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老了,但灵魂未老 | 第6支事后烟

从何时开始关注老年人性生活的呢?我也不记得了。

可能是看到尹汝贞在《酒神小姐》里扮演的素英时,她在影片中扮演的老年卖春妇,莫名其妙地让我想起了“渡人榻上欢喜佛,欲海沉浮活菩萨”这一句不记得从哪里拾得的俏皮话。也可能是在看《我爱我家》时,傅明同志参加歌唱比赛,与自己的老搭档暗生情愫那一集,架子放不下来,别扭闹得挺起劲。还有可能是在某张报纸的社会新闻边角上——《警惕!江边失足女正向老年人伸出魔爪》,看得人心惊肉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闹鬼了。

舞刀弄剑的老和同志,曾向志新许诺过:“保你年底能叫上妈,”可惜差点把自己折进去喽。

但人们似乎已经认定了,性这件事,只是属于热血澎湃、荷尔蒙依然过剩的年轻人。如果老了,心里还挂念着这件事,多少有点老不正经的味道。连“少年夫妻老来伴”这句俗语里,也多少透露出老年人的生活中,只有陪伴的长情,而没有夫妻的激情。

 

1.

我很喜欢的新闻人陈晓楠曾经主持过一档名为《和陌生人说话》的节目,其中有一集叫做《菖蒲河老情人》,关注的是老年人无处安放的性与爱。在北京菖蒲河公园的“老年相亲角”里,每周二和周六都会聚拢一帮中老年人。“来了新面孔哦,这些人就跟苍蝇似的,全宗上了。(全扑上去了)” 受访人李先生说到,透露出当代中老年人对性与爱的渴求。

似乎并没有年轻时的羞涩,但却多了几分及时行乐的冲动。他们并不吝啬夸耀想要追求的对象,面对心仪的人,直接表达出浓烈的爱意,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好不容易,甘露来了,喝两口。” 

另一位胡师傅说话则更直截了当——“第一北京人,第二有独立住房,第三经济收入说得过去,第四身体棒,差一样都不行。” 陈晓楠困惑——“身体棒怎么看得出来?!” 胡师傅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啧,你晚上一睡觉不就看出来了嘛!” 弄得深入过伊拉克采访,亲历过2006年黎以冲突的陈晓楠都害羞得只能“哦哦哦——”一脸娇羞地打个马虎眼,糊弄过去。好玩的是胡师傅还没准备停嘴,“你再好,你说你趁几个亿,你这玩意儿不灵,不瞎菜嘛,没用。”

胡师傅说话特别逗,把主持人陈晓楠逗乐了好几回。

一句话,扯下了遮羞布。大家,都是奔着一个目标去的。

 

2.

不光是老年男性对于性与爱有着需求,老年女性也一样。《GQ报道》上曾经刊载过一篇名为《上海爱情故事:一个老来单身的女人决定恋爱》,颇为有趣,让我三不五时地就想翻出来重读一遍。就像和简单直接的北京大爷不同,上海阿姨谈起恋爱来还是挺讲究循序渐进的。文中的女主角红娣的两段感情,都是从最初的情开始——愿意和老颜好,是觉得他“挺像个模子的”(有男子气概),愿意和“阿拉小陆”好,也是被小陆的真诚所打动。

文章中有一段对话颇为有趣,小陆曾问过红娣对于性的看法,红娣说已经没有看法了。

你是不是也以为红娣的意思是“无性”?其实不是,红娣的意思是“现在是抓住青春的尾巴,随时随地大家就老了,哪天走都不知道,就开心每一天。”

你看,她们也渴望着滋润。

就像来自同一个相亲角已过古稀之年的王老师说:“(一些同志)认为’这个事体’是小青年的事,并不是伴随到老。我因为有一个阶段没有’这个生活’,对’这个’也有了进一步的想法。’这个’,是人的自然的问题……不是黄色的。”

 

3.

