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便当,生活的本味 | TOPYS专访作家吉井忍

设计:小叶子@TOPYS

直到成为了职场人士,我才明白做到“每天好好吃饭”实属不易。

虽然无论是外食还是外卖,都有着众多选择,但每当看到有人领着小小的便当盒时,心中总会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羡慕之情。

能带上便当的人,应该都是有爱的人。清晨烫好的青菜,昨夜留下的剩菜,或者是早上特意早起精心烹饪快手餐,都盛满了新的期待。又会是一个晴日,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当然也不是没带过便当,做学生的时候有钱也有闲,还有一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心境。经常出没在异乡的亚洲超市里,变着花样安抚自己贪婪的胃。做留学生的,专业学到多少很难说,但厨艺多少都有明显的长进。手上会的菜做完了,就去看其它的食谱,在轰隆隆的地铁上第一次接触到吉井忍老师的《四季便当》,往常漫长的通勤居然变得如此短暂,坐过站了也浑然不知。

鸭肉便当 用餐图。

去年年底,吉井忍老师《四季便当II》出版了。飞速买回,花了半个通宵读完。文字还是一样轻快,却也能看到作者明显的变化,文字变得更加内敛,像在深夜时分吃了一碗汤豆腐,淡却有味。

感谢理想国牵线搭桥,我们和吉井忍老师做了一场更像对谈的采访,聊了聊便当,说了下书店,也谈了谈生活。别看文字挺长,但读起来还是挺有趣的。

作家吉井忍。

TOPYS(以下简称“T”):吉井老师,您好。第一次看您写的《四季便当》时还是在豆瓣上看的电子单行本,我在地铁上用您的书缓解对于亚洲食物的渴望,真是被您的文字给写馋了。已经过了好几年了,这次终于看到了《四季便当II》,您在写《四季便当II》时和写《四季便当》时的心情有什么不同吗?

吉井忍(以下简称“吉”):这次很高兴接受采访,也感谢你的分享。出书总能带来各种惊喜,真没想到多年前在纽约有一位地铁上看那篇文章的中国朋友。

这两本书写作时的心态基本都是一样的,生活本身的乐趣和日常之美,透过便当和相关的回忆和大家分享。不过因为撰写《四季便当II》的时候,和第一本《四季便当》时隔六年,随笔部分的内容有了一些变化。比如运动会上带来“外卖”寿司的同学青山、小时候遇到过的“不识字”的阿婆、法国森林里与三岁女孩迷路的下午等。这些故事,可能是经过了这些年的变化以及自己的年龄增长,方可写出来的东西。

摄影方面,以前是请了专业的摄影师,这次因为我在东京,而且刚好遇到疫情,我拿着单反相机自己拍了制作步骤和便当,估计这也为本书带来一种更加亲切、日常的风格。

新书《四季便当II》以及随书附赠的明信片。

 

T:据我所知,《四季便当》系列只在中国出版,当初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让您决定写一本关于日本便当的书/食谱,给中国读者看呢?中国读者们有没有给您某些意想不到的有趣反馈呢?

吉:《四季便当》的前身是豆瓣阅读上的电子书,当时在网上找出“日式饭团”的食谱都比较难找,关于日本家庭料理的内容也非常少,别说日式便当了。在那段时间给先生做的便当,他的同事看到后觉得很好玩,问我一些菜肴的做法,我在纸上手写步骤和配图给他们。便当电子书就这样开始的,同时觉得光介绍食谱不够,因为每一道菜都附有个人的回忆,在我心中这些回忆和菜肴是离不开的,所以每一个便当都加了一篇随笔。

 

T:说来怪不好意思的,其实我也跟随着您的《四季便当》做过几次,书的主体虽然是写便当的,但更多的是在写您的生活,好像每一份平凡的便当之后都有一段有趣的故事。我想请问一下:您是怎么看食物和生活之间的关系?

吉:还是可以说这两者是离不开的,民以食为天,而且吃饭这件事特别能让人拉近距离,食物本身就容易让人想到别人。

《四季便当II》内文图。

 

T: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便当文化。您对哪里的美食印象最深刻?为什么?会想把它做成便当菜吗?

