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创意商业大事件忘不了·下篇 | 再见2018

上篇,我们细数过了商业、科技和时尚领域的盘点,以下来看看文化、艺术、设计与空间领域的大事件。


随着生活水平的上升,消费文化也日渐鼎盛,并渐渐延伸出不同的模样。人们对于精神消费的渴望以及驱动力愈发提高,各类展览、艺术事件层出不穷,有人在这时代的洪流中退出历史舞台,有人检视自身改头换面,有人钻研人类更舒心居住的可能,有人在伟人的陆续离开中反思时代文化的香火延续。


而我们呢?我们又该在这瞬息变化中,如何自处?




文化


2018是关于告别的一年,我们目睹了多个曾如此激励以及给予我们信仰的巨星的陨落。2018也是有毒的一年,“toxic(有毒的)”成为牛津词典年度词汇,昭示着网络时代对语言的再定义。




八一电影制片厂退出历史舞台


过去的二月,一时间,“八一电影制片厂芳华落幕”“八一制片厂被裁撤”等标题霸占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据解放军军报消息:“八一电影制片厂”与原总政歌剧团、总政话剧团、总政军乐团合并为“解放军文化艺术中心电影电视制作部”。这意味着这个1952年建厂,拥有65年历史的老厂牌,正式落下帷幕了。它是中国唯一的军队电影制片厂,在上个世纪下半叶,它也是中国电影的主要力量,拍摄了《地道战》、《闪闪的红星》、《冲出亚马逊》等2400余部电影,也引进翻译了包括《沉默的羔羊》、《阿甘正传》、《拯救大兵瑞恩》在内的不少国外经典电影。八一厂的落幕,乃至北影、上影、西影等老牌国有电影厂的衰落,都是民营电影公司崛起、产业化改革的必然结果。



那些历年来经典的片头还历历在目,结果《芳华》竟成了八一电影制片厂最后一部出品的电影。不过去年六月时八一电影制片厂新任厂长柳建伟大校则对媒体表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厂标会继续在电影中出现。




漫威电影宇宙十周年最全卡司大合影来袭


这一年,对于漫威粉丝来说真是五味杂陈的一年。年初发布的十周年照片,集结了自2008年以来的79位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同框,可能是史上最全的一次漫威英雄大合影。



该照片摄于2017年 10 月 7 日《复仇者联盟 3:无限战争》的亚特兰大片场,除了重磅超级英雄卡司阵容,还有几位大名鼎鼎的幕后工作者,比如去年离我们而去的“漫威之父”斯坦·李,《银河护卫队》系列的导演詹姆斯·古恩,漫威影业的主席凯文·费奇等。“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稳坐C位,包括“洛基”抖森在内的数位演员却因档期原因遗憾缺席。


史上最强“毁天灭地”组合一相聚,引无数漫威迷飙泪,“大家都知道故事会发展到下一个阶段,但很高兴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值得纪念的旅程。”




《生活大爆炸》迎来最终季,2019年正式完结


8月,CBS电视台宣布,即将开播的《生活大爆炸》第十二季将成为该剧的最终季。这意味着2019年5月,这部有超过十年历史的情景喜剧,将正式与其粉丝道别。



自2007年开播以来,《生活大爆炸》一剧已积累了52次艾美奖的提名,10次拿下艾美奖殊荣,以及金球奖、人民选择奖等奖项。从最开始的四位理工科宅男的抑郁不得志,到如今各自有了伴侣甚至小孩(是的Raj拉杰还得等等),《生活大爆炸》通过其诙谐的科普幽默、宅男与女神的爆笑日常等,多年来带给了热爱美剧的观众和粉丝们无数欢笑和泪水。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就像陪你走过青春年岁的追剧记忆,还是要有结束的一天。




有毒,牛津词典2018年度词汇是toxic


这一年,牛津词典的动向有点可爱也有点潮。中式英语“Add Oil”刚被《牛津词典》收录没多久,11月,这本世界最权威之一的英语词典又正式宣布2018年度词汇“有毒”——“toxic”。



“toxic”在牛津词典中,中文翻译为“有毒的、中毒性的、致命的”,于十七世纪中叶首次出现,由中世纪阿拉丁语toxicus(意为“中毒”)演变而成。


为何Toxic能成为年度词汇?牛津词典官方表示,“牛津词典年度词汇是用来反映过去一年的风气、情绪或关注点的一个词或短语,具有持久的文化意义。”而在2018年,在牛津词典的线上官方网站调查数据中,工作人员意外发现“toxic”一词被查阅的比率是去年的145%。


因此,小甜甜布兰妮的老歌又火了好一阵。




我们仰望的天空,又多了几颗星星


这一年,我们目睹了多个在不同领域中承前启后创造辉煌的巨人的离去。虽然他们已不在这个世界,但他们所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却永远哺育着后人。


“优雅得是你的一部分,或者就是你本人。”——2018年3月10日,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设计师之一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去世,享年91岁。


“在我21岁时,我的期望值变成了零。自那以后,一切都变成了额外津贴。” ——2018年3月14日,科学界的传奇人物霍金Stephen Hawking去世,享年76岁,留给人们一个想象的开始。


“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 ——2018年3月18日,台湾作家李敖去世,享年83岁。


