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设计师:用人的标准“校对”技术的标准丨看见·未来 vol.9

今天的索尼已经基本实现了从音乐、游戏、动漫、金融多维度渗入文娱市场,不仅作为电子产品硬件供应商,也要成为内容生产者的目标。但无论如何,“消费电子产品制造商”依旧是索尼最显著的身份,它陪伴了数代人,培养着大众对电子产品的认知,塑造着消费习惯,甚至引领着市场需求。

电影院独家上映 02.18.2022 汤姆·霍兰德 马克·沃尔伯格
年初在北美市场上映的《神秘海域》是索尼旗下文娱子公司SCE将游戏IP影视化的尝试,这种联动也是近几年文娱市场的新风口之一。

即使在手机囊括了大多数线上娱乐触点,而苹果以市占率和使用体验在智能手机领域不断攻城略地的当下,坚信“索尼大法好”的拥趸依旧大有人在。

所谓“大法”,是作为品牌护城河一般的存在。超前于市场需求的想象力和“黑科技”、稳定的品质和性能、对细节近乎偏执的追求,都涵盖于“索尼大法”之中。除了这些,设计更是不可取代的索尼DNA,设计的创新和技术的创新一起,拉动着索尼制造的马车。在创新带动创造的市场环境中,在理应是技术指导一切的惯性认知方式下,设计和设计师在索尼扮演什么角色?

我们采访了索尼中国设计中心(Design Center China)的负责人郑奇和高级制作人/艺术总监奥村光男,一起探讨在科技驱动的电子消费浪潮下,设计师挑战和潜能的边界在哪里。

 

 

在索尼创造中心的历史背景中,灵魂人物大贺典雄是绕不过去的人物。

大贺典雄的跨界人生- 新芭网
大贺典雄,既是初代索尼设计的灵魂人物、索尼的第二代“掌门人”,也是出色的音乐家和指挥家。

创造中心诞生1961年,那是索尼成立的第十五个年头,其雏形是初代索尼设计的灵魂人物大贺典雄领导的设计工作室(后成为设计中心)。索尼也因此成为首批成立内部创意工作室的电子消费品公司之一。

大贺典雄的设计哲学也奠定了索尼设计的基调:尽量保持一致性;对线条的执着;以黑色和银色突出质感。这种索尼风格被意大利设计师埃托·索特萨斯总结为 “简洁、精炼、紧凑、中性”,是研发、生产和设计独一无二的结合。

从这一时期起,设计和设计师在索尼的重要性已经慢慢凸显。

D-50
索尼于1984年推出的D-50,也是世界上第一台便携式CD播放器。

在大贺典雄的时代,索尼开发出了CD这个创新的音频储存介质。在研发初期,工程师最初想把一张CD的播放时长设定为60分钟,大贺典雄以职业音乐家的敏锐洞察指出,理论上播放时长为60分钟或者120分钟都可以,但这样的设定没有任何逻辑。重要的不是长短而是此长度是否足以容纳一首完整的古典乐,不会在播放中途突兀地截断。“不能让歌剧在幕中中断,”大贺典雄说道,“若不是用户能接受的媒体那就没意义了。”经过反复测算,单张CD的播放时长被设定为74分钟33秒,恰好可以放入富特文格勒1951年指挥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相较于掌握技术纵深的工程师们,“在想象一个产品或者项目时,设计师更容易跳脱出来,从用户的角度考量问题。因此,对设计师的尊重是索尼很重要的企业文化。”郑奇认为,大贺典雄给索尼留下的宝贵遗产就是设计横断的机制,以及尊重设计的企业文化。由此,各领域的巧思与洞见才得以注入索尼大大小小的不同产品中。

 

