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的知名设计师,真的集体审美掉线了吗?

呼,捏一把汗的本次东京奥运会好歹还是开幕了。(特此祝贺中国运动员勇夺十金)

这一届奥运会有多么一波三折此处不再赘述,以至于形容到文化差异时,网友直言“山川异域,阴阳相隔”。除了人头气球,还有高达十米的巨型木偶。连为运动员提供的床也是特殊纸做的,承重上支持两人,但由于狭窄短小只能叠在一起上下而卧(?)。就算不说“阴间”,也不符合正常使用习惯。

巨型人偶「搬运幸福之旅」

但是,大可不必为了体现“阴间”而去牵强附会,被一些误传混淆视听。

比如有的短视频断章取义说MISIA甫一登场就带来一首招魂歌,其实这是日本国歌《君之代》(是的,并不是《世界上唯一的花》),旨在歌颂在位者万寿和国土无疆而创作的一首辽远风格的歌曲。还有某些自媒体直指开幕式表演的《wassai》诡异而引人入土,其实也是误传——虽然它在转播列表中,但不是开幕式表演。而是为“参与与交流”为主题的东京2020文化节准备的特别节目,如果把它理解为一种艺术表达,而非官方化的、通俗性的象征意义,也不无合理之处。

东京奥运会特别节目《wassai》

“尊重但并不理解”的装置艺术刷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让我们质疑是不是除此之外的产品设计并无太多可讨论之处,要么是乏味,要么是低于期待。那么,这次就抛开所有“阴阳”滤镜,盘点一下本次东京奥运会中的产品创意,看看它们是被猎奇心理湮没的宝藏,还是属实让人有点失望。

主视觉设计

1、logo

本次东京奥运会的设计风波可以说从logo确定开始就没停过,但不论如何,最后还是力排众议,采用了曾与三宅一生合作的设计师野老朝雄的作品。

其名为「 Harmonized chequered emblem」(組市松紋),灵感来源于在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年)广为流行的西洋跳棋黑白棋盘格图样。以白色和日本传统的靛蓝为主色调,将传统的日式风情与对现代的展望表现了出来。同时,三种不同的矩形样式也代表了“不同的国家、文化和思维方式”,表现了将“多样性作为连接世界的平台”的愿景。

2、象形图标

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对于象形图标的系统设计被沿用至今,在本次东京奥运会也达成了一个“第一次”,使得原本平面的标识“动”了起来。

这一套图标共有73个,由日本设计师广村正彰(Masaaki Hiromura)绘制,并由动态设计师井口皓太(Kota Iguchi)操刀动画效果,除了奥运会之外,还将应用于残奥会。

为了表达这种动势感,东京开幕式现场还以“超级变变变”的经典形式玩了一把:

3、吉祥物

在热爱吉祥物的国家领域,如果日本谦称第二,那几乎无人敢称第一。因此,这一次的奥运吉祥物设计,也让大家颇为关注。

这一左一右的两个吉祥物是否有一些机械未来感?它们分为蓝色和粉色两个形象:蓝色叫「Miraitowa」,由日文单词“mirai(未来)”和“towa(永远)”组合而成,寓意是希望美好未来永远继续下去。粉色叫「Someity」,由一个生命力极强的樱花品种“somei yoshino”和英文词组“somighty(如此强大)”组成。

也被广泛应用于线下装置及园林等设计之中,代表了一种元气满满的精神面貌:

装置及场馆设计

1、火炬

奥运火炬是由吉冈徳仁(Tokujin Yoshioka)设计的。他表示奥运火炬设计的契机来源于2015年东日本大地震灾区的小朋友们绘制的“樱花徽章”。他将火炬的顶部设计成花瓣状,火种将先从 5 个花瓣分别燃起再汇聚到中心形成圣火。

同时,火炬30%的材料是再生铝,这种金属也取自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搭建的预制房屋。

设计师希望以此让全球的人们去感知从地震灾害中“重生”的日本,并通过遍及日本的火炬传递活动,使樱花盛开的形象、希望的火焰连接起所有憧憬和平的人们。

火炬接力灯同样是由吉冈徳仁团队带来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存火种。(虽然非常精致,但乍一看很像榨汁机。)

池江璃花子出镜的写真,传达了一种“希望之火永不熄灭”的含义。

2、圣火台

东京奥运会圣火台则由Nendo工作室著名建筑师佐藤大带来,“柔软且自由”是Nendo工作室一以贯之的设计理念,因此这次它们也以“太阳”为主题进行切入。覆盖球体的金属会像花朵一样绽放、带来层峦叠嶂的审美体验,营造出一种“阳光照耀富士山”的图景。

除了主场馆内部,还在东京湾梦之大桥上设有一个圣火台,以期让散步在街头的居民能够一起感受这场奥运盛事。

3、场馆

开幕式和闭幕式将在东京新国立竞技场举行,其由建筑师隈研吾(Kengo Kuma)操刀、在1964东京奥运会建造基础上进行再次设计。这个由丹下健三为1964东京奥运会所设计的竞技场是日本现代建筑中一个绕不开的场所,设计参考了日本古代原型的神社形式和竖穴式住居,是日系古典与现代美学的集成之作。

隈研吾对木质的热爱和对榫卯的运作自如在日本高知梼原木桥博物馆、日本富山积木咖啡馆等代表作品中体验得淋漓尽致。这次他也打造了一个“森林体育场”的概念,在场馆中使用了来自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木材,并在周围栽种了约4.7万棵植物。

新国立竞技场占地面积19.2万平方米,分为地上5层和地下两层。可容纳6万名观众同时观看比赛,其中包括500个轮椅席位,但由于疫情原因,取消了观众入场。工作人员给室内座椅按区域套上了不同颜色的椅套,力图保证转播效果。

