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150万个塑料瓶,建了一栋博物馆

“大家认为一次性纸杯是可以回收的吗?

纸杯摸起来是纸,但纸本身是不防水的,它里面其实是淋膜淋了一个塑胶杯。好笑的是,这个杯子上还有一个可回收标志。

为什么我们消费者要这样子被骗?(因为)当我们消费的时候,我们(希望)自己要没有罪恶感。”

这段发言来自环保设计师黄谦智2018年在“一席”演讲的开头。他用不时起伏、略显激动的语调讲述了垃圾回收的现状。说到一些家具品牌用珍贵的硬木做原料、又标榜自己是环保设计时,他直呼“我看到这个新闻当晚就想吐血!”

在观看这则演讲前,谦逊、智慧,人如其名,是黄谦智给我的第一印象。看完演讲后,内在与外表截然不同、对目标充满确定性和战斗力,是他留给我更为突出的印象。

细细研究,就发现黄谦智身上贴满了这样与内敛外形不符的标签。毕业于康奈尔本科、哈佛硕士,他却说Don’t go to school;制造出世界上第一个移动垃圾回收站,并把它运到海拔4500米的高原上验证其可用性;用150万个塑料瓶建造一栋博物馆,且使其屹立十年不倒……种种“叛逆”的言论和惊人的成果,都让我对黄谦智其人和他的事业产生了兴趣。如何改变环保领域易说难行的现状,把老生常谈的议题变得“性感”?让我们看看黄谦智交出的答案。

 

全球首座PET瓶绿色建筑

2006年,黄谦智辞去东海大学的教职,决心脱离象牙塔、投身环保实践。而在创业仅3年后,黄谦智就带领团队做出了一个世界级的项目——远东环生方舟“EcoARK”。

这是一栋为2010年台北花卉博览会打造的展馆和表演场地。乍一看和其他建筑并无不同,但走近就会发现,这栋9层高的建筑外墙竟然是由塑料瓶制成的。

为了将环保理念和老本行建筑结合在一起,黄谦智向台湾民众募集了150万个塑料瓶,将其重新吹制为砖头,作为建筑外墙的原材料。而他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台湾官方并不相信这座建筑可以作为永续性建筑,“他们觉得塑胶一年就差不多了,所以首先要可拆、快拆,而且不能上胶水。”

面对这个难题,黄谦智选择汲取中国古老的工艺智慧——孔明锁。每两块塑料砖之间都利用卡榫构造互相扣合,形成钢构锁点。这样不仅不需要胶水,还能保证结构稳定、自由拆装。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座看起来轻飘飘的建筑,实际上当有风吹来时,一毫米的材料要承受76公斤的重量。而通过稳定结构的耦合,环生方舟通过了抗震和防风测试,成为全球首座PET瓶绿色建筑,同时创下7项世界纪录。

除了外墙采用了回收材质,建筑内里也将环保的理念一以贯之。展馆内没有设置空调,而是在门口设置一道水幕,借助东北季风将水汽带入馆内,帮助人们自然降温。正如它的名字“环生方舟”,是一艘用最低能耗运行的环保之船。

项目成功后,《国家地理》专程飞到台北,把这栋将150万垃圾瓶变废为宝的大楼拍成了纪录片,在全世界166个国家和地区播出。

 

用烟蒂打造空气净化器

当环生方舟为黄谦智在世界环保设计界打开名气后,他对自己的事业更多了一份信心和挑战者的勇气。“哪里最可能产生污染,我们就去哪里。”

他发现,海洋垃圾中有30%都是香烟塑料滤嘴。于是他在2016年和电子烟品牌IQOS合作,用回收的烟蒂打造了一个空气净化系统。

先是在瑞士设置了1000个垃圾桶,专门用于回收品牌的烟头,再将回收的烟蒂制成一个集空气净化和照明为一体的装置“Anything Butts”。其中用到了小智研发的Plyfix™,这是一种既能拼接扩展,又能重复使用的模块化装置,同样也是由回收的塑料瓶制成。

Anything Butts不仅彰显了环保精神,也契合了IQOS品牌‘heat-not-burn’创新技术背后的理念。与传统燃烧烟草的方式不同,IQOS通过特殊设计的加热烟草棒(HEETS),在受控温度下提供令人满意的含尼古丁气溶胶。与香烟相比,它产生的气味更少,同时也没有烟灰。

 

将塑料制成花瓶的TRASHPRESSO

接连崭露头角的黄谦智引起了成龙大哥的注意。他给黄谦智提出一个前所未有困难的brief——在诸如拍戏现场这样迅速产生大量垃圾的地方,如何快速回收这些垃圾并将其制成新的增值产品?

