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设计奇景,商业空间如何连接我们

当我们探讨商业体的时候,空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议题。相较于博物馆、艺术馆这样能够以大胆的造型彰显场域特性的项目,商业空间似乎少了一些天马行空的资本。因为它们更多承载的不是“展示”功能,而是一个流通场所——人、商品、品牌价值、日常生活在这里汇聚、交流,然后各取所需,尽兴而归。

但,这并不意味着商业空间是“无趣”的。相反,当你步入一个消费场所,最直观的感受便来自空间。空间能塑造商业的气质,是沟通消费者和商家的直接桥梁,甚至会对商业模式和运营产生影响。

今天,当“街区化”和开放性成为商业设计的新趋势,人们开始走出超级商厦,步入尺度更小但更具亲和力的消费场所时,商业空间设计要如何回馈这种需求?

NUC studio,一家新成立的建筑设计工作室。由设计师黄长松创办,并邀请同是设计师也是農畉及山池的品牌主理人Venco担任创意指导与合伙人。两人既是多年好友,也是理念相似的合作伙伴,曾一起合作过多家農畉及山池的门店设计。

山池阿那亚店效果图

黄长松自称不是一个“天赋型选手”,但有过复合文化空间经营经验的他,在身兼运营者和设计师的过程中,沉淀出了自己的一套商业空间设计方法。他擅长以“自然”的方式,连接空间与人,让设计以恰如其分的方式为商业加持。

于是,我们希望以NUC为一个切片,看一看设计如何打开商业的更多可能性。

 

剥离冗余,让自然为空间“引流”

在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南区,围挡遮住的一个正在改造的厂房,是NUC的新项目——SMOO MARKET,一个小型文化商业体。

此刻,该项目只能从外看到冒出的一个尖顶屋棚,以及旁边遮掩不住的绿树,葱葱郁郁地将枝叶伸出挡板外。

黄长松说,他非常喜欢这栋旧屋外面的植物。有多喜欢呢,在讲解SMOO MARKET这个项目的设计前,我问他有没有屋子原来的照片可以对比着看看前后的变化,他打开电脑找了半天,最多的就是项目南侧那排菠萝蜜。

“这排树和建筑的关系是很融洽的,但原来朝向这面的墙全部封了起来,所以我们在改造过程中把这一面打开了。”这样一来,建筑的空间从打开的侧面延展至室外,让树和项目间产生了更多联系与互动。

这种与自然和周遭环境的“连接”是SMOO MARKET的设计核心之一,也是黄长松设计理念中非常看重的一点。工作室的名字“NUC”中,“N”就是自然(nature),而“C”则代表连接(connect)。不过,在进一步讲解这个小小的商业项目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之前,他说,首要的工作是整理和剥离。

“连接之前,需要先搞清楚你是谁、和谁连接。在自我都未清晰的情况下,去进行无目的的连接,是产生不了作用的。”这反映到SMOO MARKET的设计中,便是让这栋建筑本来的面貌重新清晰呈现出来。

SMOO MARKET落成效果图

此前,或许是出于氛围营造的目的,SMOO MARKET所在的这栋厂房外包裹了一层做旧的砖墙,还有不少铁架,各种加建之下,用黄长松的话说,让建筑整体看起来非常“复杂”:“就像一个人被加诸了太多装饰,你看不出他本来的面貌,这栋建筑当时也是这个状态,它原本的面貌轮廓全部被遮盖掉了。当它负累太多时,消费者或者游客走进这个空间,就会觉得困惑,不知道它是什么。”

于是,他们在设计上去掉了原先不属于这种建筑的所有“饰物”,将非承重墙以外的多余墙体剥去,让建筑原本的厂房形态重新显露出来,这样不仅让整个建筑看上去更轻盈通透,也为“连接”提供了基础。

更简洁的外貌,让它在风格上具有了更高的适配性,与周遭环境相处更为融洽;去掉四围砖墙,让项目内部空间和园区的街道实现了视觉上的连通,引导行人自然而然步入其中。南侧的菠萝蜜树成为了天然的庇荫所,在夏季漫长的深圳,当人们主动寻找一片树荫时,便会行至树下,有了更多机会进入一旁的商业场所。

