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奖的装帧设计奖,颁给了佛龛供台

“唉,再没有好听的中文歌了。”

如此感慨的人,也许并没有在关注如今的华语音乐。

每一年的金曲奖都好似在提供一份当年音乐速报,让“有什么好歌”的答案不止于短视频里的highlight。新生代实验反叛又略带青涩之处格外迷人,神秘美丽的原住民音乐也迸发着来自族群的生命力,还有五光十色的视觉艺术像漩涡一样争着给眼睛喂上糖果——只要愿意去了解,不乏各式各样的惊艳。

赛果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各花入各眼也无从评判。不过从今年的装帧设计中,还是嗅到了一些审美偏好:更大胆、更注重逻辑、更鼓励新人——你猜到是哪个作品获奖了吗?(想提前知道答案可以拉到最后)

崔健凭借《飞狗》专辑,拿下内地首位金曲歌王

 

卢苇 《新港的风》

专辑设计:聂永真

内页版型协力:魏仁祥

 关键词:民谣、乡村爵士、青春絮语

这是一张清新自然的专辑,至于这位女歌手的风格,大概听她的歌名就能窥得一二:15岁写下的「穆尔河上的老爷爷与小狗」,和妈妈完成的「栗子蛋糕与薄荷茶」,浓缩了台东小镇风景与食味的「妈妈,给我一条红烧鱼」、「新港的风」,还有「悠游自在的小虾」「国王面包店」……

而专辑的文本则是以举重若轻的方式,写意一种集合了怀念、失落的意蕴丰富幸福感,而为了表征这种微妙的情感,歌手邀请到了永真急制。

永真急制是每年金曲奖装帧设计单元的常客(当然也是几乎所有设计奖的常客),去年为炎亚纶所作的《疯狂原始人》虽然错失金曲却获得了金点奖,这次的设计风格则完全不同。聂永真如此阐释他的创作理念:

“从「新港的风」出发,这次我想给听众一看到封面就觉得极度低限跟优雅,但是却意识得出来印刷制作跟材料的特殊。抽象的海,微风的轻量感,极简、低限、柔软。在人生不同的旅途上或记忆回返中,家乡那一片海的色彩想象与微风……”

于是这张专辑便使用了软精装纸本装帧 + 雾面压克力直喷,形成了这一道薄荷味道的果冻、轻盈又干爽的雨后晚风,极好地传递出了歌手想表达的温润氤氲、薄雾隐隐之感。

 

黄连煜《灭人山》

专辑设计:刘悦德

关键词:山歌、客家音乐、乡关命运

可能许多人对于黄连煜并不熟悉,他是一位从1992年开始推广客家音乐的歌手。2014年《山歌一条路》、2017年的《黄泥路》、去年发行的《灭人山》被视作他通过追溯客家文化,望向先祖、看清自己的脸的三部曲。他的音乐不着意于技巧或突破,更像是一部部厚重的、深沉的、自豪的、充满痕迹的地方志和回忆录。

而设计师刘悦德与其相识多年,几乎包揽了黄连煜团队九成的专辑装帧设计,而这一次却带来了一个几乎让歌手本人都看不懂的设计。(TMI:这位也是去年田馥甄《无人知晓》的设计师)黄连煜评价道:

“这次「灭人山」专辑,她的思想更前卫了,前卫到可能没人能懂的境界,太像我想表达的音乐概念,没有过多的设计感,没有复杂的包装材料,没有令人眼花撩乱的照片,就是诚意的一张纸,印着营养丰富的歌词,回归最简单的透明CD外壳,那是我最喜欢的部份,像我们几十年前刚开始买的那些,音乐才是重点。

去年,我在「灭人山」音乐产出与制作上碰到许多障碍,非常痛苦,这份不堪刘悦德都没有浪费的转化到专辑设计上,看似简单的一张歌词纸,却每张都要手工搓揉、压褶,然后用重物压个三天(怎么有点像我们客家制造咸菜干的过程),最后定型再放到CD壳当封面,果然,魔鬼藏在细节里,我很服气。”

也许但看这一张深色的、满是痕迹的、抽出来就再难以复原的“稿纸”,你会略感纳闷。了解音乐创作的环境以及叙事之后再回头审视,这种点到即止、这种乖戾的粗糙感,何尝不是最恰如其分的的回应?

 

魏如萱《HAVE A NICE DAY!》

设计师:杨维纶

关键词:诙谐调皮、怪诞温情、关照日常

如果说前两位歌手还有些“宝藏”,那么魏如萱应该是许多人的心头好了。正如她的创作观“不论快乐或悲伤,过好生活就有灵感”,这是继她拿下第三十一届金曲歌后之后的一张轻巧、愉悦又关照生活的作品,所有命题都很亲切而微小,却丝毫不落于单调。

在此底色之上,每首歌曲的表达仿佛都有不同的颜色,是鬼马的、真实的、诙谐的、难以捉摸的。基于这一气质,从《还是要相信爱情啊混蛋们》就开始陪伴的老朋友、设计师杨维纶带来了一个更有趣的灵感——档案夹。可不,这些称不上伟大又如此愉悦的生活碎片、灵光一现又让人又哭又笑的感悟,岂不是常常会被保存在手账本、档案袋、照相簿里吗?配合LANDHILLS古灵精怪的摄影,整张专辑的观感更为热烈、丰富。

 

最佳装帧设计奖:百合花《不是路》

专辑设计:陈念莹

关键词:新台湾民谣、民族元素、探索世界

《不是路》的第一眼绝不是最好看的,但却是表达逻辑最为紧密的一张。

百合花是一支新生代乐队,这是继《烧金蕉》之后的第二张专辑。专辑在创作中用到了北管阵头出丧事时的曲牌,而其正好有「佛寺路」与「不是路」两种写法,讹传之下无法得知何者正确,于是“人生到底算不算是路呢”这样的疑问就构成了专辑想要探讨的核心问题。

设计师认为,不论生老病死都是在探讨“人生”这一主题,而若一张实体专辑作为音乐的肉身,那么“回顾人生”这个动作要表征为实体就是「龛」——在每个台式的小客厅里,以简陋或者华丽的形式嵌在墙上,成为和过世亲人、祖先对话的通道。

“所以我把这张专辑作成承载百合花「不是路」音乐与概念的龛,从收合的正面观看是盖上灵堂布幔的龛,是结束的起点,由不同切面所提供的茶、花、果、灯、烛、香等供具所组成,展开后的龛随着不同的翻阅方式夹带了一扇一扇容纳了不同风景的窗,对我来说也许这样的景色变化就是「路」吧,不过就像龛里最深处的相框,借CD的镜面向观者提问,是不是路的问题还是要交给每个收藏专辑的听众。

在串流盛行的今日常常听到购买实体唱片就是回家「供着」,而本专辑正是希望各位能带回家「供着」,每一次拿出cd都是为这个龛点上烛火、斟满茶水,塑胶盒子里的仪式感,望您寄情。”

 

金曲奖 装帧设计 唱片包装 聂永真
金曲奖的装帧设计奖,颁给了佛龛供台
緑 midori
2022-07-04 17:06:2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梅西和C罗的最后一届世界杯,我想好好记住这些设计
做个城市农夫,可以有多少种解锁方式?丨减速慢行
只要P图技术够好,不必毁画也能倡导环保
广告人是时候放下对拿奖的执念了
三星折叠屏手机出了一条健身广告(误
伍迪·艾伦与他毫无意义的人生
跳下这趟悬浮列车,去爱具体的生活吧丨太阳底下
在长效设计中,重建可持续生活的质感 | 物象之外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