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吃不成大胖子,但一笔却可以画出把好椅子

不知道是不是各大设计工作室和品牌在背地里开了一个会,最近用一笔画来呈现品牌理念的作品越来越多。看来,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的余音依旧绕梁,少即是多(Less is more)仍是审美圭臬。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不止是在视觉呈现的范畴里,纵观现代设计史,特别是家居设计的领域里,人们对于极简主义越发推崇。最近,巴黎loooop工作室就用极简主义的手法,将现代设计史上最著名的十把椅子描绘出来,每把椅子都象征着设计进化中的一个重要时刻。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光看图,你能一眼认出多少把椅子来。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当你看到这个形状时,你肯定会觉得眼熟——欸,这不就是随处可以见到的靠背椅吗?事实上,这把椅子可真不简单,这是由设计师迈克尔 · 托内(Michael Thonet)于1881年设计,被称为“椅中之椅”的“14号椅”(Chair no. 14)

图片:©MoMA

这把几乎定义了现代椅子外形的“14号椅”有着诸多优点。首先,这把椅子在当时采取了最新的技术,可以用机械打造出拥有优美弧线的弯曲椅背,让大规模量产成为可能;这把椅子的组装方式也非常科学,36把椅子拆开,可以装进一个立方米的盒子。这种高效率的生产与组装方式,让这种椅子可以以简单、节省空间的方式出口到世界各国。在1867年的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这款设计为托内赢得了一枚金牌。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尽管包豪斯时代的许多建筑师和家具设计师都致力于为“普通人”提供精心设计的住宅和无可挑剔的家具,但巴塞罗那椅却是个例外。

图片:©MoMA

由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和莉莉·里奇(Lilly Reich)设计,汤姆 · 沃尔夫(Tom Wolfe)在他1981年出版的关于现代建筑的著作《从包豪斯到我们的房子》(From Bauhaus to Our House)中,把巴塞罗那椅称为“柏拉图式的理想椅子”,并写道,尽管价格昂贵,但拥有一把椅子已经成为年轻建筑师的必需品。

自1953年以来,诺尔公司Knoll Inc)都在用铬和不锈钢生产巴塞罗那椅,这些椅子几乎都是手工制作的,每把椅子的框架上都印有范德罗的签名。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1938年,设计师安东尼奥 · 博内特(Antonio Bonet)、胡安 · 库尔坎(Juan Kurchan)和豪尔赫 · 费拉里 · 哈多伊 (Jorge Ferrari Hardoy)都在大建筑师勒 · 柯布西耶的工作室工作。稍后,他们宣布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组建新的建筑组合Grupo Austral,并为一座公寓设计了这把椅子。

图片:©Vitra

但这把椅子不仅仅去到了那座公寓,还去到了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收藏与由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设计的流水别墅。蝴蝶椅最大的特点莫过于将柔软的皮与坚硬的金属相结合,凸显出材质对比的魅力。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设计夫妻档查尔斯和雷·伊姆斯(Charles & Ray Eames)在二战期间研究出了木材成型和层压的廉价技术,并制作了一系列胶合板椅子。这款椅子没有用螺栓或螺丝破坏木质椅子的设计,用胶水以一种看不见的方式将椅子的各个部分连接起来。

图片:©Vitra

伊姆斯夫妇打算让这款椅子成为一种经济的、工业化生产的选择,并宣称目标是“用最少的钱把最好的东西给最多的人”。 这款椅子于1946年投入生产,但因以红木为原料,所以生产规模有限。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Harry Bertoia在1952年设计了这把名为“钻石”的椅子,他曾说过:“这把椅子主要由空气做成,就像雕塑一样,空间正好穿过它。”

图片:©Vitra

在20世纪50年代,大多数椅子都是由硬木制成,而这款“钻石”椅用金属制成,用创新的金属编织,金属自带的韧性,为椅子带来了一丝弹性。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看到这简练的线条,就知道肯定又是伊姆斯夫妇的作品。没错,这款椅子就是伊姆斯夫妇所做的DAR椅,它呈现出伊姆斯夫妇是如何使用创新的想法来改造工业材料,并通过巧妙的工艺,将不同材料相结合。

