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宛如水墨画的公立小学,会走出风一样少年么?

国内这两年并不缺“最美学校”,淳安县富文乡中心小学就因为流光溢彩的玻璃房被誉为“最美乡村小学”,置身于一片青山翠谷之中,梦幻的不太真实。 

淳安县富文乡中心小学

还有建筑师马岩松设计的一座“漂”在四合院瓦檐上的幼儿园,屋檐铺上红色路面,孩子奔跑起来像走在火星上……

 北京一所建在百年四合院的幼儿园

摄影:Hufton+Crow

但无论是修建在乡野的学校还是一年学费21万起的北京四合院小学,似乎离我们都很远,相比那些出现在宣传稿里的“最美学校”,我更期待一所有审美,同时更贴近普通孩子日常生活的学校。四川德阳一所小学就这么默默地登上了国外建筑网站Dezeen。

建筑朴素、低调,坐落在一片住宅区中间,没有高楼森严的的压迫感,没有一贯的大操场中心化设计,取而代之的是底檐平坦的庭院设计,连廊将教室和庭院串联相通,消除等级划分,不强求各年级学生融入,让他们可以畅快自由地游走、嬉戏。就像有人曾赞叹的那样,“水墨画里,有几个风一样的少年,好清雅的设计”。

Trace Architects 在中国的一所带有弧形屋顶的小学
Trace Architecture Office设计的中国小学中央庭院周围教室的弧形屋顶

学校名叫青衣江路小学,占地约90亩,建设总规模约30000平米,容积率约0.5。相对于深圳等一、二线大城市高密度的学校容积率,这座小城里的项目用地条件宽松,也给了建筑师们更多发挥的可能。

这样一个低容积率的规划条件下,迹·建筑事务所用心地思考了如何创造一种不同于传统学校的新范式。

屋顶形状和足球场混合的小学鸟瞰图

小学建在广阔场地上,有54间教室、宿舍楼、礼堂和足球场。因为学校周围没有大楼遮挡,为了更好地采光和融入周围,建筑事务所将学校设计成一个大型的毯式低层建筑群,整个教学楼只有两层,并且横向展开。

传统教学楼大多都是垂直分布,且为四层以上的高楼,学生不仅上下楼不方便,也导致教室只有一侧靠窗有光。而低密度的设计则能保证充足的光线进入所有的天窗空间,同时方便学生们有更多上下楼活动的自由度。

鸟瞰效果图.png

学校第一层是自然庭院,种植了花草树木,地上铺了鹅卵石,还有休憩的小木椅。

木材覆盖的斜坡导致中国不同级别的小学
Trace Architecture Office 的大洋学校,带有黑色螺旋楼梯

雕塑般的楼梯和人行道连接着学校二楼的楼层

因为没有中心操场,在教学楼的分布上,为了让学生有更多活动空间,二楼由每三个教室组成一个矩形体块,教室围合的中心便出现一块公共活动区域,方便课间休息时,相同年级的小伙伴们跑出奔跑玩耍,看看天空。

二楼庭院的楼梯打通一层自然庭院,方便学生们上下楼。教学楼面向的是中央足球场,设有大型混凝土楼梯,联通二层教学楼,并兼作看台座位观看比赛。

青衣江路小学校 Qingyijiang Road Elementary School

这所小学最具特色的设计应该是六种完全不同屋顶,有的严肃,有的活泼,充分考虑到不同年龄段学生对光线的需求。当不同造型的屋顶被有规划地分布,也让学校整体看起来像是童话世界里“奇怪小屋”的聚焦地。

屋顶不同,教室内的天花板也不一样,虽然只是简单的白色墙体,但雕塑的天花板反映了不同的屋顶形状,陡峭的角度和弯曲的曲线将光线向下引入,这样学生在随着年龄增长更换教室时,也不会觉得单调,反而有更多新的体验和感受。

2.jpg
5.jpg
6.jpg

建筑师事务所认为青衣江路小学是“一所关于平行与光的学校”,除了创造性地将“光”最大限度地融入在建筑里,它在格局设计上,也将教育理念里最珍贵的平等,自由,以及人性化生动地融入孩子们的心里,也许它们会随着小城的未来——孩子们一同成长,长出不一样的果实。“我们希望这所学校能像一座城市,孕育想象力、自由和奇迹,”工作室说。

 

迹·建筑事务所更多作品

阿那亚剧场

沙色的阿那亚剧院外观

狄俄尼索斯剧院是一座石砌的户外圆形剧场

圆形剧场的石墙和台阶

工作室希望将河北城市生活融入到建筑结构中

阿那亚剧院群俯瞰大海

演员和公众可以从大楼向外眺望大海

阿那亚剧院综合体鸟瞰图

事务所建造了一个室外圆形剧场和两个室内剧院

室内剧场舞台

专为演出而设计的黑匣子剧场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前卫图书馆夏地稻田书店 by TAO

摄影©️卓宇兴

前卫图书馆夏地稻田书店 by TAO
前卫图书馆夏地稻田书店 by TAO
前卫图书馆夏地稻田书店 by TAO
前卫图书馆夏地稻田书店 by TAO
前卫图书馆夏地稻田书店 by TAO
前卫图书馆夏地稻田书店 by TAO
最美学校 小城 四川德阳 公立小学
一所宛如水墨画的公立小学,会走出风一样少年么?
昌圈圈仔
2022-07-25 15:31:0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艺术,是和大自然一起嬉戏
这次苹果的文案,我偏爱watch的
TOPYS专访《只此青绿》服装设计师阳东霖:用“衣服”说故事的人
姆明不是河马?!究竟还有多少被“冤枉”的卡通角色?
“不存在”的雕像,“不存在”的女性
这家不服务甲方的创意机构,兴趣是做“消费”消费者的「赛博实验」
这些设计,希望你们尽快落地
把这些目的地放进愿望清单,还能再撑一下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