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登陆之后,艺术装置占领了东京街头

想必漂浮在东京代代木公园上空的人头热气球你已经在SNS上见识过了。

这个约20米、相当于6层楼高的热气球,是日本装置艺术家荒神明香耗时三年的作品,被命名为“哲学之脸”。它沉默、深邃、带着一种庄严感,同时又有一种蜜汁惊悚与鬼畜,在建筑与绿树之间缓缓移动:

图片来源:@十六番-日本
图片来源:@十六番-日本

到了晚上还会一闪一闪放光明:

图片来源:https://news.ann.co.jp/

其实几年前还有一个大叔打“头”阵(真·情侣头像?)

伊藤润二笔下的“人头气球”或成现实:

「怎么了,我们的脸」这句台词也很应景

也许是这个装置的灵感与艺术家对于梦的感受有关,也许是这个不苟言笑的黑白色调气球多少带点“丧”,居然让我想起了神奇宝贝中的瓦斯弹,连嘴角的弧度都有几分神似(对不起)

除了这个倏忽而至的“天外来客”,东京最近也迎来了其他可爱的“客人”。想起毛姆说的:满地都是艺术装置,你却抬头只看到了人头气球?

如果你热爱在东京的街头漫步,那么你会发现在一个名为“东京2021展亭计划”(Pavilion Tokyo 2021)艺术活动的感召下,新国立竞技场(New National Stadium)半径3公里范围内街头景观正在发生变化。而颇具话题的人头气球,也是为了响应东京奥运会“让世界看到全新的城市景观”这个目的,而设计的一个艺术装置。

藤本壮介、妹岛和世、藤森照信、平田晃久、石上纯也、藤原彻平等六位知名建筑师,草间弥生、会田诚两位艺术家也加入其中,试图用他们的展亭装置触发城市更大的心跳声。

图片来源:https://paviliontokyo.jp/

藤本壮介「云亭」

因为《东京爱情故事》的原因,在很多人心中,代代木公园都是一个既有阳光雨露同时温情泪痕共存的浪漫圣地。前不久,藤本壮介(Sou Fujimoto)就为代代木公园带来了一个名为“Cloud pavilion”(雲のパビリオン)的云朵艺术装置。从原宿门进入后往右看,你的眼睛就能与这朵轻盈、洁白的云朵撞个满怀。

© designboom

“云亭”由白色气球组成,艺术家设计了三条细长的腿使它能够立于地面上,达到为路人提供荫凉的功能。藤本壮介提到创作的灵感,来源于各个国家、地区及环境中的云层。它没有鲜明的标识,看上去同而不同,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包容性,是属于“每个人的地方”。

如果你不能顺路去到代代木公园捕捉这一朵小云的话,也可以去到第二展馆JR山手线的高轮gateway站进行欣赏。同样的云朵会在不同的环境中与人们发生怎样的互动,这也是藤本壮介想要探讨的问题之一。

©architecturephoto

妹岛和世 「水明」

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 )为浜离宫恩赐庭园(Hamarikyu Gardens)设计了一条新的甬道。这一设计灵感来源于平安时代庭园中的水路“曲水”,以此完成历史庭院与现代大楼的联结。

它蜿蜒流动在草坪之间,远看似乎是一面静止的镜子;但凑近一看,却反射着天空的纹理,幽寂地流动着。妹岛和世想用这一弯流动的水来表达过去、现在与未来的关系,串联起历史与未来。

©architecturephoto
©architecturephoto
「水明」整体设计图  图片来源:https://paviliontokyo.jp/  

藤森照信「五庵」

在代代木竞技场前,一个仿佛从草地中长出来的茶室横空出世,顶部是烧焦的雪松木构成的小屋。藤森照信(Terunobu Fujimori)的创作理念十分有趣,他认为要在可见的外型上,使用最原始的材料;反之,要在不容易看见的地方使用最前沿的技术。他想通过践行这一设计观让人们看到功能主义与设计审美的二者兼具,重新反思人与土地、与自然的关系。

这一茶室也诠释了这一理念,外部是一个类金字塔形状,内部却别有洞天。来访者可以钻入侧边开的小兔子洞,从一楼的梯子顺势而上,最终爬入茶室、获得品尝香茶的机会。而且据说坐在二楼的茶室,还能遥望隈研吾为东京奥运会设计的新场馆。

©architecturephoto
©architecturephoto 内部景观
图片来源:https://paviliontokyo.jp/

石上纯也「木陰雲」

kudan house 庭院是位于千代田区的、1927年修建的老宅邸。石上纯也(Junya Ishigami)提倡“自由建筑”,致力于让人造建筑成为自然环境的一部分。基于这一理念,他为kudan house 打造了一个名为「木陰雲」的艺术景观。

「木陰雲」顾名思义,就是一层笼罩在郁郁葱葱树木之上的云状“遮阳棚”。它使用烧杉技术制作而成,表面被碳化而变黑的木材构成了装置的梁、柱和屋顶。每一个孔洞都根据树木的位置和形态进行设计,想打造一种“树木穿过洞成长起来”的感觉。这一设计使得庭院的树木更有排列感,并且由于适度遮蔽,下午时分这里折射下来的阳光更柔和,游客的体验会更加舒适。

