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花,也能上天遁地

人总是会对某种东西钟情不已。

有人热爱积雪,把电影中一大片的空镜都献给不会言说的玉壶冰。有人喜欢月亮,用诗歌中最清丽的句子、艺术中最优美的装置来留住它的莹光。(戳此回顾那些爱月亮的人)

而日本艺术家东信康仁(Azuma Makoto)倾心于花,开创了“植物雕塑”的类型。他曾将花发射太空,也用它温柔了极恶环境,“上天遁地”的艺术实验贯穿了他对美的思考。

飞向太空,与未来空间对话

东信康仁认为当花与不同景观融合,会变成独一无二的景色。尤其是当鲜花装置出现在原本不适宜它生长的地方,就会产生一定的“摩擦”,为其增添新的意义。

为了观察植物生命绽放在自然不存在之境的状态,东信康仁发起了他的“开花”实验。其中最大胆的尝试莫过于向平流层献上花束。

这一实验旨在研究物体的重量。插花作品来源于美国内华达州的沙漠,重约6公斤。为了记录这趟太空旅程中不断变幻的光线和温度,还使用了中等格式的、无镜像的照相机进行记录。

而在此之前,他们用了“外生物树”打头阵,成功地将一棵50年前的邦扎伊树发射到太空。

东信康仁对未来的探讨不止于对于宇宙这一物理空间的好奇心,它还以植物为媒介,感受在科技空间中生态圈的改变。艺术装置YASUTOSHI配备了雾机及滴水系统,人工制造了水、光、温、空、氧的条件,打造了一个生态循环的小世界。

冰原之上,高岭之花正在绽放

尽管有“梅花香自苦寒来”的诗句,但提到花朵,人们还是会想起春暖花开的明媚、生如夏花的热烈。因此,在类似于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冰川,几乎没有人会有遇见花朵的心理预期。

东信康仁的项目“frozen flowers”将视线投放到了日本北海道一处白雪皑皑的地方。这里极其寒冷,枯萎的松树在冬天变成结冰的精灵。

东信康仁始终相信花朵有其自在的灵魂,从抽芽到凋敝都是一张张人生特写。这一实验项目旨在进一步探寻未知的花卉可能性,展现花卉在极恶环境下的自我表达。在空而远的积雪之中,立于其中色彩缤纷的花朵热烈的生命力令人无法忽视,甚至像一个“不速之客”。随着人为浇灌和时间流逝,花朵被包裹在冰雪之中,变得冰冷且锋利。冰冻的风景,成为了它生命的封存。

遁地入海,聆听885pa的低语

既能上天,也能下海。东信康仁的两个实验项目都把花束带到了深邃的海洋空间。

在“潜入未知世界”项目中,一把巨大的花束被扔进了碧海深渊。花束“God to God”被放置在881米深、885帕大气压力的地方。花束在海水中穿行,与神秘的海洋生物不期而遇。在海洋的低噪音和高压力之中,花也变成扭曲流动的形态。同时,装置为黑暗的深海带来一束亮光,使得花束的异质性更加鲜明,也让整个画面变得更加瑰丽而奇特。

他的新项目“花与人”致力于展示大自然与人类的复杂关系,希望人们通过感受自然之美进而点燃生活的激情。在他的实验系列图像中,你能看到花与不同职业者的互动关系。跳伞者走出飞机,紧紧抓住树干;摔跤手与圆环内的花茎和叶子斗争;这次海洋深处的花朵再也不孤单了,潜水员带着它穿过自然珊瑚礁。

东信康仁认为,从古至今,花卉一直是文化世界的永恒主题,如绘画、时尚和装饰艺术。由于它美丽强壮但又转瞬即逝,能给予我们在任何时期生存的能量,反映时代的流动。因此他一直在尝试,如何让花朵发出更丰富的声音。并借由这声音回应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在东信康仁的一系列艺术实验中,我们能看到他对生命的理解。看似脆弱的躯体也能经历高压与极寒,看似矛盾的绽放却显得那么高傲又瑰丽。“尘埃里开出花来”,原来张爱玲的这句话,也可以是一种很高的礼赞。

艺术实验 装置 自然 azuma makoto 空间 环境 东信康仁
即便是花,也能上天遁地
緑 midori
2021-04-21 17:55:27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就像亮橘色的万寿菊一样,我热烈地铭记你的一切
奇怪一点也没关系,因为这是韩国电影(海报)
低碳环保(不花钱)的城市作乐指南 | 一天
创作有瓶颈?这些“套路”或许你可以抄一抄
麦当劳的父亲节海报,让我快乐
上海呢?我那么大一个上海哪去了? | 清醒蹦迪
原来人生是“存在即洗碗”
仔细看看Jeep车头,你能看见什么?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