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说,这件棘手的犯罪案件就交给你来查了

一本犯罪推理小说的打开方式有几种?我们可以选择阅读原汁原味的书,看真人演绎的电影、剧集、综艺,参与改编自原著的桌游、剧本杀等,它们各有各的特点,不同取向的受众都能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享受创作者的作品。

鉴于内容的呈现方式随着媒体、文娱行业的发展日渐多元化了,突破纸本、为读者创造丰富的体验不失为图书营销的一条新赛道。

就像最近尼森·理查兹设计工作室(Nissen Richards Studio)在挪威图书馆为挪威作家尤·奈斯博(Jo Nesbø)的作品《迷宫:追踪哈利·霍尔》(Labyrinth: Tracing Harry Hole)设计的一个线下体验互动展览,他们根据书中所呈现的证据、线索以及推理过程把一本犯罪推理小说落地成一个展览、一个人人都可以扮演侦探参与其中的游戏。

据策展人皮帕·尼森(Pippa Nissen)所说,团队从书名获得了灵感,“迷宫”是这个展览的核心主题。迷宫意味着只有唯一出路、读者在阅读这本书时脑海里的思考路径,也是一种困在谜题之中的隐喻。为了具象地呈现这种推理的过程,他们模仿推理电影中常用的推理工具——红线,勾连起六个板块的展览内容,串起不同的图文资料。

而且“线”也与古希腊神话“阿里阿德涅之线”(Ariadne's thread)有关,这里的线指的是雅典王子忒修斯凭借克里特岛国王的女儿克里特岛国王的女儿给予他的线,是一条帮助他走进迷宫杀死了怪物并顺利走出迷宫的生命之线,后人常把它比作成解决难题的线索、方法,同样的,带领读者/观众走出作者设计的谜团则是着一条红线。

而为了让不同板块之间呈现出流动性的特点、让观展体验能更沉浸,策展团队在布展时,采用舞台剧的场景设置,有助于观众置身其中感到身临其境;还收集了很多一手资料,比如作者写作时的草稿——推理作家的灵感碎片不正好就是案件的蛛丝马迹;动线相对于普通展览而言更加逼仄,是为了增加空间的复杂性,以模拟追查嫌犯的紧张感。

布展施工期间的展厅俯视图

不过,既然展览是设置在挪威图书馆,策展团队也需要考虑到图书馆自身的场所氛围,他们试图将展览融入图书馆,比如,会在展览区域的边缘陈列了许多图书以作为过渡,场内还有提供观众阅读和聆听的小说原著及其有声书。

而从更宏观的角度说,策展团队在设计展览的搭建框架是也有参考图书馆本身的建筑结构和细节,因为图书馆本身就像是一座书籍、书架构成的迷宫,是爱书人心甘情愿“迷失”其中的知识之路。

除了迷宫般的展厅、将线索串起来的红线,尤·奈斯博的作品中地图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地图也是这个展览中的一个重要语言,包括小说的故事发生地奥斯陆(挪威第一大城市)的地图、来自图书馆档案馆的地图等。

当然,也包括这个展览的地图,所有观众在进入展览前就能在入口预览一次,既说明了这本小说的主题,也给了观众一个大致的心理预期。“认识一个地方的方向感对我们人类而言十分重要”,尤·奈斯博本人如是说。

这个展览让我想起某次线下剧本杀的道具设置,给玩家提供一块白板便于随时整理最新掌握到的证据以及嫌疑人之间的关系,不仅比单纯阅读文字、靠记忆力梳理信息更方便,还十分入戏,仿佛是一秒穿进TVB刑侦剧的片场。

剧本杀、探案类综艺如今已经积累了一群忠实拥趸,而它们本身其实是基于犯罪推理这类文本而诞生的内容形式,喜欢它们的人里面包含成熟的犯罪推理小说读者,也包含此前不曾通过阅读此类内容的人。

在我看来,站在图书营销的角度,犯罪推理小说的对手并不是看似抢走大波人气的剧本杀、探案综艺,其实这些反而是能补足文字阅读体验的新鲜玩法。如何实现内容的多元呈现,以最能吸引到注意力的方式来到受众眼前才是最为重要的。

就好比我借由本文所介绍的这个展览,正准备了解一下对我而言十分陌生的挪威作家乔·内博斯及其作品。

如果要说得更宽泛一些,对于整个内容创作环境而言,书的对手不是游戏,传统媒体的对手不是短视频,电视台的对手不是网飞等流媒体平台……每一个内容创作者的对手是自己生产的内容以外的一切东西,目标是得到受众的注意力。不过,这也不是全部,与人产生共振才是重要的,打动人的东西才会有趣。

犯罪推理 小说 图书营销 互动展览 挪威图书馆 红线 迷宫 地图
作者说,这件棘手的犯罪案件就交给你来查了
鲸鱼
2022-09-06 11:45:31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梅西和C罗的最后一届世界杯,我想好好记住这些设计
「多喝热水」,对泡面般的人生来说刚刚好
2023年平面设计9大趋势,变化竟然这么大!|创意白皮书
本想打个广告,没想到做了个品牌丨品牌月历
伍迪·艾伦与他毫无意义的人生
生活流的魔法,就藏在洗衣机里
插画师笔下“五彩斑斓的红”是一本杂志的精彩叙事
GOOD DESIGN奖项揭晓,用设计面对日趋常态化的「不确定性」丨创意白皮书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