图片来源:https://paviliontokyo.jp/
©architecturephoto
©architecturephoto

平田晃久「Global Bowl」 

在涩谷区国际联合大学广场上,被誉为“日本最有能量的新锐建筑师”平田晃久(Akihisa Hirata)带来了他的装置作品 「Global Bowl」。这个大碗坐落于来来往往的闹市街区中,试图以一个遍布透气孔的装置来吸收各种路人的脚步声。

这一木质雕刻、打磨光滑的大碗,看似简洁朴素,其实用了日本最前沿的三维立体切割技术。内部交错纵横设计了可供休息的空间,人们可以尝试坐在一个曲折的横条上,也可以选择骑到更高处。

©architecturephoto
©architecturephoto

藤原彻平「街头花园亭」

藤原彻平的这一设计同样是为了解决寸土寸金的市区休憩地点不足的问题,他通过草木花朵以及木质横条的缠绕制造了一种天然结界——在这个屏障中,能与外部环境暂时隔离,而外面也看不真切里面的人正在做什么,给需要休息的行人一种隐秘的安心感。并且由于空间设计和材质选用,这里还有一种天然的降温效果。

同时,为了增加这一空间体验的趣味性,藤原彻平还在其中设计了一条通道。你可以经此到达装置的最高处,体验一下两米观察城市的视角。

©architecturephoto
©architecturephoto

受限于真实的地理环境和摄影器材,实拍图看上去结构不甚清晰。但从模型中能看出,这个「街头花园亭」并没有一眼看过去那般“陡峭”,而是做到了“乱中有序”,四方的视角也比较开阔。

©ワタリウム美術館 

会田诚「东京城」 

以上都是一些建筑家的作品,而如果说一切建筑的前提都是为了保证“坚不可摧”,那么艺术家会田诚(Aida Makoto)特别之处就在于反其道而行。

走到明治神宫外苑,一个高4米的蓝塔和一个高10米的城堡分列道路两边。会田诚在制作「东京城」这一作品时,用了常见的且价格相对低廉的纸板和蓝色防水布作为主要材质,以期表现出在有限的条件下依然保持坚韧的精神状态。

和设计师的手稿几乎做到了1:1还原:

©architecturephoto
©ワタリウム美術館 这么看,建筑结构是不是更为明了?

草间弥生 「消灭自己」

「消灭自己」是草间弥生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贯彻至今的主题。在她的艺术设定中,当彩色原点覆盖身体和空间,人和空间就会被淹没,像水珠蒸发一样消失不见。在地板、墙壁、家具等全部涂成雪白的房间里,她希望到访者能够为其贴上五颜六色的圆形贴纸,亲眼见证被水珠填满并慢慢消失的房间。

空白的房间 图片来源:https://paviliontokyo.jp/
面临消失的空间 ©YAYOI KUSAMA Yayoi Kusama/ The obliteration room 2002–present

在官方网站的“特别参与”一栏,还新增了真锅大度的装置作品。

这个打造了“东京八分钟”、擅长数字艺术实践的艺术家,此次将把从2020年春季疫情戒备以来搜集到的各式各样相关数据集合在一起,以文字与影像的方式呈现在这个条状显示器上。这一装置将在ワタリウム美術館对面的空地中展出。

图片来源:https://paviliontokyo.jp/

值得一提的是, 除了草间弥生之外,七位艺术家的设计草图、模型以及构想方案都将会在ワタリウム美術館(http://www.watarium.co.jp/)展出。6月19日起至9月5日,你可以来到这个小而美的展馆空间,一窥日本前沿艺术家们对于实现友好城市目标而进行的装置设计的构想。

©ワタリウム美術館
©ワタリウム美術館

纵观此次“东京2021展馆计划”,会发现这些装置看似奇异,但是除了给到访者提供一种独特的审美体验之外,很多都旨在解决实际问题。譬如在大量人口涌入的奥运期间唤起人们对疫情的重视(就艺术家而言真的尽力了)、在寸土寸金的闹市街区为游人提供荫蔽或休憩的场所等等。

钻进绿草环绕的五庵,在别有洞天的木质建筑内部喝茶之余,你能近距离观察隈研吾的作品。在街头花园亭中歇歇脚,也能以“上帝视角”隐秘地观察城市的车水马龙。

即使你不想去深究这些艺术装置背后的意义,依旧能通过实地感受获得一种不错的体验。对希望能够打破现代装置的“神秘滤镜”、真正理解艺术的普通民众来说,这种设计会让我们逐渐感受到“艺术就在身边”。

东京 代代木公园 城市景观 艺术装置 云朵 草间弥生 藤本壮介 妹岛和世 石上纯也
巨头登陆之后,艺术装置占领了东京街头
緑 midori
2021-07-16 18:16:48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迎来最热夏天,除了喝杯啤酒,剩下的力气就选个啤酒杯吧
你这个小可爱,快到我脚上来
书里的字一个都进不了脑子,但我还是想给这些书签一个家
茅台牵手蒙牛,华为涉足咖啡,跨界生意真的那么好做?
“别听谁的话,你已经很棒啦”
得罪人这事儿,当然是越多越好啊
巴士广告不流行了,真是太可惜了
当博物馆拆除了“围墙”,格局也就打开了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