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力」拯救世界丨You Know What

妇女节,身为女性的你收到了什么礼物?

也许你也意识到了,这些礼物正试图以一种具体的形状来描摹你在这一阶段作为女性的缺失与期待,从生理特征到社会身份。

那么,何为女性?是一支口红,一份聘礼还是一个子宫?

那么,女性需要什么?是女王女神这类无关痛痒的重命名,还是君为磐石妾为芦苇的爱情承诺?

打开热搜,除了女明星的新恋情,还有对别国女性命运的调笑,遥远的她正渐渐消失于视野。

安吉拉·卡特在《萨德式女人》里写:“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可以在艺术中却不能在生活中禁止这些流血,因为毒打、强奸和伤害都发生在隐秘之处,官方审查难以企及。不被承认的以爱的名义实施的心理残害也在私底下发生着。”

我们关注这些命运共同体的状态,同样也着眼于当下与日常,想重新审视那些覆盖在普遍女性身上的“以爱为名义的刻板印象”。

当然,男性从来不是敌对方,而应当成为女性的战友,一起战胜那些性别政治中的泥垢:

我不涂红唇爱撸铁时刻为事实争辩,但我女子力满点。

同理,我穿高跟鞋涂美甲喷香水,我也可以是好男孩。

在这特别的一天,让我们通过历史,再次审视这些被盖戳为“娘”的物件,重新认识两性之间的健康关系。也许,一份基于理解的尊重,比任何礼物都更有意义。

 

 

高跟鞋:

娘吗?闹太套!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高跟鞋的起源不外乎以下几种说法。

其一,和很多如今的时髦好物一样,高跟鞋据说是为了对抗中世纪恶劣的卫生情况而生,支撑着人们走过又脏又臭的街道而不弄脏衣服。如今的防水台设计似乎也在呼应着这种说法。另一说是为了打仗而发明,方便欧洲的骑士们扣紧马镫。

还有最广为流传的,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为了增高和增加威严开始设计和穿着高跟鞋,他也的确留下了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经典画像。无论采信哪种说法,都能看出高跟鞋的起源与性别并无多大关联。不过时过境迁,如今的高跟鞋已经被视为女性魅力之一,与年轻、风姿、威势、脆弱有了摇摆的强绑定,蹬着恨天高的女性成了一道固有的风景,鞋跟断掉更是戏中常见的加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能是女性少有的穿着特权之一,毕竟女明星脚底风光最多穿出腰椎病,男明星的鞋里的宇宙则是一个未解之谜。

 

 

眼线:

化妆这件事,男人比女人还卷

男爱豆们在4K镜头下的妆容居然能够如此精致?别诧异,化妆这件事可不是女性专利,男性已经练习了几百年了。

“阳刚之气”是今天约束男性化妆的理由,可早在古埃及时代,当时的男性通过用颜料画黑眼线、孔雀绿眼影来强调自己的男性气概,同时也在致敬太阳神荷鲁斯(Horus)。古罗马时期也有男性在脸颊涂抹红色颜料以打造好气色、展现“男子力”做法。化妆在诞生之初,被男人广泛接受,除了有一定的宗教色彩,其主要的目的是塑造良好的个人形象和地位。

在工作环境和重要场合更是如此。化妆在今天多见于职场对女性的要求,但我国古代,从西汉时期的“胡粉饰貌”到汉惠帝时期要求身边男侍“不敷粉不得上值”,说白了就是要求男性上班的时候打粉修饰面容。而在伊丽莎白时期的英国,那时的贵族男性甚至还存在对肌肤白皙的病态追求,故大量使用铅粉,不仅够白,还不易掉妆,就是比较费命——毒性强容易致死。

 

美甲:

甲片贴金,战场吃鸡

是啦是啦,当你去搜索“美甲”的历史时,什么“十指纤纤玉笋红”“佳人染得指头丹”,似乎都在告诉你,这一具有上千年历史的人类自我美化工作,是女性专属?

并不是哦。

有资料指出,在公元前1800年到公元100年,美索不达米亚一支十分活跃的人类文明中,身居高位的、富有的或者参加战争的男性才能染甲,以彰显他们的权力,指甲颜色越深,权力和影响力就越大。而来自底层的男性要染甲的话,只能使用浅色。中国古代,也有官员用装饰性的金属假指甲来增加指甲的长度,显示尊贵地位。古埃及,指甲的颜色也被用来区分阶层,权贵方可使用红色,平民只能染浅色。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受摇滚文化的印象,不少男性会把指甲涂黑以彰显个性。

其实,直至今天,也没有什么明文规定说只有女人才可以美甲,这不过是一种彰显生活状态、展示个性及表达心情的途径罢了,与耳环或项链一样。so,如果你喜欢,不妨就试一试呗,毕竟,都2022年了。

 

香水:

闻香识男人

聚斯金德用《香水》创造了一个人人都有独特体味的世界,因为主人公格雷诺耶生活的十八世纪欧洲是一个到处都散发着恶臭的世界,香味显得弥足珍贵,香水制造业也蓬勃发展。故事是虚构的,背景却颇为写实。

香水的使用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相传埃及艳后就是香水狂热爱好者,她会在自己沐浴的水里加入15种不同的香水和香油,甚至还用香水来浸泡自己的船帆。古罗马人和阿拉伯人也喜欢用香,香料是宗教仪式的必备物资,中世纪的人还相信香水有驱魔辟邪和防疫保健的功效。但真正把香水变成一种生活必需品和完整产业链的还是欧洲人。

