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赴一场无人岛之约

漂浮在横须贺海岸附近的猿岛是东京湾内面积最大的天然岛屿,因为历史和政治原因,岛上无人定居,偶尔有游客来访,一般也不会留下过夜。在夜里,猿岛回归静谧和荒凉,晴朗的夜空下,星星和飞机航行的轨迹清晰可见。

图片来源:senseisland官方网站(下文图片均同)

幕府末期,江户幕府在猿岛上建立了台场(だいば,幕末为了防范外国船只进入而兴建的要塞),明治时代以后到二战之前,猿岛一直作为海防要塞为海军省所管辖,目前岛内还残存着挖空岩壁、覆盖红砖形成的要塞遗迹,如今许多建筑的表面都长满了苔藓和蕨类植物。

从2019年起,横须贺市政府每年都会发起名为「Sense Island」(感官之岛)的展览,艺术家来到这里进行装置艺术的创作,其作品和猿岛的天然条件结合,形成巨大的沉浸式展览空间。今年的展览主题是「光与暗的艺术」,策划人是艺术家Seiichi Saito,包括Seiichi Saito本人在内的十余位艺术家都为猿岛创作了独一无二的作品。

赶赴猿岛的艺术之约,首先需要你在夜间登陆,上岛后交出手机,以便全身心地沉浸。在黑暗和无干扰的状态下,感官接受的信号被放大,敏锐度提升,猿岛的本质和光的艺术才能被更好地捕捉和感受。

 

《JIKU #004_v2022 SARUSHIMA》+《Soundform No.2》

发起人Seiichi Saito的作品《JIKU #004_v2022 SARUSHIMA》实际上是一个照明设备,高处的光源贯穿整个浏览路线。《Soundform No.2》是一件环境艺术作品,来自于艺术家团体Natura Machina。布置在沙滩上的透明玻璃管,当玻璃管内的电热丝释放出热量和光能时,管内空气振动从而发出声音,风力、温度和湿度都会影响最终的音效。

 

中崎彻《Red bricks in the landscape》

来自中崎彻的作品《风景中的红砖》,用霓虹灯装置照亮曾经用作防空洞、弹药装备储藏室的废弃洞穴,霓虹灯外形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和猿岛历史相关的元素,如外来的航船,岛屿的保护者,武器装备箱,哨所等。在已经变成废墟的空间内,霓虹灯光线神秘地闪烁,废墟化为历史的存证。

 

Yuko Mori《I Can’t Hear You》

艺术家Yuko Mori在一条长约90米的砖砌隧道中,展示了声音装置《I Can't Hear You》。据Yuko Mori说,这句话是铃木大拙在一次拨打国际电话、信号中断时说的,艺术家本人深受铃木大拙影响,于是以此为出发点进行了创作。这句话从隧道两端的扩音器中错置时间播放,原声、回音在隧道里往来交错,会聚在某一点。Yuko Mori希望,走进隧道中的人能够感受到东西方文明的差异,全球下语境之下在东西方两种文明和观念的拉扯中艰难生存的现代人的无奈感。

 

Yoshitaka Haba 《孤读与共读的广场》

在无人岛的夜里与书相遇,是什么体验?Yoshitaka Haba 的《孤读与共读的广场》可以提供答案。这部作品分为“孤读篇”和“共读篇”。在“孤读”中,一个人坐在被框柱的椅子上,朝向暗蓝色的海,抬头即是东京湾绚烂的灯光。在“共读”中,坐在椅子上的参与者把书摊开在桌子上,投影仪将那一页放大,放映在屏幕上,在场的人可以一起观看。艺术家还特意选择了与光明和黑暗这个主题相关的小说和诗歌,以呼应这一次展览的主题「光与暗」。听着海浪的声音,一个人或者和谁一起,沉浸在书的世界里,不知道会不会是别样的浪漫。

 

HAKUTEN CREATIVE 《Observation Clock -时间的观测台-》

艺术家团体HAKUTEN CREATIVE的《Observation Clock -时间的观测台-》由两个部分构成,一部分是持续旋转发光的圆形炮台遗址,让人联想到钟表的表面与指针。另一个部分是海边高地上一架“退役”的军用望远镜,通过它能隐约看到对岸千叶市的夜景。

「Sense Island」(感官之岛)其实更像是一场环境艺术的集中展示,这些作品抽去环境要素,或许根本算不上是艺术创作。但在夜风习习的傍晚,舍舟登岸,打开感官,置身自然、历史、艺术交融的氛围里,也不失为一次特别的体验吧?

 

 

Sense Island 猿岛 艺术 装置
走,去赴一场无人岛之约
猫头鹰与雅典娜
2022-02-15 14:13:13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有一天,当你的肚子离家出走了……
三星折叠屏手机出了一条健身广告(误
插画师笔下“五彩斑斓的红”是一本杂志的精彩叙事
朵云书店进了小镇,讲一个童话故事
《广告狂人》原型离世,他一生最伟大的创意是自己
最美的建筑,恰恰不应该只有美感|友好城市大挑战
嚯,这种话也只有你冰岛敢说
GOOD DESIGN奖项揭晓,用设计面对日趋常态化的「不确定性」丨创意白皮书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