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仲條正義先生

今早得知了日本著名设计师仲條正義先生辞世的消息,非常遗憾。

相信有不少人认知资生堂的品牌美学,都是通过其企业文化杂志《花椿》。而仲條先生在《花椿》担任艺术总监逾40年,出品了480期刊物。可以说,《花椿》的风格建立,与仲條先生的审美经验密切相关。

图片来源:《花椿》官网
仲条正义为《花椿》设计的封面

而除了《花椿》的整体设计之外,仲條先生还留下了许多极富创造力的作品。与长期合作的默契伙伴资生堂设计了旗下银座门店以及和菓子等产品的包装,还为东京都现代美术馆、表参道的商业设施SPIRAL、松屋银座、细见美术馆等许多重要的艺文场所打造了非常优美的VI。

资生堂银座大楼
东京都现代美术馆标志性的logo

而仲條先生最吸引人的,不在于完成了多少为人熟知的大型项目,而在于贯穿其中独树一帜的设计风格。

翻阅他既往的采访,往往会被他突如其来的幽默逗得不亦乐乎。明明整个职业生涯都围绕着设计展开,偏偏称自己是颜色白痴、不相信形状、近两年的风格是“笨蛋的走法”。而他的作品也和本人的性格一样,有一种掺杂了天真、坦率和古灵精怪的旺盛生命力。从少年意气之时到耄耋之年,仿佛一直都有新奇、大胆的想法,从他的设计之中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他的代表作《富士山之伤》(フジのヤマイ)创作于2002年,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但放到现在来看依旧惊艳。他使用现代的眼光去构建富士山的形象,用简洁的配色及图形搭配表现了富士山独有的、带有力量的美。

而他本人最满意的作品则是为巴黎日本文化会馆的海报。海报像是一幅可爱明快的简笔画,从船的烟囱冒出的烟采用了与法国国旗相呼应的蓝、白、红三色,将仲條先生设计中那股轻巧的劲儿表现得淋漓尽致。

六年前,他还推出过一组22张、以“母亲 & 他者”(Mother & Others)为主题的海报,并将它们带到了中国展出。其中,“母亲”不再是贤惠、温柔的形象,甚至摒弃了人的形态,反而化身为火车、花朵、香蕉,画风俏皮又灵动。

Mother and Others,2016,海报,280x900mm
Mother and Others,2016,海报,280x900mm

在很多关于仲條先生的专题采访中,都会给他打上一个诸如“设计老顽童”之类的标签,但我觉得这并不妥当。没有人生来就是老人,从带着肆意和年轻气盛成立个人工作室进入设计行业,到辞世之前仍然凭借活泼跳跃的风格斩获设计大奖,仲條先生热爱挑战、寻找趣味的艺术心态始终如一。是他的技法和偏好正好切中了现代设计的要害,而非他在用自己的作品迁就现代风格。

不管是不是他的粉丝,从仲條先生的作品中,都能看到他几十年如一日的专注力,以及坚持自我、大胆革新的艺术心态。对于创作者而言,这二者都是一种听起来很简单、却很难坚持的品质。于是我们不妨以仲條先生的艺术实践鼓励自己,就算不做斜杠青年,“只有设计这一项爱好”也可以很酷啊。

仲條さん、さよなら。

花椿 资生堂 美术馆 视觉设计 产品包装 仲條正義 设计 日本设计 富士山
再见,仲條正義先生
緑 midori
2021-10-27 14:33:54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动漫《蓝色时期》的周边是五彩斑斓的“蓝”
赤裸却不色情,我可太爱这个广告了
你不是我的用户,但你依旧可以认同我的广告
大人装腻了,今天我就要去制霸幼稚园丨好物
糟糕,我网购的样子都被这支泰国广告看光光
用喜马拉雅山巅的松针丛,收纳我的快乐与悲伤
当搞笑男 / 搞笑女做了设计师之后
这位数字艺术家的作品为梦境做了注脚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