我非常喜欢黄长松在这个项目中提出的一个“檐下”概念。

他将该建筑内部原本隔出的两层空间拆除,拉通上下,使人们能直接感受到头顶上方的大屋盖,当你举头仰望时,视线能随着屋顶一路延展到室外檐下。从功能上看,这进一步增加了空间的开阔感,空气能够自然流通,调节室内温度,而他的另一重思考在于,屋檐底下,总会有更多故事发生。

“既然SMOO MARKET想做的是一种实验性商业,那我就想是否能将它放置到一个‘檐下’。在中文语境里,这个词汇非常具有趣味性,很有身体代入感。当你听到这个词,你脑海中会立刻出现对应的画面,人们在屋檐下纳凉、聊天,吃些东西,或者做其他的事情……屋檐底下,可以容纳很多内容。”

虽然此刻SMOO MARKET尚未落成,但好像已经能够看到人们在树边檐下或独处或结伴而入,在市集中穿梭,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人与空间、人与人之间的串联与互动,在“檐下”这个词中,有了具体的模样。

 

不造奇景,也能产生“吸引力”

在打卡文化盛行的时代,SMOO MARKET的造型似乎过于朴素了些。但从黄长松的角度来看,商业空间的本质并非为消费者制造打卡奇观。所以NUC的项目,基本没有什么很“炸裂”的东西,“设计”被更多隐藏至功能性和体验感之中,在商业可行性为前提的情况下,增加空间的趣味性和美感。

“设计师有时候是会遭遇这样的矛盾,自己有很多想通过设计表达的东西,但却不能过分把自己当成一个艺术家。这(商业项目)不是你的‘作品’,而是去支撑一个美好生活的场所。”在他看来,一个让人眼前一亮、充满新鲜感的空间,需要“言之有物”,一味追求造型和概念,可能会带来短期的流量,却无法实现长久的商业效应。

就像他们为农畉设计的华侨城欢乐时光社区店,当中有个非常醒目的大平台,是联通一二楼的“中转”,日常承担着图书角的作用,间中会举办一些诸如沙龙、小型展览的文化活动。

© 形在空间摄影Here Space贺川
© 形在空间摄影Here Space贺川

关于这一设计,黄长松解释称,接手这个项目时,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连通原本互相独立的一二楼铺面,引导消费者进入二楼空间。

打开,只是第一步,可是,拆掉幕墙、架起楼梯是否就能实现引流的作用?他认为,这里需要一个“强提示”来增加消费者上楼的可能性。“首先,它是个足具分量的存在,消费者走进去后,会很自然地注意到它。此外,这个带有强连接属性的结构,不仅能够引导入店的客人往上走,且作为一个图书角及文化空间,它还能够成为一个联系社区的存在。”

这,或许就是黄长松所说的“设计的支点”。

这个平台虽然醒目,却不突兀。它和整个商业空间浑然一体,其流畅自然的形式,并不会“打扰”消费者。用黄长松的话来说,就是没有“过分表达”,让文化体验成为餐厅的加分项,但又不至于喧宾夺主,影响体验。很少有走进那家农畉的客人,能按捺住顺着设计师埋下的线索,在这个空间中进一步一探究竟的好奇心,而与此同时,当你落座用餐时,周遭环境亦不会过分“喧哗”,分散你的注意力。

可全部打开的玻璃幕墙和外摆植物,让餐厅内的空间和外部街道自然相连,为社区打造了一个舒适的休闲区。© 形在空间摄影Here Space贺川

 

顺势而为,让商业体验更流畅

“所谓的设计感,需要一个支点,”当我们讨论商业空间是否能够通过“造奇观”或设计打卡地来引流时,黄长松觉得,要具体看项目本身的特性:“比如这个地方原本有个比较独特结构或东西,你通过设计,将它变成一个特色,这是完全可行的。但为了博眼球,去生造一个并不属于这个场域的东西,可能会收获一时的流量,但时间久了,人们就会对它感到厌倦,因为它不合理,是个生硬的外来物。”

从小体量的农畉、山池空间打造,到近期正在深圳南山推进的新商业综合体kaledo,可以看出,NUC在设计中更多秉持着顺势而为的思路,以空间的流畅性和舒适感为设计基底,而并不太追求成为所谓的“地标”。

