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时代的文字拾遗者

不知何时起,拼贴诗的风潮兴起。在网络时代,拼贴诗的出处到底是哪里几无可考,那些互联网上纷飞的碎纸片,最终在豆瓣小组“当代伟大的拼贴诗”找到了落脚处。

“当代伟大的拼贴诗”小组创建于2020年8月14日,到目前为止已有2万多组员。置顶的组规中,明确说明了小组所鼓励的创作类型:利用纸质或线上素材,需要“有想象力、有意思、有美感”,或是“深刻的、轻松愉快的、记录作者当下心情、满足拼贴要素的”内容都受到欢迎。

浏览组内发帖,了解了这些拼贴碎片的来源,你或会得到比在微博看见“成品”合集以外更大的惊喜。毕竟成品虽然是由不同的纸质、字体甚至颜色拼接而成,但人的第一反应总是深究形式之下的含义。在这里,你却会发现:原来那些楷体或许是来自于一张中学语文试卷,那些彩纸可能是从某一页时尚杂志上剪下,甚至用餐小票、博物馆导览手册也可以成为裁剪的素材……从这一角度来说,拼贴诗的作者是真正在进行解构主义的实践,向我们证实了艺术就在我们身边。

虽然他们其中的很多人,或许并没有想到这么远。

 

“最后,我发现做这个事儿,会得到某种内心的平静,还挺有趣。”

“当代伟大的拼贴诗”小组成员小黄鸭鸭鸭🦆的首次拼贴试水,选用的素材是一张考试试卷,她在帖子里这样写道:“有一只虫子,从浪漫主义开始爬,爬过伪善愚昧,爬到了女主人,然后继续往前,离开这张试卷。”

作者:小黄鸭鸭鸭🦆

“最后,我发现做这个事儿,会得到某种内心的平静,还挺有趣。”

在小组中,有很多人都和小黄鸭鸭鸭🦆一样,尝试拼贴诗的动机是“有趣”。的确,从“剪纸”的行为方式、到作为成品“诗”的文本,再回想过程中奇妙的巧合,无疑都是神奇有趣的。

很多人初见这样的形式,第一反应都是“绑匪的勒索信”,虽是说笑,却也和文学里常说的“作者死了”不谋而合。

作者:一条咸鱼

而诗在这种时候,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文学体裁,反而成为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易涉足的表达体系,我们只需捡拾前人的废话,便能通过拼贴将其变废为宝。

甚至我们也不需要一定成诗,一两句妙语,都足矣。

 

“过得很丧的一周,写诗排解一下”

作者:叭叽

因为是根据自己的意志在拼贴,又是诗歌这样隐秘的形式,于是很多拼贴诗的内容都事关自我表达。

有绕不过的情感母题:

作者:杏仁茶茶

有对当下生活的调侃和讽刺:

《我,不明白》 作者:齐德龙

或者表达歌颂或反叛:

《机器人被国家列入生命》作者:不稳定结合生物

有的字里行间,甚至闪耀着哲理之光。

《哀悼仍然活着的哲学》 作者:木兆乐丝
作者:见梦里神游诗人

 

“以此诗怀念我的祖父”

然而,除了娱乐、宣泄之外的动机,总有人不甘于偶得金句,是在认真用这种形式创作。或许对他们来说,“拼贴”的要求和韵脚的约束无异,都是对艺术的塑造和点缀。

其实情感、时间和纸片一样,都因破碎被随处弃置,是拼贴令它们找到归属。

作者:慈白
作者:慈白
作者:慈白
作者:慈白

就像看慈白写祖父,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们或许也在拼凑自己对于陪伴我们度过童年的老人的记忆。

还有很多人也像他一样,一贴就是一组:

《献给年轻女性"凝固的音乐"》作者:八才
《献给年轻女性"凝固的音乐"》作者:八才
《献给年轻女性"凝固的音乐"》作者:八才
《献给年轻女性"凝固的音乐"》作者:八才

 

拼贴的方式让人人都有权利从生活的细节中发现美感,再将这种偶然组合成自己喜欢的、自己印象中的诗的样子。

今年以来,不知道为什么,城市中的只言片语受到很多关注,那些在城市废墟上刷出的“这个世界会好吗”是这样,赛博空间里的自由拼接是这样。人们分明都有想法,至少都有情绪,在空间挤逼、难觅出路的生活中,只能寻求碎片化的表达,以碎片作为载体,最恰当。

我想第一个起头的人应当也很了不起,一把剪刀,一张有字的纸,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方式,就此又多了一种。

豆瓣 拼贴诗 小组 形式 拼贴 方式 素材 美感
赛博时代的文字拾遗者
fayeye
2020-11-02 19:25:47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Prada的哲学广告,果然还是没逃过被恶搞的命运
终点即起点,这些品牌在2020留下了一个转身
麦记,你可真是快餐业的气氛担当
2020,你过来,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这个饮料包装,才不是为了治疗颈椎病
着急,该怎么把翻不出来的词解释给你听?
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 | 灵感手抄本
最酷的分手,不是狠话说尽,而是祝君安好 | 灵感手抄本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