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洁:因为在美丽的莱茵河畔

文章转载自《周末画报》城市版专栏  编辑/ankie77@TOPYS

前不久,我去了瑞士巴塞尔,参加迈阿密/巴塞尔设计展以及巴塞尔艺术展。相较于之前看过的五年一次的卡塞尔文献展与两年一次的威尼斯双年展,巴塞尔艺术展的商业气息最为浓重,不愧为全球艺术品销售的一级市场。一不小心还会在现场碰到村上隆,曾读过他写的《艺术战斗论》,很喜欢他在书中对于金钱的直白,我想也只有处在他这样的位置的艺术家敢于这样直白吧! 

而迈阿密/巴塞尔设计展与巴塞尔艺术展相比,其品质与成熟度明显低了不少。当然这种由画廊做限量版设计品的销售模式与米兰展上的设计品还是有所区别的。

设计的朝圣地“因为在美丽的莱茵河畔”

我的职业是工业设计师,我所真正感兴趣的,以及我们要谈论的重点并不在巴塞尔,而是在一座名为“因为在美丽的莱茵河畔”的小城市。巴塞尔位于德、法、瑞三国的交界处,驱车不到半小时,便到了德国境内,这座德国边境小城的德文名字叫:Weil am Rhein,翻译过来之后是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因为在美丽的莱茵河畔,是的,这座城市就坐落在美丽的莱茵河畔。

这座城市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一直以来它是我心目中设计的朝圣地,世界上可能很少有地方可以在单位面积上聚集如此高密度的大牌设计师作品,包括伊姆斯夫妇、赫尔佐格.德穆隆、安藤忠雄、妹岛和世、扎哈.哈迪德、布鲁克兄弟、贾斯珀.莫里森、弗兰克.盖里、菲利普.斯塔克等等。而这些作品均来自这座边境小城上的一家家具企业:Vitra。

12年前,还在德国留学时,我和我的德国同学曾经造访过这里,我的同学无比激动的向我诉说着这里发生过的故事。这个家具企业曾经因为一场大火毁掉了大部分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厂房。此后,对于设计品质有着很高要求的经营者邀请众多设计师一起完成了这片工厂的重建。在欧洲看到过很多可以与博物馆媲美的家具厂厂房,但这里一定是最美的。早期在这里已经建成了由扎哈.哈迪德在1993设计的消防站,由安藤忠雄在1994年设计的会议中心,以及由弗兰克.盖里在1989年设计的博物馆。

 时隔12年再次来到这里,又看到了新建的由妹岛和世设计的用于生产展示道具的新厂房、由赫尔佐格.德穆隆设计的Vitra Haus。

虽然在这里留下的作品都是扎哈.哈迪德、弗兰克.盖里的早期作品,但与他们后来所设计的建筑一样,其设计风格是显而易见的,远远地看到,便会被吸引,在周围的环境与建筑映衬下,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与强烈。

 弗兰克.盖里的解构主义雕塑建筑中,从Vitra博物馆到今天所设计的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其风格一直延续。曾经在美国洛杉矶与一位当地的建筑师一起看弗兰克.盖里设计的迪士尼音乐厅时,这位建筑师告诉我:弗兰克.盖里只是为这座音乐厅加了一层漂亮与异型的表皮。

 而扎哈.哈迪德的作品如今遍布全球。当我走进她所设计的Vitra 消防站时,内部的空间布局真的很莫名,除了夺人眼球之外,我并未看到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有多少价值。她在中国留给SOHO的两座建筑,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相对于扎哈.哈迪德与弗兰克.盖里张扬的建筑语言,安藤忠雄的设计是另一个极端,当人们走过会议中心时,几乎察觉不到它的存在。这是一座下沉式的建筑,外围只有矮矮的清水混泥土围墙,为的是让人们欣赏樱桃园的视线不被遮挡,蕴含了日式东方哲学的内敛与精致。

与以上几位建筑师有所不同的是赫尔佐格.德穆隆的作品,他们的设计没有一尘不变的设计语言,从东京的PRADA旗舰店、北京的鸟巢、德国的安联体育馆,一直到Vitra Haus,每一座建筑都在尝试新的可能,每一次尝试都创造了一种新的结构方式与设计语言,创新或许是他们不变的风格。

 赫尔佐格.德穆隆设计的Vitra Haus通过全球住宅的典型符号巧妙的传递出一种“回家”的信息,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家正好就在巴塞尔。Vitra Haus的设计概念包含了两个一直出现在赫尔佐格.德穆隆作品中的主题:原型住宅和堆积体量。以堆叠、挤出、压缩工业化生产般的手法来处理住宅的复杂空间使用。在这些建筑师当中,我个人最为欣赏的赫尔佐格.德穆隆的作品。 

聊完建筑,让我们来聊聊设计,而这似乎是无法聊完的,因为在Vitra诞生过太多历史上经典的家具。就当代来说,在设计界我个人最为推崇的法国布鲁克兄弟就为Vitra设计了很多个系列的产品,其中植物椅(Vegetal Chair),或叫生长的椅子,让人影响深刻。他们不惜花费整整四年的时间陪伴这把椅子“生长”成型。

追溯历史,值得一提的当然就是美国的伊姆斯夫妇。带领我们参观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可以说企业今天的成功与伊姆斯夫妇的一张合成板椅子密不可分。当他在美国看到伊姆斯夫妇设计的一张合成板椅时,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张椅子在欧洲的生产代理权,从此开始了日后一系列和众多设计师的成功合作。

 事实上,这张合成板椅的设计概念正是源于二战期间用于固定士兵受伤四肢的合成板夹具。而伊姆斯夫妇的设计使得当时的一种材料与结构的创新演变为了一种全新的设计语言,进而成为了一种流行的美学。

 视线转回国内,事实上在中国,自英国工业革命后,当代设计至今是一个断代史,并没有经历过一个从材料的突破,到设计的创新,进而演变为一种美学价值的完整过程。

 所以试想一位中国的企业主看到伊姆斯夫妇的作品时,那就直接山寨吧,买什么代理权!因为断代,所以至今在中国,知识产权依然是不受尊重的。我想这伤害的不仅是设计师,而是一个国家的品牌。

因为在美丽的莱茵河畔,所以诞生了一系列的经典家具!

因为不在美丽的莱茵河畔,所以我们就只能山寨了么?

巴塞尔 莱茵河畔 《城市画报》设计朝圣地
杨明洁:因为在美丽的莱茵河畔
ankie77
2015-07-30 12:08:22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原来,这些出圈的台词都是徐誉庭写的|灵感手抄本
山川河流,组成了我们
最想听到朋友的一句话是:一起吃饭吧!
生活,其实可以很性感
把自己重新养育一次的东亚小孩,投入身心灵怀抱|创意笔记03
这些立足于品牌资产的创意,想学都学不来丨灵感库
不想上班的一天,让这些好创意拯救你的心情
白纸黑字,从来不止两种颜色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