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就要让你亲眼看到谋杀现场

很少有作家能像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这样在维持高产量的同时,又保持高质量。据吉尼斯世界纪录统计,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人类史上最畅销的著书作家之一。将所有形式的著作算入,只有《圣经》与威廉·莎士比亚的著作总销售量在她之上。时至今日,她的著作曾被翻译成超过103种语言出版,总销量突破20亿本。

不光是书走得俏,但凡是贴上了“改编自克里斯蒂作品”的电视剧、电影和舞台剧,票房基本上不用太过担心。有“阿婆”(阿加莎·克里斯蒂书迷对她的爱称)护法,作品能差到哪里去?她的侦探名剧《捕鼠器》,自1952年11月25日就在大使剧院上演,时至今日,已上演超过了两万次。

但我相信不少人也和我感受一样,无论演员的演技多少精湛,导演的手法如何高深,“服化道”如何准确到位……这些都比不上克里斯蒂文字的美妙。克里斯蒂的书一版再版,已成隽永。要想在众多的版本中脱颖而出,好的推广方式就是关键。

最近,阿根廷《内陆之声》La Voz del Interior报与数字营销公司.jpg联手为“阿加莎·克里斯蒂故事集”完成了一次漂亮的推广,用简洁明快的扁平插画风将克里斯蒂笔下的谋杀现场呈现在读者面前。插画风格虽然扁平,但内容大有深意,用六幅插画将“跃然纸上”四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为《空幻之屋》(The Hollow)和《罗杰谜案》(The Murder of Roger Ackroyd)安排的插画巧妙地将书封延展成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可以是凶嫌逃跑的出口,也可以是扩展的场景空间,留给读者无尽的想象。(物尽其用,连流出的血液痕迹都幻化成了书签)

而为《悬崖上的谋杀》(Why Didn't They Ask Evans)和《戴面纱的女郎》(The Veiled Lady)所做插画则是走了“鬼手”路线,拿着毒药和匕首的“鬼手”从书封伸出,让人好奇手的主人是谁?又是谁会饮下这杯有毒的咖啡?

《东方列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和《破镜谋杀案》(The Mirror Crack'd from Side to Side)的设计则更增添了戏剧元素。利用飘离在书本之外的人影巧妙地表达出凶案背后的凶手另有其人,至于是谁,就得等读者慢慢挖掘了。

这几则平面广告的slogan也挺耐人寻味——每一个人都是疑犯的故事集(Stories where everyone is a suspect),力透纸背地概括了克里斯蒂的写作风格,却也留有想象的余味。以克里斯蒂作品的普及程度而言,这种程度的剧透,应该可以接受。

本文图片来自:Ads of the World

 

延伸阅读:

阿婆诞辰130周年,来数数她笔下的连珠妙语 | 灵感手抄本

平面设计 图书 阿加莎·克里斯蒂 读者 作品 克里斯蒂 推广 戏剧
这次,我就要让你亲眼看到谋杀现场
傅悉汀
2021-06-21 11:55:54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用这些词 | mememurmur
知名动画角色花师奶登报声明:母亲节不用给我买礼物啦
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在慢综艺里放个假|清单
被封太久,商场里的人体模型都想出来透口气
小时候以为谐音梗很难,长大才知道,不用谐音梗更难
那些打车时死死盯着导航的人啊,真希望你能看看窗外
过时不候的户外广告,提醒你够钟饮啤酒
入口之前,我的眼睛先尝了一口甜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