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黑心商人都这么直白了吗?

“2020年我最喜欢的创意人竟然是小贱贱?”

在看完去年撒旦和2020拟人的恋爱故事之后,有同事这样感慨。

2020年这个德行,还真是因为一场“倾城之恋”啊

去年,这支广告由Ryan Reynolds为“Match”交友软件量身定做——是的,死侍的扮演者还是Maximum Effort的创意总监。因为这个撒旦梗似乎挺讨人喜欢,所以今年,撒旦为他的“生父”小贱贱的事业Mint Mobile(薄荷通讯)重新复出。

这次我们的撒旦不再恋爱脑,而是认真搞起了事业。

撒旦回来了,在美国知名电信营业商Big Wireless那里谋就了一份绝佳的工作。在这里,Big Wireless被描述成为一个邪恶、信号差和劣质客户服务提供商(根据评价来看似乎也的确如此)。而Big Wireless与小贱贱的Mint Mobile(薄荷通讯),恰好有着激烈竞争关系。

在中国广告法的规矩下,你可能想不到,这支广告对竞争对手的嘲讽是有多么直接和大胆:

一开始,撒旦就直说:“我在Big Wireless担任了新工作,因为这些家伙在一个全新的层面折磨着人们。”他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Big Wireless的高薪。而且看起来,他是一位相当受欢迎的同事。

这位“隐藏费用”部门的负责人对撒旦的工作非常满意,他让价格上涨,等待时间变长,还收取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

“客户沮丧”部门的负责人也很喜欢撒旦,她对撒旦评价极高,认为撒旦折磨人的才华足以让他找到想要的任何工作。DMV、国税局,甚至是国会。

至于面对Big Wireless的竞争对手Mint Mobile(薄荷通讯),一个高效服务优质但每月仅仅收费15美元的公司,Satan建议:“让我们提高价格,并将这笔钱用于制作攻击薄荷的广告!”

真是魔鬼本鬼了。

创意很有趣,但最大的障碍是撒旦形象的归属。这个形象最初用于Match。因为一家公司广告而红起来的热门角色几乎不可能出现在另一家公司的广告中,特别是当它们不是由同一母公司拥有的时候。

针对这个问题,Match的副总裁Ayni Raimondi还特意做了回应:“尽管我们很高兴撒旦去年在Match上找到了真爱,但他既然不再忙着谈恋爱,那我们也没有很在乎。当创意公司Maximum Effort表示,找撒旦和Mint Mobile(薄荷通讯)来场新表演时,我们也很高兴与他们分享这个有趣的代言人。”

的确,业务不冲突是一方面,但也隐约能感受到小贱贱Ryan Reynolds的影响力惊人。

行啦,营销鬼才我们已经说厌了。

小贱贱 拉踩 恶搞 Big Wireless Mint Mobile Maximum Effort 撒旦 竞争对手 魔鬼
天哪,黑心商人都这么直白了吗?
拭微
2021-04-19 03:08:22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Alexa,真正的“人”工智能
过时不候的户外广告,提醒你够钟饮啤酒
三行诗怎装得下我的诗兴大发?那就一起唠嗑吧
读书或聊天,总有一种方式能治愈你的emo | Shall We Talk
那些年,和港乐一起走过的青春 | 灵感手抄本
来写诗吧,如果有些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 三行诗征集
阿迪今年,在太平洋上搞了场新品发布
看不见的户外广告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