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曾从我脚下流过

在《千与千寻》故事的末尾,千寻乘着幻化成龙的白龙,并伏在他耳边说:“我听我妈妈说过,其实我自己也不太记得了,我小的时候曾掉进一条河里,那里现在已经被建筑填平了,现在我想起来了,那条河的名字,那条河的名字叫琥珀川,你真正的名字就叫琥珀川。” 

“琥珀川”这个名字被说出的同时,白龙身上鳞片倒竖,变回人形,在神隐世界忘记自我生活了许久的他终于记起了自己是谁。

相信很多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对这一幕都记忆深刻,那是中间夹杂着希望与唏嘘——白龙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名字,可是,琥珀川早已永远埋没在了大厦之下。

都说《千与千寻》里藏了宫崎骏的环保理想,讽刺着工业时代飞速发展的社会中人们的贪欲和自我迷失,而消失的琥珀川,也许就是他对城市发展过中被蚕食的大自然的缅怀吧。

和老爷子一样,艺术家Bruce Willen也以他的方式,和人们一同怀念、重新认识他所居住的城市里的一条消失的小河。

© Public Mechanics

“幽灵之河”,这是Bruce Willen为自己这个艺术装置取的名字,它以一条穿越巴尔的摩的雷明顿社区和查尔斯村的蓝色波浪线,标记了一条已经消失的河流——Sumwalt Run。

“大概八九年前,我在巴尔的摩一张古老地图上偶然发现这条被掩埋的小溪。那是一张19世纪70年代的地图,一条小溪和一个大池塘横跨巴尔的摩中部和北部几英里,就在我住的地方不远处,”Willen,“我对这条消失的小溪很好奇,它曾离我家只有几个街区。”

几年后,当他到附近散步时,走到海拔较低的地个地方,听到水从地下雨水沟流过的声音,又再次勾起了他对那条看不见的小溪的记忆,并激发了让它“重见天日”的想法。

© Frank Hamilton
© Public Mechanics

这条蜿蜒的“河流”穿过如今巴尔的摩的街道、公路,甚至楼房建筑,沿着它行走(可能有时候走不通,你得绕过某栋大楼),你能够更真切地感受城市的变迁,感受什么是沧海桑田。

从19世纪70年代至今,不到200年的时间里,一条涓涓河流就这样彻底消失不见了,曾经生活在这条河边的人,大概很难预想这样的场景吧。就像这个装置其中一个介绍牌上写的,我们很容易相信自己继承的景致不会改变,但看看脚边这条“河”,两百多年前,它流淌过的地方甚至还没有今天这座城市,而现在,那些曾经的农场、山谷和河流,都成为了旧地图上才可见的图标。

那么,200年后,我们的城市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 Frank Hamilton
© Public Mechanics
© Public Mechanics

我们常常会在博物馆或文化遗址看到一座城市曾经的面貌,通过那些沙盘和地图,尽力去想象过往的故事。而Willen的这一装置,带来了另外一种更沉浸的方式,当你看着那条蓝色的波浪线从脚下,延伸至不远处的建筑,然后穿过它,继续顺着早已不存在的河床“流”向远方时,那种时过境迁的感受,或许会更加强烈。

当然,Willen打造这一装置还有其他意图,那就是启发人们有关城市建设和城市规划的思考。

韩国著名的清溪川曾一度因城市建设被覆盖为暗渠,而后又在新一波整治中于2005年完成修复重回大众视野,而巴黎也正在实施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以恢复被掩埋的比耶夫尔河(Bièvre)。河流之于城市的意义,不光在于提供舒适的景观,在环保、城市生态等方面都有其意义。

那些已然消失的河流,或许只能成为道路上一条窄窄的蓝色油漆带,但尚未消失的那些呢,城市的发展是否一定要以牺牲它们为代价?当我们从历史中抽身,望向未来时,这是我们需要好好想想的。

 

城市 河流 设计 城市变迁 幽灵河
一条河,曾从我脚下流过
毛毛.G
2023-11-03 11:25:00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们用20天,做了一份比热搜更有趣的报纸
今年过年,我想拍一张“不正经”的全家福|清单
中国人的心愿,其实就藏在一个小区的名字里
关于2024的100个关键词丨创意白皮书
还没收心上班的我都在偷偷刷这些网站|清单
饿了么向你发来一个「祝你过年不用饿了么」的春节倡议
这位不用自我介绍的设计师,又出新作了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