这个听起来有些未来色彩的需求,在耗时两年的研发后,竟然最终完成了。

TRASHPRESSO是世界上第一家移动塑料回收厂。它可以通过切碎、清洗、烘干、挑选、融化、成型这六个步骤,将塑料废料重制为六边形宝特砖,后者可作为装饰用品。

图中白色的六边形砖块,就是TRASHPRESSO用塑料制成的宝特砖

TRASHPRESSO能够回收多种多样的塑料材质,常见的高密度聚乙烯(HDPE,可用于工业容器)、低密度聚乙烯(LDPE,可用于食品外包装)和线性低密度乙烯(LLDPE,可用于购物袋),全都不在话下。

为了方便不同地区的人使用这套装置,黄谦智将它放置在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平台内,使其可以通过拖车便捷移动。而他的一个创举就是,将TRASHPRESSO拖上海拔4500米的青藏高原,帮助落后的杂多县处理当地的垃圾,同时验证这一装置在极端情况下的可用性。

台灣設計國際發光!小智研發以永續創新設計「TRASHPRESSO」獲2021世界設計影響力大獎

在不断改良后,黄谦智团队又推出了MINI TRASHPRESSO。它比原版具有更苗条便携的身材,外观竟有几分像咖啡机。它可以在10分钟内,将135克的塑料颗粒或薄片重制为三个彩色六边形的杯垫或花瓶。这个产品吸引了泰国国家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PTT Global Chemical,简称PTTGC),他们将MINI TRASHPRESSO引进曼谷和罗勇进行试点开放,借此向人们展示循环经济的产生、提高废物回收意识,引起了当地人的浓厚兴趣。

 

Nike × 黄谦智

聊了这么多大制作后,再来看一个和我们距离更近一些的项目吧。这一次,他和Nike合作,用回收材料打造了东京Nike Lab MA5旗舰店。

除了塑料以外,黄谦智还在关注其他许多可回收材料的用途。快消时代下迅速淘汰的旧鞋、电子设备成为了他新的攻克对象。于是,旧鞋被改造成墙壁,回收的ABS(电脑机壳)被做成货架,一间低碳环保、具有暗黑风美感的Nike Lab在东京落座了。

两年后,Nike再次找到黄谦智联名,继续贯彻可持续环保材质的应用。

他用一次性塑料盖为Air Max 1 Ultra 2.0系列鞋子设计了鞋盒。盒身是半透明的,有通风孔,并有一个可以相互扣合的组件,使其可以随意拼接。在孔中插入绳子或背带,鞋盒就立即变为一个时尚的背包。此外,它还拥有堪比储物箱的承重力,可以承受12款鞋子加鞋盒的重量,在功能上是远超普通包装的“超级鞋盒”。

 

投身环保设计近二十年,黄谦智将空泛的“环保”二字具象为一个个好看好用的产品。或许这也是哈佛毕业的他会说出Don’t go to school的原因。停留在理论阶段的环保就如同纸上谈兵,只有投身实践的洪流,才能让人们真的理解并愿意使用环保产品。

“我知道人是自私的,所以你要用美、要用性感(去打动他们)……看到这个东西这么sexy,这么少成本,他会不买这个东西吗?他就会被逼着跟我做一样的事情。”

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次演讲末尾,黄谦智展示了一张他的办公室照片,里面没有刻板印象中设计师办公室会有的前卫布置,相反,桌上是堆积如山的工具。他诚恳地说:“我们办公室天天就长这个样子,天天就是一堆人在那里动手。今天网络上就有全部的科技(知识),开放给大家使用,所以你只要想做某件事情,我觉得一定都可以做得到。”

 

如果你也对黄谦智的环保设计、循环经济项目感兴趣,

想看看他到底是如何在这片无人区中拓荒、并掀起热潮的,

那么,你一定不要错过今年的MINDPARK创意大会。

黄谦智将在今年MINDPARK的“品牌可持续”板块,

以“迈向零废弃的未来:可持续材料的商业价值”为题分享他的思考与心得

 

想听到更多全球创意大师分享独家内容吗?‍

扫码了解嘉宾阵容。‍‍‍‍‍‍‍‍

08/25-08/27,‍‍‍‍‍‍‍‍‍‍‍‍‍‍

我们在深圳不见不散。

早鸟票倒计时售卖中,扫码抢票收获惊喜

环保 设计 NIKE 塑料瓶
他用150万个塑料瓶,建了一栋博物馆
秩秩
2023-08-14 10:03:14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拍不完!2T的云盘都不够我存宠物照片!
环球街角指南丨有了BONUS TRACK,下北泽会成为想要居住的街道吗
一朵不被看好的花竟然火了60年|品牌兔子洞
入围苹果设计奖的优质app和游戏,你用过几个?|创意白皮书
这则“纯文字”火锅广告,一眼就看饱了
“当完成了童年的理想,童年又变成了理想”|灵感手抄本
小时候不吃的面包边,长大后派上大用场了
能和杜蕾斯比肩的文案出现了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