自大贺典雄时代以来,索尼的内部设计部门也经历了多次名称变更,比如最早的设计工作室,今天位于东京总部的Creative Center,以及位于上海的Design Center China等。郑奇表示,虽然名称在变化,但设计师团队作为索尼「Creative Hub」(创意中心)的功能和定位从未改变。
如今上海的团队(Design Center China)也是索尼中国内部的一个横向联结各事业部门的创意团队,其职责范围很广。
从大贺典雄的设计工作室继承而来的是对内的设计服务。随着索尼的业务走向多元,创造中心也从早期专注于电子消费产品的工业设计拓展到科技消费相关的方方面面并围绕工业设计(ID)、交互设计(UI)、用户体验设计(UX)、传达设计(CD)等数个板块建立了自己的方法论,为诸如游戏,电影,音乐,半导体和金融等核心业务提供设计服务。
而作为跨职能角色,创造中心在水平方向延展,开展起洞察趋势、调研、研发、沟通等工作。比如通过DVI(Design Vision Insight)项目,将设计师送往世界各地实地调研、访谈行业前沿工作者,监测全球最新社会趋势、态度和价值观来帮助判断产品和业务的发展方向;承接如东航展厅这样的外部定制项目,把索尼的产品和技术与市场需求结合;以展览和Open House的形式向外界展示索尼的新技术、新产品和新的业务模式,等等。

Design Center China举办的Open House 2021活动现场

“从极抽象到极具体,从极尖端到极普惠,的确很难概括和定义。”在这样纵横交错的体系中,创造中心从一个设计部门逐步发展为集团直属的战略部门,并承担起了核心职责。
“创造中心在做的和想做的,可以总结为三个方面:第一是打造触人心弦的新产品设计,制定新标准,以促进索尼的业务发展;第二是以故事的形式传达索尼理念并建立起引人入胜的世界观,以提升索尼的品牌形象;第三是研发新业务和新体验,为索尼品牌赋予新的价值。”

 

“目前索尼创造中心在全球共有5个办公室,分别设于东京,伦敦,瑞典隆德,新加坡和上海。五个办公室都直接隶属于集团总部下设的东京创意中心,之所以叫‘Creative Center’,我们认为凌驾于设计这一功能和职责之上,创新才是我们的核心价值。”
上海团队的设计师人数并不多。这之中,有最初以ID设计师身份加入的,如郑奇本人,也有专长UI的设计师,如奥村光男。
郑奇表示,因为团队规模有限,涉及业务的多样和多元,对设计师的要求是“不仅要在专业上走得深,更要走得快,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设计的墙壁正在不断地被打破,不存在一个设计师只做ID或者只懂UI(的情况),尤其在我们这样一个小团队里。所有的产品最终呈现出来,接受检验的是一整个的用户体验。所以创造中心的设计师必须是全方位‘能打’的。”
当然没有谁是从一开始就全方位能打的,但索尼是一所好的社会大学。通过一个个复杂程度、使用产品和技术、客户诉求、合作对象都各不相同的项目,设计能力和对设计的理解也在不断拓宽。
“我们上海团队分为两个小组协作作业,每个小组匹配各有所长的成员。一方面是互补来保障项目的完成度,另一方面也是让成员互相影响,学习彼此的优长。只要你有兴趣,都可以去尝试,组员也会辅助和推动你,奥村进公司时是UI设计师,但现在他做内容也做得非常开心。我本人学的是ID,遇到像东航展厅和上实中心这样的项目,涉及交互、VR、AR,我们自己也从中学到很多。”

Design Center China为上实中心展厅打造的立体沙盘投影

提起索尼,就不能不提到索尼设计。圈内圈外也一直流传着关于索尼设计哲学或者设计中的索尼DNA的种种传说。我们问到,到底什么才是索尼DNA?有没有一些可以传达的标准?
郑奇和奥村表示,与其说有一种明文规定的索尼DNA或者设计哲学,不如说它其实是一种延展的价值观和环境氛围。
“不会有人上来就教你什么是索尼设计的DNA,但时间久了,一个设计的好与坏,你心里就是会有直觉地感知。”
除了氛围的熏陶,公司内部的设计审议机制(Design Shingi)也是保障设计水准和提升设计师能力的有效形式。
“对于每个项目,从研讨设计概念,制作模型,直到最终获得设计批准,我们都会举办‘设计审议’。在这里不管资历深浅,大家平等地讨论设计理念。年轻人可以自由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和想法,资深设计师可以传达怎样去判断一个设计的好坏。我们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比起用抽象的概念去描述什么叫索尼设计的DNA,从前辈身上获得的经验更宝贵,也更加实用。”
打造平等和民主的对话环境,是索尼既对年轻设计师锐气和创新能力的保护,也是对索尼设计哲学的代代传承。
郑奇还补充到:“在这里,说你的设计丑还不要紧,但是你设计不新你就麻烦了 ”。

 

