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能出门的日子里,请先食用一点眼睛糖果

每次聊起疫情的影响,身边总会有人哀叹“那些策划或期待很久却未能成行的旅行”“错过的展览或者取消的演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生死交关或者缺衣少食的抗疫体验,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具体而微的感受更真实地折射出两年多来遭受的心灵和肉体上的折磨。

春季原本是最适合出游的季节,如果没有疫情,大概上海的美术馆里会挤满观展的人,武大的樱花树下又会是游人如织的景象,又或者,许多人干脆飞去日本把旅行看展的快乐合二为一。

不能肆意出游、没有展览可看的当下,好在还有互联网提供的一点眼睛糖果。放一首喜欢的音乐把无聊看厌的背景虚化,盯着图片给自己催眠,或许还能体会独享整片风景的幸福也说不定。

 

👢「达米恩·赫斯特的樱花」展-TOKYO

大和民族对樱花的钟爱举世闻名,描画樱花的作品多不胜数。无论是横山大观的《山樱》还是东山魁夷的《春静》,日本画家笔下的樱花大都带给人朦胧寂静之美,绚烂中暗含凋零的伤感。但在英国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Damien·Hirst)笔下,樱花被赋予全然不同的热烈灿烂,一种喷薄而出的生命力。

赫斯特从2018年开始创作樱花系列,三年时间里完成了107幅相关作品。赫斯特在展览目录里自我解读:樱花系列是关于美、生命与死亡的。它们是极端的,有些狂野,就像杰克逊·波洛克笔下那些被激情扭曲的面孔它们充满装饰性,但却生于自然。它们有关于欲望、有关于我们如何处理和改变周围的事物,同时也是一种视觉上的脆弱和疯狂的美

这一次在东京国立艺术中心展出的24幅樱花,赫斯特融合了印象派的点彩法和抽象表现主义的动作绘画,用略显“粗暴”的方式将油彩颜料泼洒堆砌在大面积的蓝色背景下,形成一颗颗、一片片在晴空下疯狂绽放的樱花树。

 

看赫斯特的樱花,会让我想起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这段描写海边山樱的文字:“紧临海岸线,就依傍在层涛拥沫的大海边,并排耸立着二十多株树皮黝黑的高大的山樱树。新学年伊始,山樱树在强韧的褐色嫩叶烘托和蔚蓝的大海映衬下,绽放绚烂的花朵,待到落英缤纷时节,如飞雪般坠下的樱花飘飘洒洒散向大海,装点着海面,随波荡漾,被浪花复又拍打回岸边。”

如此绚烂,如此壮烈,才是樱花啊。

 

👟杉本博司美术馆时光的回廊-直岛

每年春秋两季都是日本环境艺术项目扎堆落地的时节。除了大名鼎鼎的濑户内,直岛也是许多爱去日本感受艺术与自然交融氛围的旅人们不会错过的目的地。

今年,杉本博司回到了直岛,「时光的回廊」既涵盖了他早期的经典摄影作品,也纳入了新近的材料研究、装置艺术和雕刻作品。从玻璃茶室作品《蒙德里安》到摄影作品展厅,再到家具、装饰都出自杉本之手的休息室,全程走下来就是一次沉浸式的艺术享受。置身其中,更能看到一个丰富多面的杉本博司。

杉本博司摄影作品《华严瀑布》,此次在Benesse House Park的一层空间展出。

1977年拍摄的《华严瀑布》也是杉本博司的代表作《海景》系列的灵感催化剂。此后,杉本为拍摄海景,足迹踏遍英吉利海峡、北冰洋、挪威海、塔斯曼海、黑海,完成了220幅黑白海景摄影无论是《华严瀑布》还是《海景》系列,杉本博司认为自己处理的不是自然景色,而是时间的主题,是物的历史。

