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宝贝不干啦!艺术家交完白卷就卷钱跑路

最近有一桩官司引起了艺术界乃至大众范围的热议,简而言之就是乙方没有按照甲方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了白卷甚至还卷钱跑路。而这位任性的乙方就是丹麦当代艺术家延斯·哈宁(Jens Haaning),昆斯顿现代艺术博物馆(Kunsten Museum of Modern Art)在线喊他还钱。

事情是这样的:延斯·哈宁早期有两幅作品远负盛名,创作主题常常围绕权力结构和社群群体差异的他把真实的钞票裱进画框,以这种直观、震撼的方式探讨衡量劳动力的工具、货币的实际价值和象征性、欧盟内部国家之间的差异等议题,这便是《奥地利人平均年收入》(An Average Austrian Year Income,2007)以及《丹麦人平均年收入》(An Average Danish Year Income,2010)

2021年,昆斯顿现代艺术博物馆以一场关于现代工作为主题的展览「Work it Out」邀请延斯·哈宁参展,并提供现金委托他复刻这两幅作品。可没想到博物馆之收到了两块空白的画布,延斯·哈宁却说这就是他的参展作品:《拿钱跑路》(Take the Money and Run)

开展当天,延斯·哈宁通过邮件解释了这个作品的含义并告知博物馆“还钱是永远不可能还钱”,戏剧效果直接拉满。博物馆馆长拉塞·安德森(Lasse Andersson)当时看到两块空白画布时笑出声,并决定要展出这两张白卷和邮件,表示十分欣赏艺术家的幽默。不过,馆长紧接着就对延斯·哈宁提告,开玩笑可以,但请还钱——从作品呈现的结果看来在这笔创作资金没有用到“实”处,违反了合同,艺术家需尽快归还博物馆提供的532000克朗(约35万人民币)

这场荒谬的闹剧持续了两年,最近终于拍板定案了。最终,哥本哈根法院宣判,延斯·哈宁在艺术家应得的报酬之外,归还博物馆49200克朗(约32万人民币)

然而,延斯·哈宁却向媒体坦言并没有钱可以归还,明明是“老赖”反而更嚣张,对自己卷钱跑路的行为丝毫不掩饰,坚持表示这就是他的一次行为艺术,这次创作就是要拿走博物馆的钱,“如果人们在做一些该死的工作却没有得到报酬,实际上还有可能自费上班,那么请抓住你能抓住的东西”。

他甚至在接受采访时,暗示博物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他觉得博物馆因此获得了更高的关注度带来了超出投入成本的收益。

关于欠钱不还的部分,法院已作出判决。整件事情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欧亨利式小说,这个“作品”可以被视为是对艺术领域现存机制的批评,让人们更关注艺术行业的工作条件,在艺术家、自由策展人、中介等工种常年挣扎于丹麦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的大背景之下,延斯·哈宁出乎意料的“发疯”是一种对抗也是一种无奈。

“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可能是大部分人的感受,除了看热闹之外,这件事能够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似乎也说明了这戳中了广大工薪阶层的情绪,就那我们身处的环境来说,空白的画布或许互文了208们和一支眉笔的价格,背后是对资本家的不满。

行为艺术 跑路 空白 卷钱 现金 资本家 劳动 平均年收入 当代艺术
漂亮宝贝不干啦!艺术家交完白卷就卷钱跑路
鲸鱼鱼鱼鱼子
2023-09-22 10:59:4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这些立足于品牌资产的创意,想学都学不来丨灵感库
四千米的青藏高原,如何孕育出世界级奢侈品牌?|小趋势观察眼
“你上班上得这么要死不活,对得起我十月怀胎戒的酒吗?”
原来,这些出圈的台词都是徐誉庭写的|灵感手抄本
除了一日三餐,我们还能和妈妈聊什么?|灵感手抄本
阿勒泰的夏牧场,是我一生中最明亮的夏天|灵感手抄本
把自己重新养育一次的东亚小孩,投入身心灵怀抱|创意笔记03
山川河流,组成了我们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