走进创造中心上海办公室,偌大的办公区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挤满了黑压压的画图工身影,整体色调以灰、原木、白色为主,风格偏简约工业风。
郑奇表示,“中国区的办公室也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放了很多绿植,主体的颜色也是比较简洁干净,希望能够营造一种让人放松,像家一样舒适自在的办公环境。”
如果在Open House期间来这里,还会看到过去一到两年间,中国设计中心工作成果的展示。
以上实中心展厅、东航展厅、ONE DAY,2050为例,我们也看到和听到了“沟通内部与外部市场重要渠道”的真实意义。

上实中心的立体沙盘投影是索尼中国设计中心2021年完成的项目。整个投影项目由投影2D拍摄影片的立面与投影3D影像的模型面组成,试图为观众打造一种沉浸式观看体验。以索尼的高清投影机设备为基础,硬件的适配度并不存在太大难度,但如何在内容设计上衔接立面与模型面的弧形L型过渡区,协调多台投影,让动画无缝流畅地呈现,是设计和规呈现的挑战。

通过与Wonderlabs合作,将富有不同代表意义的视觉要素,色彩和音乐效果,用于每一章节的设计,来表述北外滩不同历史时期的情绪:金色圆点代表历史回顾,蓝色直线叙述现代科技,彩色交织象征文化汇聚等等。除了对粒子形态的有意区分设计,粒子的配色方案也挑选了影片中的颜色重组和投射在地面模型上,让立面和模型面有所呼应,形成层次分明又和谐一致的设计叙事。
东航展厅项目经历了更多“磨难”。“我们很幸运的是来自客户的阻力很小,对我们提出的东西客户都是很认可的。最难的可能是当时实时数据的AR应用不是特别成熟,我们想把数据用AR技术非常生动地展现出来,数字的影像是需要跟空间形态是完全匹配的。于是一边造空间一边测试,花了大量时间。技术的部分,有内部不能支持的,我们也需要根据项目需求去从国外采购,回来进行测试调整,和我们的技术、设备去匹配。包括我们自己的黑彩晶LED屏幕,应该是说全球范围领先的技术和品质。但因为它现阶段造价很高,当时在国内的应用实例还不多,所以实际导入安装中会碰到各种的问题,需要去反馈给工程师解决。这个过程也会帮助他去更新产品,更好地去适应各种不同的安装环境。这也是我们说的创造中心其实是inside out与outside in的过程。”
如果说,中国设计中心更像是一个监测市场动向和消费趋势的角色,通过承接外部项目,完成对产品和技术的改进与推广。东京创造中心的ONE DAY,2050项目则更明显地有着“inside out”色彩。创新中心的设计师和科幻作家合作,从“LIFE”、“SENSE”、“HABITAT”、“WELL-BEING”四个角度,通过科幻小说构想2050年东京的一天,再以技术手段对这种想象进行可视化呈现,并且于2021年夏在东京展出。索尼除了看重科幻小说作家敏锐的洞见与想象力,更希望借用时下最受欢迎的方式,面向更多人去传达索尼的价值观和理念。

“索尼一直很看重技术和设计的融合,怎样让大家能感受到技术的利好,又让人觉得它不是冰冷的,这个融合正是给我们设计师的挑战。”

在电子消费品领域,无论是索尼还是任何竞争对手,一个品牌能以遥遥领先的技术或产品设计傲视群雄的神话恐怕越来越难续写,多中心的局面总是正在形成中。笼统地说,今天,索尼的设计师们面临的还是如何处理技术与人的关系、技术如何更好地被人看到的问题,而他们的探索也可以看作是对设计和设计师能力边界的拓展。

 

索尼 设计师 电子 价值 品牌
索尼设计师:用人的标准“校对”技术的标准丨看见·未来 vol.9
TOPYS.
2022-03-11 18:13:53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得罪人这事儿,当然是越多越好啊
巴士广告不流行了,真是太可惜了
400支啤酒瓶做成的定格动画
爱给宠物拍表情包的主人们,可别错过这个“出道”机会
Monocle选出的全球宜居城市真的宜居吗?我们随机问了当地人
真正的骂人高手,不用一个脏字就让对手丢盔弃甲丨灵感手抄本
茅台牵手蒙牛,华为涉足咖啡,跨界生意真的那么好做?
暑假是属于孩子的,你班都没加完就别凑热闹了!丨限时折扣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