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明治时期的霓虹金,就已经开始拆“盲盒”了丨You Know What

设计:卡人@TOPYS

仪式感,是将日常行为仪式化以赋予其意义的行为。简而言之,就是人为地给庸碌的生活剧本增加一些情节,从而获得一种精神愉悦。它可以是沐浴焚香远赴山海,也可以只是拆掉手边的那个盲盒。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有没有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连麦当劳的薯夹都有盲盒了?而且我们好像已经默认这个消费方式并且乐在其中?

盲盒在成为“盲盒”之前,经历了什么?

“盲盒”是以日本的福袋为源头的概念消费,最早的雏形可以追溯到日本江户时代的恵比寿袋(えびす袋)。在当时东京的三越百货作为十一月至次年三月的限定商品进行发售,其消费的吸引力在于抓住读者未知的好奇心和以少换多的回报欲。

图片来源:マリノアシティ福岡

明治25年(1892年),这一“盲盒”已经具备了基本样式,并以“福袋”命名。包装是宽五寸长八寸的纸袋,其中装有肥皂、梳子、牙膏、牙签等日化用品。如果幸运的话,消费者只用5銭就能买到价值13銭的商品。商家出于快速销货的盈利考虑,积极推动这一营销模式进入市场。1902年,小川屋百货第一次以商业广告的形式向消费者发起了号召。

到了20世纪80年代,这一消费方式已经成为日本民众的基本操作了,由衣食住行逐渐衍生到更为垂直的领域。日本的扭蛋市场随之发展起来,手办模型爱好者的天堂蓝图徐徐展开,美少女战士、新世纪福音战士等主体产品系列化直击消费者的收藏欲。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盲盒”始祖,日本民众对这一模式的激情似乎没有天花板。当时的报纸不仅经常报道超过100万日元的高额福袋,甚至在泡沫经济时期,还卖出了装有毕加索绘画的5亿日元福袋。

是的,你没有听错,盲盒里开出毕加索原装正品绘画,霓虹金在1989年就敢这么玩儿了。

图片来源:Kajetan Obarski

 

当然,虽然我们玩得晚了点,但对整个盲盒市场份额的奉献也是不容忽视。

这股潮流传到中国时,正式拥有了“盲盒”这一姓名。随着消费者需求增加,国内的盲盒市场一步步走向标准化,餐饮、美妆、图书、文具等多个消费领域掀起“盲盒热”。2020年,我国盲盒的市场消费额度已突破100亿元。

图片来源:POP MART

 

这100亿里面,是不是也有你为蒸汽朋克Molly、Dimoo雪狐等怎么都带不回家的娃流过的泪?

其实,当下的盲盒消费更多是出于对主题故事和美术设计的认可,当被某一个点击中的瞬间,很难进行表情管理淡定地打开支付宝。而对未知事物的期待,也正是我们热爱生活的证明。

参考文献:AFPBB News《日本起源の「盲盒」 在庫整理のよき片腕?》

盲盒 POP MART 福袋 扭蛋机 日本
原来明治时期的霓虹金,就已经开始拆“盲盒”了丨You Know What
緑 midori
2021-03-24 17:46:21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十个案例,来说说“环保也要靠衣装”这事儿
我在名为「绽放」的咖啡店送别逝去的故人……
这套“假包装”,教你如何变身生活小妙招达人
疲惫的成年人,值得拥有自己的“游乐场”
面对“惜命”的一代,大健康能玩出什么新花样?|小趋势观察眼
有些故事,54个字就能够说完
一所宛如水墨画的公立小学,会走出风一样少年么?
“我很好,只是有点丧”|未知商店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