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端”的商战,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方法

总听说“商场如战场”,这句话并非空穴来风,有时候再多的管理学、营销理论,在这帮简单粗暴的企业家面前,都显得有点“做作”。所以以后看到一个毫无逻辑可言的商战剧时,大家也别急着骂,毕竟商战剧在真实商战面前,还是太小儿科了。这一期看个“热闹”,扒一扒高端总裁那些最朴素的瞬间,这里面也有小小思考,力求严谨地搞笑。

華爾街之狼的獄後告白:你得到的東西有可能會失去,但失去的東西卻再也回不來了- 第1 頁- The News
图源:《华尔街之狼》/豆瓣

 

01

电单车的“刺客信条”

在看到这个新闻之前,我不知道原来共享电单车届已经“内卷”到这种程度了。今年5月,昆明市盘龙区栗树头派出所接到报案称,有大量电单车坐垫遭锐器划破。警方在调查取证后发现,共计有70辆电单车遭破坏,被破坏车辆均为美团电单车,作案人为哈啰电单车昆明城市负责人,后被警方拘留10日处罚。

这种商业手法真的惹人问号三连,颇有点小孩子玩游戏时,我干不过你,我就朝你脸上吐口水的劲儿,连路过的蚂蚁看到都要惊叹了。但是作为一个城市和区域的负责人,为何竟然出此下策?

众所周知,共享单车曾一度经历过被资本簇拥的高光时刻,然而共享电单车可就另当别论了。由于城市管理、政策限制等因素,许多城市并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单车,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还被明令禁止。其次,跟单车相比,电单车可算是重资产,不仅成本较高,运营还涉及到电池更换等更繁琐的业务流程,因此在运营上困难重重,大部分品牌呈持续亏损状。如今能继续入局这个游戏的,就是以美团、哈啰和青桔为代表的背靠大平台的品牌们。然而就算竞争对手锐减,也还是改变不了大家持续亏损的事实。据数据显示,哈啰单车自2018年起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截止到2020年,三年内的累计亏损数额接近50亿元;而对手美团单车甚至不在财报中单独列出共享单车业务。作为一个城市的负责人,KPI的压力不言而喻,于是上演了职场人崩溃的十大瞬间。

同行不同命,哈罗单车升级“哈啰出行”,摩拜、ofo却不复往昔- 知乎

这让我想起当年加多宝和王老吉分家时,也是各种价格战和广告战,当管理层把销售的压力层层下放时,结果就是双方业务员经常都去超市捏对方的罐装凉茶,最终成功实现双方的销量一起下降的“有用”局面。

你看,“高端”的商战,确实只需要最朴素的做法。

 

02

拿锤子的不一定是“雷神”

曾以为资本圈的商战整得跟教父似的,总裁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根雪茄,面对对手慢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连笑容的褶子里都藏着些许台词,转手就是一个亿的暗战。殊不知,这场金融战也可以打成肉搏战。

图源:《教父》/豆瓣

就在去年1月,因工作矛盾,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在大连办公楼的电梯里,抡起锤子打伤公司总经理王瑾。随后,王瑾被送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治,经诊断身上有14处伤。事后网友总结:商战小说都不会这么写。

华信信托成立于1981年,是辽宁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而董永成事发之时任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华信信托董事长,还曾是中国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副处长。就就职履历来说,实在不像能掏出朴素的锤子猛砸下属的,而且据华信表示,这场肉搏战仅仅是因为工作矛盾。事后据新浪财经采访内部知情人士称:“由于董永成持股比例较高,内部企业文化比较偏家族企业文化,董事长颇具权威,董永成的儿子——现年36岁的董福航也担任华信信托副总裁一职。”

看了这段话,总算为总裁为何怒变“锤神”找到了一些缘由(虽然坊间传闻是董永成精神出现一些问题)。在家族企业的模式中,最常见的问题就是裙带关系与非结构化治理。也就是说,由于一人独大,或是家族企业固有的信任水平,家族企业往往会忽视治理问题。出现商业决策上的矛盾时,血缘关系以外的人在企业中属于“低信任度”人士,相对缺乏话语权。长此以往,企业领导的独断、权威等做法,会在员工中产生一种惧怕、必须按老板的命令行事的心里态势,如果有人公然不从,“养尊处优”的领导突发职场暴力,也是有迹可循。当然,除了这种直接肢体上的暴力,也有将员工边缘化、辱骂、威胁等情绪上的职场暴力。

不过就数据来说,很多发达国家的家族企业都成功传承到了第六代,且在世界500强中,35%的企业都是家族企业。向心力强是家族企业的天然优势,只不过在中国,儒家思想占据重要地位,认为个人价值无足轻重,因此如何寻求“情”和“理”的契合,才是对领导人最高难度的挑战。

罗斯柴尔德家族

 

03

翻墙的不一定是“邦德”

曾以为盗窃商业机密都跟007或者阿汤哥似的,身穿高科技装备,头戴透视眼镜,精准跨越竞争对手保险柜外面的红外线,“嗒”一声,柜子开了,一个千亿帝国就此尽在掌握。然而事实是,最高端的总裁,往往只用最朴素的方法:翻墙。

图源:《碟中谍6》/豆瓣

在2020年的时候,“中电电机董事兼总经理王建裕未经许可进入同行华永电机厂区进行拍摄”的事,可谓备受外界关注,毕竟王建裕曾荣获2010年无锡市十大行业领军人物荣誉,此举实在匪夷所思。但从事后公布的现场录像来看,王建裕的确持手机拍摄了厂房内放置的设备,而且进入厂房时并没有进行正规登记。

图源:搜狐新闻/论身价五亿的老板为何偷拍?

