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由爸爸的爸爸的爸爸說起- Carl Auböck卡尔·奥博 | The Designer's Designer [24]

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 (又或许只有一两个) 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 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卡尔·奥博——虽然名字只有一个,但是这次其实写的是把这个名字传了五代的奥博(Auböck)家族。


「我常常觉得我们家一直用着同一个名字,也许我们是没什么创意的一族。」第四代卡尔(Carl Auböck IV) 在华尔街日报的访谈中笑着说过,不知道这是谦虚还是传说中不存在的奥地利式幽默,但这发言当然跟现实情况相差甚远。



奥博家族的历史是一个艺术、设计和工艺成全交织而成的伟大故事。1912年,在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的中心,维也纳的七区,卡尔第一代(Karl Auböck)开设了日后家族世代承传的一个工作室,开始制作用当时流行的收藏品Wiener Bronzen,即用青铜制作的动物雕像摆设。


1919年,儿子卡尔二代(Carl Auböck)开始加入工作室,跟父亲一同制造与创作,并开始注入其不拘一格的风格,将一成不变的装饰产品转向带有现代主义风格的家用产品。



年轻的卡尔二代将功能性现代主义与奥地利工艺结合,快速地建造了延续至今的卡尔·奥博工作室(Werkstätte Carl Auböck)的视觉风格。他开始去探索当时被视作便宜货的物料,用黄铜去制作出许许多多带着现代主义思想、结合了传统的维也纳工艺以及超现实气质、为当时生活方式量身订制的实用小摆设。



比如,当时他制作了一个异想天开、只能放一朵花的花瓶。但假如你参照一下历史,瞬间就会明白这是为了应对战后鲜花异常昂贵的事实。另外还有放方糖专用的小雕塑,做成骨头形状的开瓶器等等,都为使用者增添了探索与使用的趣味。



尽管于销售方面相当成功,但他也从未放弃在装饰艺术方面的持续担索,开发了模糊雕塑与功能性物品界线的物品。犹如用材料与物品大小去不断实验一样,他把很多本来只会在超现实派画家的作品之中出现的物件,例如超大型的衣夹,跟书本一样大的回形针,用皮草制作的眼镜框等,带到现实世界。他也相当看重保持材料的自然形态,很多作品用了原生态的角、骨头、鹅卵石和树桩等。



凭着梦幻感的设计品,卡尔·奥博工作室在国外渐露头角。与此同时,卡尔第三代也渐渐开始接手工作室的工作。对工业设计着迷的他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修读建筑,并结识了后来成为了现代主义设计杰出人物的查尔斯和雷伊姆斯(Charles and Ray Eames),本杰明汤普森(Benjamin Thompson),赫伯特拜耳( Herbert Bayer)等人。


回到维也纳后,第三代卡尔带头参与了新一轮改变设计行业的美感运动,与父亲沟通合作无间,带着国际视野,利用传统工艺,共同创造了一系列不同寻常但实用无比的的艺术作品,包括纸镇,烟灰缸,开瓶器,瓶塞,落地灯,衣帽架,今时今日他们工作室仍会收到这些五十年代款式的订单。



「我们的工作室不太会进行旧品与新件品的区分,只是有时候你可能可以从物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形成的一种表面上的古色层(patina)分辨得出来。我们对营销噱头不感兴趣,从不打算生产任何限量版。实际上我们相信,除了开发新设计外,继续生产经得过历史考验的款式对整个世界来说是正确的。」现在工作室的主理人卡尔第四代如是说。


那些曾经亲眼目睹这对父子合作的人均注意到这两个人表现得更像朋友或兄弟,而不是由上而下的父子关系。通过代理商的协助,他们的工作室获得了国际设计界的认可,从而得以与大型品牌,例如爱马仕(Hermès)和Pierre Cardin(皮尔卡丹)跨界合作;他们工作室的设计亦同时在Tiffany&Co(蒂芙尼),Saks和Harrods,资生堂等世界各地的大型百货商店有售。



第三代卡尔的个人风格与他父亲有着些许不同。他希望他的设计具有比较轻松的外观,酷酷的感觉,受美式实用风格影响的他,一直觉得欧洲的设计风格过于固执僵硬。他经常告诉他的儿子第四代卡尔,作品们应该看起来像「弗雷德·阿斯泰尔于歌舞片里翩翩起舞的样子。」虽然与前一代的风格有所差异,但三代亦以自己的设计理念渗透了卡尔工作室的DNA,为整个家族系列创造了一个饱满全面的视觉。



时至今日,工作室继续于维也纳最初的联排别墅内生产着没有时代痕迹的经典设计。工作室于九零年代初开始由第四代卡尔与他的妹妹Maria共同经营,两人均为训练有素的建筑师。第五代卡尔也快要完成他的建筑学业而准备加入始终只有三人的小工作室。



他们目前生产了约450件物品,但家族收藏品其实超过4,500件,其中许多停止生产的已成为稀有收藏品。之前垂手可得的材料到了现代变得难以入手。例如,动物的角与骨头,优质的缰绳皮等。



工作室继续与维也纳的工匠们、织布工和皮革制造商紧密合作,以维持他们著名的品质。在选择重推哪款设计时,他们并不会只因一时流行的市场需求而酌定。相反,卡尔第四代说:「产品的重推得与我们的长年训练的感受确认重叠才会推行。」


「我认为设计在我们的文化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设计如同流行音乐,它们定义了我们当代的生活方式。就算只是坐着和走路的方式,以及如何穿着配搭都是对我们文化发展的巨大贡献。」卡尔们似乎还是会一代一代的,赐予儿子一样的名字,提炼出更洗练的设计,带着回应当代社会的责任感,于同一个街角,用双手去做出让世人一代一代装饰在家里,令人会心微笑的小东西。



*All Images are from the internet.

设计 灵感 创意
故事由爸爸的爸爸的爸爸說起- Carl Auböck卡尔·奥博 | The Designer's Designer [24]
查李
2019-06-08 13:42:05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2022年,这些包装设计被Dieline盖章认可
动漫《蓝色时期》的周边是五彩斑斓的“蓝”
仔细看看Jeep车头,你能看见什么?
就像亮橘色的万寿菊一样,我热烈地铭记你的一切
点燃九支仙女棒代替
快!拯救无法呼吸的悲伤猫猫头
原来人生是“存在即洗碗”
我们用“一天”,来说说属于深圳的自然生活丨减速慢行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