坏”小猫?居然登上了宜家的新广告
宜家什么都能收纳,包括你的电脑桌面
2024国誉设计大奖,让文具回归初心
在大尺度情节中,被审判的究竟是谁|第8支事后烟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