吉:因为最近都没法去中国,我特别想念中国菜,尤其是在北京经常吃的那些民间美食,如北京的驴肉火烧,还会有老虎菜。居住东京的华人不少,清真牛肉面、麻辣烫、新疆菜、东北菜或生煎包等等,东京的小馆子提供的这些菜肴水平也是可以的,但好像还没看到过驴肉火烧。把老虎菜放进便当盒可能有点困难,不过驴肉火烧可以考虑,它本身携带很方便。不过问题是驴肉和烧饼,这两者在东京我没看见过能买到的地方。

 

T:看到您笔下的家人和朋友,真的感觉好像认识了他们一样。您笔下的人物都非常可爱,难怪您有那么多关于便当的美好回忆。看到其它关于您的采访提到对你做菜影响最大的人是您的母亲,除了她之外,您还有没有欣赏的美食人士(食评家或者名厨)?

吉:我身边还有一位美食人士,那就是《四季便当II》的自序里写到的朋友,现在开出租车的那位。他很喜欢吃各种美食,估计每月的开销也不少,而且也很会做菜。有一次他从超市买来打半折的香蕉做一道美味的点心,用一个很普通的平底锅,加一点点洋酒和几样香料,制作过程没花几分钟,味道极好。身边能有几位像他这样的好厨师暨好友,是开心生活的一个秘诀吧。

 

T:便当文化在日本似乎是一种特别普遍的文化,比看日剧里,很多上班族每天都会带着便当。我很好奇,为什么在日本便当文化会如此盛行?如果让你用最少的字来概括日本的便当文化,您会用哪几个字?为什么呢?

吉:“日常”吧。便当就是很日常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盛行。

三明治便当用餐图。图片:©吉井忍

T:看日剧时感觉到日本年轻人的生活节奏与工作压力也很大,作为在大城市打拼的我每次在看剧时深有同感,每天下班回家连晚饭都不想做,根本无心为明天的便当做打算。现在日本的年轻人们还有时间做便当吗?还是和中国年轻人一样成为外食族?您担不担心“便当文化”会逐渐消失?

吉:其实做便当可以不用花太多时间,除非你特意为了便当而开始做菜,我一般做便当的时间在15分钟到半个小时之间。我做便当的时间在早晨,在便当盒里没装下的或剩下的,就可以当做早餐。等于是你把早餐和午餐这两餐的准备都一次性解决掉了,到中午也不用去找餐厅,也不需要在便利店排队买食物,其实蛮省时间的。

在日本便当文化盛行的背后原因有一些,从现代生活方面来看,一是因为在上班地点周围不一定有合适的餐馆,在日本的外卖服务也比较贵,还是自带便当方便、健康。而且带便当确实可以省钱,几乎每一篇关于“如何省钱”的文章,都会推荐读者带便当,而且每年三四月份(四月份是日本新年度、新学期的开始)日本商店都会卖各种各样的便当盒。从这些因素来看,我觉得至少在日本,“便当文化”还是会持续很久的。

 

T:除开关于便当文化的书,我知道您还为日本独立书店写过一系列文章。我想请问一下您最推荐读者朋友们去哪一家独立书店逛逛?为什么是这一家呀?

吉:《东京本屋》里介绍过的书店都可以推荐。其实这些年在日本出现了不少新的书店,我觉得“开书店”这件事还是在不少人心中的一个梦想。我在这儿还是避免特意把其中的一家推荐大家吧,希望疫情过后,大家来日本慢慢偶遇、发现他们。

东京下北泽风景~ 疫情前,所以大家没戴口罩。图片:©吉井忍

 

T:您在中国的书店也做过多场活动,我想请问一下您觉得茑屋书店、无印良品等日本文化品牌也入驻中国,开展图书业务,我想请问一下:您认为中日两国之间的书店文化最大的差异在哪?

吉:在日本卖的书(除二手书外)一般都有定价的、不允许打折。我觉得这件事已经是在中日之间的书店业环境产生了很大的差异。

说及茑屋书店和无印良品,我认为在中日两国之间的差别在于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在日本这些企业和消费者是花了几十年的时间一起成长或成熟起来的,企业对消费者的动向把握、消费者对企业的理解和印象,有一定的深度和历史。在中国,这些日本企业带来的首先是新鲜感。

当然,这些日企肯定要当地化、进行细心的localize方可,我很好奇茑屋书店在几年后在中国“进化”成什么样子。到时候再和日本的茑屋书店进行对比,应该是蛮有意思的。

冲绳的书店“言事堂”旧址。图片:©吉井忍

 

T:写过了便当和书店,可以透露您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吗?