图片:©Vitra

在这个设计上,伊姆斯夫妇将不同的金属棒用独特的“埃菲尔铁塔”结构搭建,再用塑料构建出座位与靠背,在提供了使用灵活性的同时,也避免了塑料表面的刮伤。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又是伊姆斯夫妇的作品,这款钢丝椅同样是使用金属作为原材料设计出来的椅具,大量的镂空让人想起了Bertoia的“钻石”椅,但伊姆斯夫妇却声称是从托盘和篮子的形制受到启发,研发出这一款椅子(话是这么说,但伊姆斯夫妇和Bertoia还是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

图片:©Vitra

可能有人会觉得直接坐在金属编织出来的网状结构上会不舒服,不用担心,伊姆斯夫妇也为这款椅子配备了舒适的坐垫以及背垫,因为有趣的形状,还被赋予了“比基尼”的昵称,有点调皮。

图片:©Vitra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阿恩 · 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为哥本哈根皇家酒店的大堂和接待区设计了这款蛋型椅。 在这个设计中,雅各布森首创了在家居中加入一层坚固的泡沫内壳这项技术,让这款椅子拥有一条近乎完美的弧线。

图片:©MoMA

安恩·雅各布森受到密斯·凡德罗等现代主义大师的影响,注重“简约”和功能主义的设计理念,蛋椅也是这种设计风格,只不过多了一点未来感。这种未来感从何而来,当然是经过了缜密的计算——十字形底座是48cm的正方形,坐面臀部宽46cm,深48cm,呈弧形包裹着臀部,靠背高72cm,椅面与靠背等宽,均为83cm,整张椅高113cm,整张椅的造型就像一个剥开的鸡蛋。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由维纳尔·潘顿(Verner Panton)设计的这款“潘顿”椅是世界上第一把一次模压成型的玻璃纤维增强塑料(玻璃钢)椅。潘顿曾在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设计事务所工作过,但随后定居瑞士巴塞尔。

图片:©Vitra

他打破北欧传统工艺的束缚,运用鲜艳的色彩和崭新的素材,开发出充满想象力的家俱和灯饰,为北欧设计吹来了一阵多彩的春风。这款椅子的设计,摒弃了椅子必须有四条腿的想法,形状如字母 S,用单一曲线表现出圆滑而流畅的造型。

 

图片:©巴黎loooop工作室

你一定在不少电影中曾见过由Eero Aarnio于1968年设计的“泡泡椅”(The Bubble chair)。悬挂的泡泡椅由丙烯酸树脂和固体不锈钢制成,也是少见的,不需要接触地面的椅子。

图片:©aarniooriginals

设计师在笔记里曾写到:“在我设计了这个球形椅子时,想把光线放在里面,所以我有了一个创造一个透明球体的想法,让光线从各个方向来。要做到这一点,唯一合适的材料是丙烯酸,让它被加热后吹成肥皂泡状”。


看完这十把影响设计史的椅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最大的感觉却是:感谢宜家,让我花少量的钱就可以享受到大师的设计。比如,我在看到伊姆斯夫妇所做的DAR椅时,脑海里就想到了:欸,隔壁小店不就用的是这一款椅子嘛。

椅子 设计 伊姆斯 设计师 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 包豪斯 工作室 插画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但一笔却可以画出把好椅子
傅悉汀
2021-05-12 21:53:10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只要字母加得够粗,你就追不上我的阅读速度
赤裸却不色情,我可太爱这个广告了
用喜马拉雅山巅的松针丛,收纳我的快乐与悲伤
看了爱死机,我才知道光说 “累了,世界赶紧毁灭吧”,有多缺想象力|未知商店
你不是我的用户,但你依旧可以认同我的广告
当原研哉带学生做项目,“一无所知”是他们的信条|未知商店
2022米兰设计周,据说藏着未来生活可能的模样?|创意白皮书
谷歌AI图像生成器,成全你的创作自由!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