公元1533年,意大利望族之女凯瑟琳·德·美第奇嫁给法王亨利二世,随行的嫁妆里就有一名香水师,后来遗传了家族商业天赋的凯瑟琳还在巴黎开了首家香水公司。法国的国王听起来都出身高贵、品味不凡,但是囿于当时的卫生条件,大多免不了“有内味”,据传亨利四世在新婚之夜熏得新娘基几近晕厥。于是亨利二世在王后的影响下,开始使用香水遮盖常年不洗澡造成的体臭。大名名鼎鼎的太阳王路易十四,据史料记载,64年间也只洗过一次澡,一生不能离开香水。

上有所好下必效之的道理在法国也一样,于是香水风靡上流社会,又由巴黎这个时尚之都风靡整个欧洲。

如今,每个时髦的都市男女都有一个心头好的香水品牌或单品,用来标识自己独特的气味审美和个人气质。所以说,闻香识女人是种情趣,闻香识男人也一样性感。

 

丝袜:

不屑征服男人,只想征服世界

如果丝袜也有自传,恐怕要委屈地诉说自己辉煌百年的没落史。作为一个既不保暖又不真的蔽体的物件,总是被“有心人”打上轻浮和艳情的标签。但其实在丝袜被“女性专属”化之前,路易十四曾经穿着它俯视众生,拿破仑也曾穿着它横扫欧洲,但凡是身材矮小的男人都觉得穿上白色紧身裤袜的自己高大威猛。凭什么女性一穿就得变味儿呢?

故事回到一战时期,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展赋予了女性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因此大部分女性开始走出家庭,驰骋职场,而英国人也发现女性不仅能胜任男性的工作,甚至表现更好,因此很多人开始为女性发声,女性地位也得到极大地提高。因此那会的女性上半身在职场,下半身就开始“缩水革命”,她们纷纷告别了那些“杀人于无形”的曳地长裙、束胸衣等,换上了短裙和杜邦公司发明的尼龙丝袜,而这样的打扮也成了好莱坞女星们展现极致魅力的法宝。不出一年,整个世界都为女人的尼龙袜倾倒,街头巷尾甚至传唱起了《尼龙之花常开》之歌。

不久二战爆发,女性的丝袜纷纷被征用。因为尼龙材质可以做成降落伞、飞机轮胎、绳索和耐磨的军用服装等,因此尼龙被列为军需品,这也导致丝袜数量稀少,一度成为战时硬通货。战后恢复销售时,百货公司甚至出现抢购狂潮,1万多人为买丝袜引发混战。二战期间还有个很有趣的小调查是问女性最想要什么,其中70%的女人选择了丝袜,只有30%选择了男人。

回头看看历史,你会发现被“污名化”的丝袜,其实是女性解放思潮下,女性想要取悦自己的“文化产物”。

 

粉色:

重塑阳刚的权力

判断一部剧会不会踩雷,看看如何塑造一个配角,尤其是剧中的搞笑担当便可窥得一二。遗憾的是,各位服化道老师总是能齐心协力地把这件事搞砸:但凡女角色多是雀斑、龅牙、啤酒瓶底、行动粗鲁,而男角色大多夹子音、兰花指、爱哭爱扭——还有重要的一点,穿粉色。把刻板印象当幽默,这我可不买账了——谁说女人必须白净娇软,男人不能穿粉色?

从1365年的《奥尼桑蒂圣母子》到17世纪的《圣家族》,童年的耶稣都穿着粉色的衣服。洛可可时代,由于时尚ICON蓬帕杜夫人对粉色的推崇,更使其成为了贵族内卷的标志。当时粉色流行到什么程度呢?恪守严格色彩规定(白、红、黑、紫)的教会,为了接受这些数量庞大的捐赠,在1729年宣布将粉色作为礼拜仪式的色彩,这可是橙黄绿青蓝都没有的待遇,也为粉色作为男性象征色的地位进行了官方背书。

粉色也与男子一同驰骋沙场。“蒙巴顿粉”被认为是最能表现尚武精神的颜色,由英国皇家海军上将蒙巴顿于1940年发明。他认为这种颜色宛若黎明或天空的颜色,极其方便伪装,于是指挥着被称为“粉色女士”的凯利号驱逐舰(HMS Kelly),在与德军的交锋中大显神威。再看亚洲,日本的神风特工队的最后王牌——自杀式攻击的飞机也很粉,象征战士的生命当如粉色樱花般短暂绚烂,随时准备为家牺牲。

至于80年代,女性拥抱“粉色”的原因,也不止好看。不论是医疗健康领域的“粉色丝带”,还是呼吁政治权利中的妇女运动,粉色都是性别革命中的重要符号。如果论及最有力量的颜色,粉色一定是一匹众望所归的“黑马”。

 

*本文由TOPYS全体女编辑联合出品,祝大家妇女节快乐。

两性关系 妇女节 女性 丝袜 高跟鞋 粉色 眼线 美甲 女子力
「娘力」拯救世界丨You Know What
緑 midori
2022-03-08 11:19:39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成年人的浪漫,不过是握紧狗熊手里最后一根玉米棒丨太阳底下
到2100年的时候,路边的长椅都这么高了……
Monocle选出的全球宜居城市真的宜居吗?我们随机问了当地人
400支啤酒瓶做成的定格动画
奥利奥是什么味?奥利奥味丨品牌兔子洞
书里的字一个都进不了脑子,但我还是想给这些书签一个家
爱给宠物拍表情包的主人们,可别错过这个“出道”机会
你这个小可爱,快到我脚上来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