1976年西洋镜系列中的《鬣狗、豺狼、秃鹰》

负一层的展览空间是杉本博司摄影作品中的建筑系列,有著名的《圣本笃教堂》(2000)、《世贸中心》(1997)、《巴黎圣母院教堂》(1998)等。

《护王神社》建筑模型

杉本博司的第一个建筑项目——2003年落成于直岛的《护王神社》建筑模型也在展出之列。

杉本博司第一组彩色摄影作品作品《光学(Opticks)》

杉本自2008年开始与后辈设计师坂田智之合作成立了新材料研究所。与名字相反,新材料研究所恰恰是想把古代、中世界和早期现代使用的材料和技术运用到现代的家具设计和房屋建造之中。这一次由杉本翻新的咖啡休息室,墙壁上依旧挂着他本人最新的摄影和雕刻作品,而右边的桌子是尝试家具雕刻化的杉本使用据说有4000年历史的神代杉根部制作的“三种神树-神代杉”,左边的则是是使用树龄1500年左右的屋久杉树干制作的“三种神树-屋久杉”。

从休息室望出去,会看到本次展览的重头戏杉本设计的玻璃茶室《蒙德里安》。《蒙德里安》是杉本为2014年威尼斯双年展打造的作品,使用了木材、玻璃和水的元素,将日本传统的茶道文化与现代艺术进行融合。

从休息室出来,可以看到面向大海的混凝土幕墙上挂着《海景》系列的作品,1990年拍摄于爱尔兰海的《马恩岛》。

 

👒 京都国际摄影展-Kyoto

一直以赏樱胜地闻名的京都其实也是一座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最近,京都国际摄影展迎来了十周年纪念,汇集二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京都的历史和现代建筑中布置了十个展览场地。

来自加纳的新锐视觉艺术家Prince Gyasi的作品出现在《玉子市场》中兔山商店街的原型取景地——出町桝形商店街街头,穿鲜艳和服的加纳男子与日式古早味的小街文化碰撞在一起倒也别有风味。

过世的肖像大师欧文·潘的摄影作品,由MEP(欧洲摄影博物馆)馆藏的静物、风景、肖像等80多幅作品也在京都市立博物馆别馆展出。

其中还有欧文·潘的经典作品——他于1947年为Christian Dior拍摄的肖像,于1957年的戛纳为毕加索拍摄的肖像和1966年为漫画家索尔·斯坦伯格拍摄的肖像。

创立于1700年代的著名和服宽带制造商誉田屋源兵卫(Kondaya Genbe)迎来了西班牙摄影师Isabel Munoz和日本舞蹈家田中泯合作的《BORN-ACT-EXIST》系列。Isabel Munoz在一次展览中看到誉田屋的织物和和服旧布料,为之深深感动。在拥有誉田屋源兵卫工作室、保留着远古自然景观的奄美大岛,拍摄了舞者田中泯在水下舞蹈的形象。

田中泯在海中翩翩起舞的照片采用艺术家独创的印刷技术“珊瑚型”印刷,印刷在碎珊瑚之上,具有绘画般的质感。

十周年纪念的“特别节目”是「10/10 当代日本女性摄影师作品展」。来自林典子的《sawasawato》系列拍摄了8名因历史原因远嫁朝鲜的日本女子的肖像;

日裔美籍摄影师稻冈亚里子展出了她以冰岛为取景地的摄影作品,2002年她一次去到冰岛,被那里的自然景物和独特的光线条件深深吸引,联想起自己出生地京都的原始风光,拍下《Eagle and Raven》系列。

 

 

 

 

 

 

展览 樱花 直岛 京都国际摄影节
在不能出门的日子里,请先食用一点眼睛糖果
猫头鹰与雅典娜
2022-04-15 15:06:42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插画师笔下“五彩斑斓的红”是一本杂志的精彩叙事
我在来的路上旋转、跳跃,转了个圈
极限通勤面前,无法“躺平”的大城市年轻人
最美的建筑,恰恰不应该只有美感|友好城市大挑战
「多喝热水」,对泡面般的人生来说刚刚好
我们勾搭了Airbnb上的房东们,收集到了一些神奇的脑电波
想不看都不行,这些文案吵到了我的眼睛!
《广告狂人》原型离世,他一生最伟大的创意是自己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