开幕式设计

7月23日,在一波三折之后,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终于拉开了序幕。然而,且不说民众抗议停办、北野武在节目中暴躁发言,网络上针对这次开场的风评也并不乐观。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主要分为开幕式表演、各国运动员代表入场和灯光秀环节,围绕着回溯第18届夏季奥运会、缅怀疫情逝者、联结日本和世界这几个方面展开。

奥运会的功能性之一就在于将一张不断朝着积极方向更新的本国名片,以最快的速度发向世界。显然,拥有大量艺术设计资源的日本对此颇有认识、准备了很多节目,但从反馈来看,这次选用的方式可能不太讨巧。

市川海老藏在开幕式之前表示,奥运会是一个帮助日本人和世界人民了解日本文化、感知日本魅力的机会

1、传统与现代碰撞的日本元素

提到大众认知(或刻板印象)中的日本元素,不外乎一种代表茶道、花道、和菓子等传统文化的“大和抚子”,一种代表创新力、设计力的“二次元”动漫、偶像产业。在开幕式中,也针对这两个分野进行了诠释。

在运动员进场的配乐方面,大胆选用了来自Dragon Quest、Final Fantasy等知名游戏中一系列热血、动感的音乐。由于《序章:ロトのテーマ》等音乐本身就是耳熟能详的交响组曲,因此这一看似奇异的搭配不光变成了DQ人狂喜盛宴,也再度重申了友谊、勇气、热血的永恒主题。

同时,各国运动员进场的指示牌,也采用了漫画中对话框的风格,带来一种明快、活力的感觉:

至此为止都还是安全的,符合观众对于日本艺术家一贯的新奇大胆、趋于娱乐的审美认知,但到了呈现传统文化的部分,就又成了“阴间”弹幕的重灾区。

在开头,由十张木制桌子拉开了江户时代的木工劳作之歌的序幕,旨在带观众们一览日本早期的社会文化。

而后承袭了“十三代市川团十郎白猿”之名的歌舞伎演员市川海老藏,着重达六十斤的传统服装,带来了名为《暂》(意为:且慢,是一种面对敌对势力的震慑语)的表演。这一表演风格为“荒事”,即歌舞伎中的“豪放派”,姿态旷放、面部夸张、大开大合。演员脸上勾火焰脸谱代表正义和勇猛,一般着意演绎超级英雄的角色。

而在另一边,传统乐器被替换,新生代爵士钢琴家上原广美正在与钢琴共舞。她保持了平时演奏的状态,笑容肆意、发丝飞扬。

单独看,两边都是国宝级艺术家,以现代艺术推动传统文化创新的立意也非常明显。但不知是舞美缩减导致的效果不足,还是这种混搭的形式打磨不够,总之最后呈现出了一种不协调感。同时也给大部分不了解歌舞伎艺术的观众增加了审美门槛,似乎并没有达到体味日本文化之美的效果。

2、强调自然与科技的联结

本次东京奥运会还在各处体现了人与自然相生相伴的关系,除了新国立竞技场的大量木材之外,最显著的体现莫过于木制五环的出场。

在1964年东京举行第18届夏季奥运会时,运动员从全世界带来树种。57年后的今天,蓬勃生长的树木被用于木制五环的装置设计,是一种关于自然生生不息的表达。虽然这个木制五环被吐槽为史上最低成本的五环,但从立意上看却是一种现代对历史的回望。

而在联结世界的部分,现场由1824架Intel无人机组成阵列,它们不断地在体育馆上空进行灯光的变换展示。最后变换为本次东京奥运会logo的组合,形成一个地球的形状,表达出“情同与共(United by Emotion)”的主题。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

总的看下来,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似乎并没有那么“阴间”,在不理解节目立意的情况下、仅凭几张截图进行误传似乎有失公允。

但话又说回来,用《东京八分钟》吊足我们的期待之后,再交出这样一份答卷确实让人有些失望。开幕式值得让人吐槽的并不是传统文化中的某些基因,反而应该是在确定不会有观众、主要传播方式为网络转播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样的呈现方式。

图片来源:开幕式截图

比如日本的舞蹈家森山未来缅怀逝者的独舞表演,艺术价值自不待言,但在冷寂鬼魅的音乐中缓缓升起、挣扎,一下把气氛降到零度,在前后的表演接续中显得突兀和断层。而同样是独舞,当之后踢踏舞演员置身于这个庞大空旷且色彩感不足的空间中时,整个视觉上并不抓眼,导致这些表演总给人一种“少了口气”的感觉。


东京奥运会一波三折的命运也体现在相关设计中,从场馆的成本争议、logo设计的抄袭风波,再到实际演出的视觉呈现,都让人不由得发出“诶?”的感叹。那么就结果而言,在了解了本次东京奥运会整体设计创意之后,你还觉得它“阴间”吗?有没有哪个部分,是平行或高于期待值的?

最后,送上五年前的《东京八分钟》(央视版),一起回顾一下彼时的惊艳吧。

野老朝雄 火炬 象形图标 樱花 吉祥物 广村正彰 日本地震 重生 歌舞伎
东京奥运会的知名设计师,真的集体审美掉线了吗?
緑 midori
2021-07-26 11:43:04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学会深度逛展,先从看懂策展开始|未知商店
把这份影单抄送给老板,告诉他这就是我的工作安排 | 清单
如他们所愿,凯旋门被包裹起来了
当路标开始“胡说八道”……
从一个报纸包,谈谈创意是怎么发生的
别 熬 夜 啦
声色画意,这些MV才是真正的创意视频 | 清单
庆祝丰收新玩法,尽在日本稻米艺术节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