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不隔离,我也不想乘这种地铁上班

在家里闷出蘑菇之后,有时竟会怀念平时通勤的地铁——谁让它从不会装得满满当当,空间富余得连广告画和宣传动画都能看清楚啊。

是的,即便手机已经强势霸占了我们的眼耳口,但鲜艳醒目的地铁广告依然会以一种润物细无声地方式在我们心中留下印记。没办法,每天坐,每天看,意思意思也得植入心智了。

正是因为地铁广告的传达率,它也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兵家必争之地”,尤其在日本内卷得更为厉害——不过,这些地铁广告,怎么看上去都不太友好啊喂!

 

# 我再睡五分钟,就五分钟

最近在日推上刷屏的“连环夺命闹钟”,再度刷新了品牌们对社畜的“恶意”。

这一campaign以「我的手机闹钟」为主题,车内遍布的是以5分钟为单位,连续设定直到几个小时的手机闹铃画面。同时,品牌还将展示的舞台选在了东京地铁银座线丸之内线的车辆中。没错,正是椎名林檎歌里的丸の内,沾染了东京都商圈繁华之气的红色M字线路,一个更能激起社畜对资本家怨恨的地方(不是。

车厢中间一个通报配色的、鲜明的「早起,办不到呀」(朝、ムリ),正式敲响了退堂鼓。

往上看是这种感觉:

往下看是这种感觉:

左右也不放过,牢牢包围的窒息感:

“在这一瞬间,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人起得来,有人起不来”,还用貌似哲理性的话语为早起打工这件事浅上了一下价值:

而敢对打工人如此“冒犯”的竟然是一个眼药水品牌,ロート。它们善良地给出了解决方案“睡回笼觉的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你的眼睛在醒来后感觉缺水了,这时候用上我们的滴眼液就好啦!”

好家伙,还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只能骂骂咧咧打开橙色软件。

 

#好好的地铁,怎么骂起人来啦

在上班路上,被人举着身份证“内涵”已经不是一件稀罕事了,更有甚者,还采取无差别攻击。

别被动漫里的“傲娇三件套”洗脑太深,“变态”这一词在绝大所数语境下词义中日互通。试问,当你走入大阪重要的梅田车站,左看是“变态”,右看是“变态”,不明所以且被劈头盖脸一顿骂,你是什么心情?

啊,仔细看,“变态”后面加了“预告”(予告)两个字,想到犯罪学中的“预告犯”,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打住!别急着生气,“变态”还是那个“变态”,误会也是真的误会!

原来这是疫情之后闭馆三个月的京都水族馆,为了在2020年宣布华丽回归而想出的奇招。京都水族馆想借“变态”一词,向大家传达海洋生物运动的形态变化。邀请到了擅长绘制的平面设计师 MASANOBU,将水母、珊瑚、海豚、魟鱼等海洋生物,偷偷藏进了“变、态、预、告”四个大字之中。

一场虚惊吊足胃口,再用设计之美将观众俘获,这种别具匠心的“变态”,请越多越好!

 

#侮辱反弹!咱们工人有力量

以上都算是轻重拿捏得不错的campaign了。去年曾有一则在品川地铁站投放的地铁广告,由于过于扎心直接遭遇了日本集体打工人的暴怒,导致品牌方灰溜溜地面向公众道歉。

这个广告由一间主营人力资源、开发企业业务的公司AlphaDrive和媒体NewsPick共同刊登。品牌的出发点或许非常善良,希望藉此为遭受疫情打击的公司和个人带来一些宽慰,但是每一步似乎都在雷区蹦迪。

首先,看看它的投放位置「品川站」。品川站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大量社畜装扮的人来来往往,因此很多人戏称这条路为「社畜回廊」。而在这一由人群堆叠而成的前中后景中,植入一些对于“打工人”的看法,本身就相当危险。(类比一下北京西二旗、广州体育西、上海徐家汇等等)

然后,看看它的文案。文案其实非常简单,只有一句“今天的工作,你很开心吧”。但采取了不断重复的悬挂方法,密密麻麻布满了整条回廊。抬头它在,往前走它在,回过头它还在,似乎是一张不断循环的声音,在你耳边问道:“你开心吧开心吧开心吧开心吧”。说到这里,你应该觉得,好像、真的、有点、窒息了吧?

最后,再看看时间。品牌选在了一个它们觉得明媚的周一,殊不知,这是社畜最讨厌的一天啊。而且在疫情之后,历经裁员、减薪以及沉重的相关压力之后,企业期望从社畜这里得到“工作使我快乐”的正面回复,是不是稍微有点居高临下了。

更有趣的还是后续,伤心的打工人们在Twitter上建立了「#品川最伤心大赛」的标签,满天飞的meme充分发挥了反乌托邦的精神,论证了什么叫作“咱们工人有力量”。

比如,每个月还要与企业battle六险一金的本打工人,实在无法说出“工作使我快乐”啊。

又比如,被客户催命,被职场内卷,每日在第N版原稿和ddl夹缝中生存的我,恕难面带微笑啊。

归根结底,品牌在投放地铁广告时,想强势地霸占消费者的注意力没有问题。但如果过于急功近利地制造话题,反而会落入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境地。如果共情很难,那么至少把握好刻薄和毒舌的分界线吧。

BTW,如果你正在找一个快乐摸鱼打工的地方,TOPYS的工位体验资格正在开放中,不妨来试一试。(浅贴一个招聘地址,戳此直达)

地铁广告 社畜 campaign 京都水族馆 打工人 社畜 眼药水
即便不隔离,我也不想乘这种地铁上班
緑 midori
2022-03-15 17:18:1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最美的建筑,恰恰不应该只有美感|友好城市大挑战
GOOD DESIGN奖项揭晓,用设计面对日趋常态化的「不确定性」丨创意白皮书
为迎接奥运会,巴黎的弗里吉亚帽成精啦!
极限通勤面前,无法“躺平”的大城市年轻人
本想打个广告,没想到做了个品牌丨品牌月历
童年的玩具,一定要被丢掉吗?
2022年,John Lewis决定回归平凡
我们勾搭了Airbnb上的房东们,收集到了一些神奇的脑电波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