为什么会扯到和老年人性生活有关的话题呢?其实还是看到了一则关于老年人性生活的广告。

在这几则tvc中,我们看到片中出现的伴侣都已经不再年轻,却依然充满着青春的活力。“你可以吃早饭的时候做,也可以吃午饭的时候做,你想什么时候做都可以。”片中的受访者Lynn俏皮地对镜头说,没有丝毫遮掩。她说的做,并非是做饭,而是做爱。

看到他们自在地谈论性生活的样子,我似乎有点羡慕他们。并没有被传统的价值观所束缚,而是勇敢地享受自己的每一刻的生活。他们的行为似乎是在告诉同龄的银发族们:“身体可以变老,但灵魂不会。”看到他们互相爱抚,对视的样子,我相信在片头那位受访者所说的话:“正如我们不断衰老,我们变得越来越好。”

后来的叔叔阿姨们谈论性则更加坦诚——“结婚53年了,你应该加点够辣的内容了。你每天都吃豆子和饭,是时候混着吃了”、“我们都爱在床上阅读,但当双脚触碰之时,你会感觉到那个触电的瞬间。这很重要,就像把对方送入云端那样重要”、“性就像伟大友谊的成果,就像蛋糕上的糖霜,比蛋糕本身更重要”,是啊,已经步入暮年,都已经足够了解自己和彼此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在灵与肉的统一下,老年人的性生活远比我们想象的重要,也比我们想象得精彩。

 

4.

不光在风气相对开放的西方,东方老年人们也会表达对性与爱的渴望,特别是对于爱的渴望。

还记得有次在新闻中看到著名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台下有位记者问草间女士下一步的计划。草间极为认真地告诉台下众人:“下一步?我想认认真真谈个恋爱了呢。” 特别可爱。

作为邻国日本常见的诗歌形式,川柳承载了很多老年人那散不去的枕边绮思。“89 岁 最后的挣扎 谈个恋爱吧”、“所谓老年爱情 接个吻 都惊动了假牙”、“好想 再得一次的病是 相思病”、“以为自己又坠入爱河 心潮澎湃 结果只是心律不齐”、“老婆子啊 把对狗的爱 分一点给我吧”、“如果人类有尾巴的话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只要和你在一起一定会止不住摇起来的”……随便选了几首,都读出了让人羡慕的激情。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不必艳羡少年时的感情,那是一现的昙花;在读到这些川柳时,我更羡慕这常青的松柏。

韩国电影《诗》中尹静姬的表演让人惊艳。

而韩国电影《诗》也让我看到了老年人性无奈的一面。尹静姬饰演的美子是一位漂亮的老年女性,爱穿花裙子,也爱写诗。她的孙子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她为了付赔偿金,与她的雇主——一位半身不遂的老大爷发生了性关系。在电影里,他盯着美子,口齿不清地说:“在我死之前,我就想要一次。我不要其他什么,就一次。”像极了溺水的人对着最后一根稻草求救。

 

5.

曾有一位酷爱健身的同龄人和我说过:“在健身房里付出这么久的时间就是希望自己在50岁时还能有足够的体力来过18岁时的性生活。”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他:“那你对自己18岁的性生活满意吗?” 他沉默不语。在那样一个对自身与伴侣都缺乏了解的年纪,无处安放的荷尔蒙似乎是支撑一切性生活的动力。

人老之后,依然有着性生活其实是一件颇值得鼓励的事儿。现代性医学已经证实,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人进入老年后都没有丧失对性的兴趣。而事实上,老年人有性生活这件事也比我们想象中的更普遍。根据潘绥铭的《给“全性”留下历史证据》,在中国55-61岁的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有一次性生活,有39%的老年人可以达到每月3次。不过,各位大爷大妈们,爱河虽可常浴,安全不可忘记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是在过20岁最后一个生日时开始关注老年人性生活这件事,因为我在那时终于意识到了:我们,终将变成他们。

老年人 性生活 身体 激情 衰老 性教育 青春
我的身体老了,但灵魂未老 | 第6支事后烟
傅悉汀
2021-04-28 02:04:03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没有暴雨中的草坪婚礼,我也一样被这支片子感动
来自小朋友的灵魂拷问:为什么不做自己呢?
能把建筑写成诗,这些脑洞太「BIG」了!
一首可爱的歌,唱给每个人听
“差生文具多”说的就是我本人!
欢迎光临,孤寒大饭店
苹果和苹果,傻傻分不清楚
“造梦”的乐园,到底是谁的天堂?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