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沏浓了,奶皮烤香了,爱人快来了,我的心跳了 | 灵感手抄本

很难不被少数民族的诗歌与谚语打动。

他们居住在深林峡谷、大漠戈壁或苍茫草原,或于林间溪畔,蝴蝶泉边。

他们与自然为伍,在自然的怀抱中寻求涌动的思潮、奔流的情感寄托。

他们是雪山、庙宇之于藏族,山鹰、火把之于彝族,草原、骏马之于蒙古……他们土生土长,发乎于心,无须修饰润色。

他们开口就是诗,他们的言辞不只停留在民俗学家晦涩的著作、老人家破碎的记忆中。这些稚拙又充满诗意的,是蓬勃的自然神力,是理解生活、参与生活的本能,是绵延长久的智慧,是无需掩饰的炽烈情愫。

他们是万千年来口口相传,来自上古洪荒时期的歌谣。

截图自《舌尖上的中国》

骏马面前没有跳不过的壕沟,利矛面前没有戳不穿的顽石。

——纳西族民谚

 

水深不响,响水不深。

——傣族谚语

 

骏马吃饱后仍回到木桩上,高空飞翔的鹰仍落到石崖上。

——柯尔克孜族民谚

 

红茶沏浓了,奶皮烤香了,爱人快来了,我的心跳了。

——蒙古民歌《等待》

 

唱得动听的雀儿,不幸被关在笼里,虽有会飞的翅膀,自己却不能做主。

——藏族民歌《被囚的雀儿》

 

白色的野鹤啊, 请将飞的本领借我一用。 

我不到远处去耽搁, 到理塘去一遭就回来。

——藏族·仓央嘉措

 

在布达拉宫时,是瑞晋仓央嘉措。

在拉萨下面时,是浪子宕桑汪波。

秘密也无用了, 足迹已印在了雪上。

——藏族·仓央嘉措

 

心灵中奔突的神鸟,需要在山林上空自由地狂飞。

——彝族诗人发星《赛歌节》

 

雨使山裙上枯干的图案响出溪水,进而花骨被唤醒,在静夜里撑出裙之鲜嫩。

——彝族诗人发星《山裙》

 

秋天的声响空旷地灼伤

月光苍茫的锋刃,赭色高原上

那群火塘边围坐的人

又开始端起酒碗,古铜色的脸庞

盛满远古的忧伤

——普米族·戈戎玭措《一种秋天对于灵魂的延续》

 

傍晚时分,勇士们归来了

干裂的玉米地里,部落的回声

象鬼魅一般游荡

——普米族·戈戎玭措《归来的人们》

 

朝着北方,遥远的祖地

一只孤独的大雁

像舒展的彩云,停歇于一场幻境

——普米族·戈戎玭措《归途:神祇与荒原之梦》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北魏民歌《敕勒歌》

电影《狼图腾》剧照

世界上唯有知识能使人为之倾倒,痴情的恋人比不上知识的俊俏。

——维吾尔族·尼米希依提《知识礼赞》

 

是谁引来天河的银流,悄悄滴灌溉了深夜的人间?

——蒙古族·巴·布林贝赫《新雪》

 

飞翔着死去,把宿命埋在天空

有朝一日 我不小心掉下来

请带走我的尸体

记得把我的灵魂还给我

—— 藏族·诺布朗杰《鹰的诉说》

 

白马变不了原色,黄金改不了本色。

——蒙古族民谚

 

慢慢熬出来的茶味道好,慢慢讲出来的话意思明。

——藏族民谚

 

长刀对着野猪,美酒献给亲人。

——佤族民谚

 

克鱼机哟不停地飞转,抬鱼坏子的小伙子挥汗如雨,搓鱼籽的姑娘们笑声朗朗。

——赫哲族的民歌《乌苏镇渔场》

 

小姑娘生下满三天,哭的声音像弹口弦。

母亲给她梳头发,头发像落日的影子。

——《阿诗玛》

 

风度神态啊,好似地坡的河流

说话口气啊,好似原野云雀鸣。

——彝族经籍古诗《姿子妮乍》

 

而萧条的芦苇上,落单的雁喝下一片净水

远方就是故乡,但懒散的云驮不动怀念的翅膀

——回族·单永珍《月牙泉》

 

她是骑在马上呢,还是在驾着草原?

——田间《嘎拉玛朝》

 

喜欢出头露面高于谷穗的植物,是人人讨厌的稗子。

——景颇族谚语

 

若能给每条鱼一对翅膀,但不必飞得高远,

不必高过云朵。

翕动的翅膀,像梦一样,擦着湖面,略过芦苇荡。

——藏族·花盛《风吹可鲁克湖》

 

两条河流从三座山脉中间穿过。剩下的,是隐藏于山林的村庄,以及等待秋收的稻谷和玉米。

——佤族·张伟峰《回乡》

 

采茶采到茶花开,漫山接岭一片白,蜜蜂忘记回窠去,神仙听歌下凡来。

——壮族《采茶歌》

 

三个斑鸠共一山,两个成双一个单。成双成对飞去了,剩我一个守空山。

——贵州山歌《蛮情歌》

 

月亮出来两头尖,两个星宿挂两边,金钩挂在银钩上,郎心挂在姐心边。

——贵州山歌《蛮情歌》

 

黄莺摇翅下山来,山中鸟雀请让开。哪个同我争花戴,腰中拔出小刀来。

——贵州山歌《蛮情歌》

 

鸡醒鸡开叫,马醒马吃草,天醒云跑掉,我心有怨谁知道。

——贵州山歌《蛮情歌》

 

雪山请你向后让一让!因为我的舞袖展不开。

森林请你向后让一让!因为我的舞步迈不开。

——藏族游侠歌

 

雪花如血扑战袍,夺得黄河为马槽。灭我名王兮虏我使歌,我欲走兮无骆驼。呜呼,黄河以北奈若何!呜呼,北斗以南奈若何!

——蒙古民歌(《清稗类钞·音乐部》)

 

我所思兮貌何美,梦寐辗转不可忘。

我今深山去捕鹿,心旌飘摇独傍徨。

只好捕鹿归来日,与卿相馈共举觞。

——台湾高山族民歌(《清稗类钞·音乐部》)

少数民族 诗意 民谚 民歌 诗歌
红茶沏浓了,奶皮烤香了,爱人快来了,我的心跳了 | 灵感手抄本
拭微
2020-06-10 14:45:32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别听谁的话,你已经很棒啦”
隔离期间的纽约人民爬上屋顶,寻找一点快乐
nendo新设计的宾馆,“睡天桥底”成就达成(不是
“我很好,只是有点丧”|未知商店
一页折纸,飘来海上
气球,藏着人类最轻盈也最危险的梦
搞时尚吗?从捡垃圾开始
看了B站、微博封禁的网络词,我才知道过去十年的流行语多有趣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