商业综合体kaledo就是这样项目。

kaledo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中型商业综合体改造项目,前身是深圳南山区保利文化广场的C区。由于建造年代较早,其建筑形态已不太符合当下审美,外挂的大型广告牌和玻璃幕墙上的马赛克,让这栋楼整体看上去非常凌乱。全封闭的状态让它对外呈现出一种拒绝的姿态,行人除了透过外面巨大的零售商logo去了解里面的内容外,没有其他的契机知晓当中正在发生的事。

上:项目原貌
下:kaledo效果图

对此,黄长松指出,建筑南面的小公园是个绝佳的资源,以此为支点,他加宽了原建筑与南边公园广场间的连桥,在东南角拉开一个口子,以大台阶组合多交通路线的形式,让小公园的人气和景观能顺势倾泻下来,与下沉区的景观融成一片。此外,拆掉一层和负一层幕墙,让建筑内退,为行人留出更多行走空间。

种种手法,最终目的都是将外部街道,特别是门前的广场编织入商业体,让人流能够自然进入商场,打破了原空间封闭、孤立的状态,模糊了二者物理上的边界,让小公园成为了商业空间的一个序章。

当然,和SMOO MARKET一样,黄长松在kaledo项目中,仍旧拆除了大部分冗余的内容,力求让整个建筑以更朴素、清爽、开放的姿态来迎接大众。

这种因地制宜的方式也被用在了内部空间的改造上。项目内部原有一个巨大的中庭,隔断了东西两边的空间,人们想从这边走到那边,十分不便。黄长松将中庭稍微缩小了一些,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不仅拉通了两边的动线,也为商业提供了更多的空间。

“大中庭确实能够起到拉通上下的作用,但它原本的设计没有做好当中的平衡,不仅消费者从这边走到那边,要绕好远的路,还牺牲了很多商业面积。”缩小后的中庭,依旧能够在视觉上起到联通上下的作用,且为了提供一些惊喜感,黄长松在顶部留出了一个圆形洞口,保留原有圆形中庭的意象之余,也让自然光能透过洞口流泻而下,“这是个很日常的空间,但我们还是希望在解决了商业需求和人们的体验之余,能够给来此的人提供一些有想象力的东西。”


“NUC”中的U,指向的是城市(urban),黄长松说,他总是以城市的视角去看待自己的项目,不管是商业综合体还是品牌门店,其底层逻辑都是通过梳理重整,来实现内外的自然衔接和内部循环的流畅。

而在进行商业空间的设计时,他似乎更希望达成一种让一切顺其自然产生连接的效果——基于人的尺度、体感的舒适度、环境的特性等,稍加设计,“所有项目一开始的工作都是整理,看看是否能在原有基础上重新建构自身,而不是一刀切否定过去,或盲目追求和之前的不一样,因为时间是非常难得的。”

这里的“时间”,一方面或指项目周期,大拆大建耗费的时间成本更多,而更重要的,他应该是指附着在建筑物和空间上的时间。聊天过程中,他提起亨利·列斐伏尔的作品,《空间的生产》,当中曾提到,在自然中,时间是在空间中得到理解的,而随着现代性的来临,时间从社会空间中消失了,生动的时间失去了它的形式。

这种对时间存在感的削弱,在商业空间中或许更甚,因为消费世界总是在追逐更新鲜的潮流,而像NUC这样的设计工作室,或许想要尝试,让空间这个盒子,能够尽可能框住更多时间,从过去到此刻,再到不太远的未来。

 

 

关于NUC:

NUC Studio是一家建筑设计工作室,以创造自然适用的生活为目标,通过设计让空间更好地连接人、自然和城市,在个性化商业、新消费场景等多个领域均有不同程度的实践。

 

空间设计 NUC 商业 商业空间 设计 农畉 山池 NUC Studio kaledo
不设计奇景,商业空间如何连接我们
毛毛.G
2024-05-28 11:13:06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入围苹果设计奖的优质app和游戏,你用过几个?|创意白皮书
能和杜蕾斯比肩的文案出现了
这则“纯文字”火锅广告,一眼就看饱了
“当完成了童年的理想,童年又变成了理想”|灵感手抄本
一朵不被看好的花竟然火了60年|品牌兔子洞
小时候不吃的面包边,长大后派上大用场了
把世界看成一个巨大的“Yes but”,创意不就来了丨一周创意速览
拍不完!2T的云盘都不够我存宠物照片!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