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真的是液体的,至少这个日本文具赏盖戳了

总结一下我对文具市场的观察,大概就是:你笑差生文具多,差生笑你看不穿:)

可不是嘴硬。买文具这件事可能与收藏癖有关,但不一定与胜负欲有关,不是任何文具都能轻易撬开钱包——要奇形怪状大可以买玩具,要天马行空就去买海报买卡片买平面周边,不好用、不好装、买不起又如何称得上“文具设计”呢?

是的,文具设计讲究的是一种日常之美,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暗藏了或真挚或好笑的巧思。看了今年日本文具品牌Sun Star的文具大赏作品,更想对设计师喊出那句:请问你们真的没有创作瓶颈期吗?

Sun Star(サンスター)是一家昭和27年,也就是1952年就成立的老牌文具商。但它们却相当与时俱进,钟爱一些暗藏玄机的现代文具。和国誉文具赏的风格相比,没有过强的概念感,不是“未来”而是“当下”就可以收入囊中之物。最令人动容的便是其中的洞察——这些你我都想到过,怎么就没有想到和一块橡皮,一支笔结合呢?

除了以下一般部门奖项之外,还有这个有心的透明橡皮擦。你弄丢的橡皮,可能是别人的人生(不是

 

全场大奖

Chatori

设计师:白川勝悟

这是什么?是小鸟,还是一只小船。答案是二者皆可,把船卷起来,贴上两端的粘着面,就会变成鸟的形状。打开的话会变成对话框的形状,好似漫画中手写的聊天。

不管是西方童话《快乐王子》中的燕子,还是古代诗歌“青鸟殷勤为探看”的句子,都证明了小鸟是传递信息的一把好手。(当然啦,推特也是)而标签也是为了传递信息而存在的,于是便产生了这一洞察。同时,这一设计最可贵的点在于不挑受众,折法毫无门槛,能让每个人都能get到以上的形状。

 

优秀奖

还不错的仿木棒(ちょっといい棒)

设计师:森山慶一郎

还记得童年捡了树枝在地上划分领地吗?设计师把这个体验具象化为巨大木棒形状的粉笔了。他观察到,后疫情时代,游戏变得更加室内化、个人化。而画得很大的地面涂鸦是一种传统的单人游戏,也是一种即使不说话也能和人共享快乐的交流手段。

但他也坦然承认,毕竟是粉笔还是很容易断的,不过评审团认为这一「許容限度」(有点类似赏味假期)的存在也非常有趣。

 

猫橡皮(ネコゴム)

小本崎慎悟

“猫是液体的”,至少sun star文具赏盖戳了。设计师认为,喵喵的潜力超乎人的想象,面对任何空间都灵活应对,改变形状。于是用橡皮擦来表现它们这一特点,人在使用时可以有意识地多用某一边、少用某一边,最终使橡皮猫变成自己喜欢的一面,长期使用也会让人产生留恋,就像养猫一样(?)

同时评审团认为,这不光听起来有趣,还是一个将橡皮擦从消费的东西变成创造的东西的划时代的想法,“在塑造猫时,可以享受自然形状的变化,也可以从一开始就制作自己喜欢的猫,不管怎么说,都在发挥创造性价值。没有人会抗拒做一只引以为傲的小猫吧!”

虽然不排除有猫控混入评审的嫌疑,但这个洞察确实能形成一种启发想象力的思维训练。不过,就这两只咕噜咕噜的眼睛,谁说不能是《千与千寻》里的煤炭球呢?

 

殿堂铅笔盒(殿堂入リペンケース)

品田尚志

你想过如果自己能建一个殿堂/博物馆,会是什么样吗?这位设计师想到了一个很热血的点:来纪念你为学习燃烧过的多巴胺吧!

这个像珠宝盒一样的容器,设定了不同质地的笔的凹槽,只有将它们用到等于或小于这个程度,才能放进去——而毫无疑问,这些烂笔头就代表了你拥有好记性的努力过程。

评审团认为,这非常适合认准一个目标永不言弃的人们,肯定了努力的价值,由于完成效果非常美丽,放在时尚杂货店也未尝不可。

 

不自由册(不自由帳)

窪田嵩哉

儿时的自由册给你自由了吗?据说可以让你随意发挥的空白本子上,真的填满字了吗?承认吧,对于我们来说(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过度的自由反而是一种摆烂。

于是这位设计师反其道而行,搞了一个《不自由册》,在每页写了这页该写什么、写多少字,关于XX的内容应该放在第几页,省去了好些摸鱼的功夫——不用担心为什么字写着写着越写越高,也没有多余的空间让你在开会的时候顺手涂鸦——不自由帮你自律,再给你自由。

 

文具 日本设计 产品设计 橡皮擦 Sun Star 洞察
猫真的是液体的,至少这个日本文具赏盖戳了
緑 midori
2022-06-20 10:48:4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糟糕,我网购的样子都被这支泰国广告看光光
狗头鸟身兽…?好怪,再看一眼
Lemaire的野心,是做一出不被时装绑架的“时装秀”
用喜马拉雅山巅的松针丛,收纳我的快乐与悲伤
快!拯救无法呼吸的悲伤猫猫头
原来人生是“存在即洗碗”
奇怪一点也没关系,因为这是韩国电影(海报)
点燃九支仙女棒代替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