吉:刚出了《四季便当II》,我还没想那么多呢。不过写作本身还在进行,内容主要是采访和随笔,在过几个月看看能否做成另外一本书。

吉井忍老师今年的新动作,是做vlogger呢。

对了,我今年在B站开设了自己的账号(Jijingren),主要内容是东京生活的实录,直到年底,每隔三四天我会更新一次。其实这个视频是《四季便当II》基层理念的一种实践,生活中的感受、小故事和偶遇的分享,什么东西觉得好有意思就拍什么。视频的拍摄和剪辑都由我一个人完成,意想不到的好玩,这和当年开始做便当电子书的感觉很像。在不影响写作的前提之下,我今年打算继续拍视频,欢迎大家来看一看。

 

T:最后这一问是私人问题,TOPYS主要涵盖创意、商业和文化三大板块,我们的读者也对这些板块的内容感兴趣。如果要为我们的读者设计一份工作便当,您会加入哪些菜呢?我看完书之后,会想让面包“耳朵”法式吐司做正餐+ 炒魔芋做配菜+ 盐渍樱花茶做饮料了。

关东煮便当用餐图。图片:©吉井忍

吉:我觉得您选的面包“耳朵”法式吐司(《四季便当II》第77页)也挺好的,配一杯热茶(如盐渍樱花茶)或热咖啡,可能冬天吃起来比较舒服。书中介绍的“午餐肉寿司”(第261页)的材料也挺合适的,材料都在中国的普通超市或菜市场都能买到,准备起来比较轻松。若是大家聚在一起的场合,做一大锅的关东煮(第279页),边吃边聊也挺好的,再准备一两种饭团(如梅干和柴鱼片),就可以开个日式美食派对,等疫情过后可以试一试!

 

后记:

看得出来,吉井老师的《四季便当》系列,与其说是在教你怎么做便当,不如说是分享她的生活,而这其实是一种极其信任读者的写作方式,充满了细节与温度。而可能正是这种写作方式,让我在读这系列书倍感亲切。

“呐,这个是木棉豆腐,这个是绢豆腐,我以前老是买错。” 如果换成第一视角来读这本书,有点像和一位姐姐一起逛菜场,一边听她分享与便当有关的故事,那么琐碎却充满真诚。书里介绍的每一道菜都像加入面粉的酵母,只要放一点,再静候一会儿,故事就“嘭嘭嘭”地发起来了。读完之后,脑子里理所应当的充满了那些与便当有关的回忆,却有些失落,毕竟是发生在过去的回忆,彼时的快乐再难找寻。腰封上的那句“可能你的胃根本不饿,饿的是心”突然别有深意。

过去的便当即便再美味,当日的快乐也已经享受过了。用好手边现有的食材,做好今日份的便当可能才是吉井忍老师想传达的观点。便当,不就是“一期一会,活在当下”的最好代表吗?

 

🎁福利时间

一饭一蔬,就是日常的凝结

你和便当之间​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

请在评论区分享给我们

我们将于1月26日为获得点赞数最高的前两位分享者

各送出一套《四季便当》& 《四季便当 II》套装

♥本文系创意城市指南原创内容,

就算你再喜欢我,

也请申请授权后再转载我。

名人访谈 吉井忍 便当 生活 日本 美食 四季 文化
日常的便当,生活的本味 | TOPYS专访作家吉井忍
傅悉汀
2021-01-15 18:58:17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他轻轻按下快门,纽约就俏皮起来
这些日剧,光是片头就已经死死地踩在我的审美上
从这50张历史最佳电影海报,我们看到电影的前世今生
我们采访了安藤忠雄,却不想聊建筑 | TOPYS专访安藤忠雄
童年玩的《大富翁》,居然成真了
“造梦”的乐园,到底是谁的天堂?
当未来城市就在眼前,我却犹豫了
欢迎光临,孤寒大饭店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