据资料显示,华永电机是生产风力发电机电机的专业基地,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风电机组电机、工业电机的技术研究、开发、设计等,而在中电电机2018年和2019年的年报中,也都正好提到公司未来在风力发电机方面的发展方向。表面看上去,王建裕此举颇有点“身份上的意料之外,商业逻辑上的无不可能”的意思。更吊诡的是,这件事发生后不仅没有影响中电电机的企业形象,公司股价还直接涨停了,而王建裕的行为由于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商业损失,因此不足以立案,也不影响其公司职位。

一方面,网友对此事的评价可总结为:毕竟上市公司的老总都这么拼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站的起跪的下的狠人才最吃的开,这种领导愿意跟着他混。(侧面解释了为啥股价暴涨)

另一方面,这事看似披着沙雕的外衣,打的可能才是真“商战”。作为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日常职责多为管理和企业运营等设计上层结构的事,对产品部研发的细节工作又能了解多少呢?就算真是去拍,逻辑上也是派一个真正懂得产品研发的负责人去拍,这样才知道要拍哪些重点。再者,从来只见打仗偷的是敌方的战略部署图,没见将军去现场细数排阵布局方案,如果真的是想获取电机设计方案,怎么说也是去窃取电机图纸吧?再不济,买一个电机回来给工程师拆装研究,不是更有效率和准确吗?此外,还有网友脑洞大开:买一个有录像功能的眼镜又怎么可能被抓到?

也许是网民朋友们“阴谋论”了,也许是我们把“总裁”想得太高端了,总之这事过后,除了中电电机的股价上涨,倒不见任何损失,真假商战,你怎么看?

 

04

是“灵魂交友”还是“杀猪盘”?

说到“灵魂交友”这个比较小众的社交类别,一定绕不过Soul社交App。但正是这个号称帮你找到灵魂伴侣的软件,却对竞争对手玩起了“杀猪盘”的游戏。

除了微信和QQ两座大山外,可以说社交软件的发展呈现出同质化的特征。而在大家对约会软件普遍持有负面看法的时候,Soul使用的“灵魂交友”这个策略,也一度帮品牌脱颖而出。然而,在这个赛道中,还有一个同样主打兴趣交友的软件Uki。虽然就用户日活量来说,Uki完全比不过Soul,但是由于两者功能和风格类似,Uki的发展也十分快速。

然而就在2019年,Sould的前员工“李某”发现Uki的产品与自家产品类似,于是授意下属“范某”,通过“钓鱼”的方式故意在Uki的App上散布有害违规信息,并设局进行恶意举报。随后,Uki被下架处理三个月,公司增长一度停滞,然而就在网信办约谈Uki负责人期间,却发现当初的恶意内容都被删除,而且均来自上海普通的同一个地点。经过警方调查,被证实是Soul恶意设下的“杀猪盘”。2020年3月,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Soul这边自然是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称此举是前员工所为,与公司没有关系。这个诡辩显然太没有说服力,一个前员工到底能多前司爱得多深才会以身涉险?其次是,两个普通员工,竟然上缴了330万元的保释金,我想懂的人都懂。

当一个品牌在遇到竞争对手时,想的不是如何改善自身赢得用户青睐,反而是舍本逐末,恶意竞争,这一招,不能说是高,甚至连勇也谈不上;而Uki那边作为一个仅成立一年多的App,被下架三个月的经济损失,自然难以估量,因此法院也未支持其赔偿诉求。

如今网络上关于Soul平台的负面事件仍然层出不穷

 

虽然这件事从头到尾看来就是一个蹩脚的商战套路,但是Uki的遭遇也许也能给到初创品牌一些思考:如何有效处理恶意竞争?如何进行未雨绸膜?公司要不要准备一笔备用金专门用来应对预想不到的突发事件?毕竟对所有初创企业来说,活下去才是第一要义。

商战 家族企业 管理 逻辑 杀猪盘 产品
最“高端”的商战,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方法
李子君
2022-08-05 16:43:04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年轻人真实生活图鉴:花钱越“抠”,你就越酷|小趋势观察眼
这次苹果的文案,我偏爱watch的
艺术,是和大自然一起嬉戏
把这些目的地放进愿望清单,还能再撑一下
IPHONE摄影大赛结果出炉,他们的手机也许叠了BUFF
TOPYS专访《只此青绿》服装设计师阳东霖:用“衣服”说故事的人
这则广告的内容是看广告
21世纪的“魔鬼建筑”来了,我们以后会不会都住进这样的房子?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