“如果你能看到我的世界里那些渐渐消逝的美好,你就能体会到现在所拥有的幸福。”——2018年4月5日,日本动画大师高畑勋去世,享年82岁。


“我们先把悲伤放在一边好吗?”——2018年8月15日,著名日本动画片《樱桃小丸子》的作者樱桃子去世,享年53岁。


“将母亲的刻薄以不讨人嫌的方式表现出来,恐怕只有树木希林才能做到。”——2018年9月16日,日本著名女演员树木希林去世,享年75岁。


“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别,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2018年10月30日,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去世,享年94岁。


“Excelsior(精益求精)。”——2018年11月12日,漫威之父、美国漫画界元老级人物斯坦·李Stan Lee去世,享年95岁。





艺术


2018,品牌、商业机构以及消费者都一头扎进看展的热潮之中,各项国际大展和IP的层出不穷,让艺术市场变得更为丰富,也蕴含了更多商机。但另一方面,艺术商业的崛起催生了荒诞的戏码,“假展”竟然无声无息地来到了我们身边。




纽约地铁百老汇站变身大卫·鲍伊互动展


上半年,纽约地铁百老汇一站大变样,从阶梯到墙贴海报、地铁卡甚至闸机侧边,统统都被一个人占据——传奇摇滚巨星大卫·鲍伊David Bowie。     


这要从史上销售最火爆的展览之一——David Bowie Is大型巡回展说起,该展览由伦敦V&A博物馆在2013年发起,展出了David Bowie大量珍贵的手稿、经典着装、音乐录影带、舞美设计、专辑封面和私人乐器等,该展览也在多伦多、圣保罗、柏林、芝加哥、巴黎、墨尔本和格罗尼根等地巡回。到2016年David Bowie去世之前,门票销售已经创下纪录。而这场展览的最后一站,定在了纽约。TOPYS也亲身到了现场,发回一手看展报告。


大卫·鲍伊虽然出生于伦敦,但在纽约居住时间超过20年,更是纽约地铁上频繁的通勤者,他本人甚至说过:“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纽约人”。于是流媒体公司Spotify和布鲁克林博物馆联手最纽约的方式,打造了这个大卫·鲍伊之站。




奈良美智个人美术馆N’s YARD


岛国又多一处打卡地,位于日本栃木县的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个人美术馆于三月正式开幕。



N’s YARD坐落于绝对静谧的森林之间,距离东京车程约50分钟。馆内展出奈良美智的画作、雕塑与艺术家极为珍贵的个人收藏,包括唱片封套及其友人的艺术作品。此外,N’s YARD还配套咖啡馆与纪念品商店,不妨在此耗上一日春光侧听莺声燕语嗅尽自然芬芳。




伦敦设计双年展2018开幕,TOPYS现场抢鲜直击


九月,全球各大设计团队施展自家“设计实力”的大舞台——伦敦设计双年展2018(London Design Biennale 2018)开启,去年是第二届。


延续首届双年展主题风格,主委会在这一次给各国选手指定的主题为Emotional States(情绪状态)。双年展主理人Sir John Sorrell CBE&双年展执行总监Ben Evans对这个主题如此介绍:“我们生活在全民设计时代,设计不再陌生,我们目前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利用设计展示我们真实的一面,让设计成为思想媒介。”



围绕主题,40个国家或地区的答卷于9月4日-23日在伦敦Somerset House展出,囊括了中国南京、中国香港、美国等代表队的作品,并公布了全场最佳/观众票选最佳等四项大奖。


TOPYS自己也内部举行了一场“非官方”颁奖典礼,选出十个TOPYS的最爱作品,其中包括来自中国香港的设计团队We Design的作品Sensorial Estates——最“色香俱全”奖,以及来自澳大利亚的团队Flynn Talbot Ltd的作品Full Spectrum——最“五彩缤纷”奖等等。





夏日摄影师Mária Švarbová台北开亚洲首展


十月十一月期间,斯洛伐克摄影师Mária Švarbová在台北花博流行馆开办了个人Solo展。



Mária擅长用看似慵懒平静的影像呈现,探讨复杂的人物关系、剖析人的内心世界。作品的超现实风格与马卡龙色调,使观者过目难忘。


本次展览是Mária的亚洲首展,由台湾异角艺术主办。Mária展出了三个系列作品——《Swimming Pool》、《Human Space》、《Plastic World》,是近年对外设展中最为完整的一次展出。




中国多地出现草间弥生与村上隆的假展览


去年十月,日本多家媒体报道,自2018年4月起,中国多个城市都出现了打着草间弥生和村上隆名号的虚假展览,两位艺术家否认与这些展览有任何关联,现场展出的更有大量赝品,包括伪造签名等等。


©️ 腾讯大湘网


这些展览的举办地有深圳、上海、长沙等,部分为免费开放,但也有收取数十元门票费用的。两位当代艺术家的律师都已准备诉诸法律,追究相关主办方责任。




设计


这一年,设计界与时尚界的关键字出奇地一致,就是“换”。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烧LOGO,再通过Instagram第一时间发布,又简单粗暴,又能直达消费者,共同创建社交媒体时代奢侈品的新营销模式。这火再烧到2019,热情洋溢的活珊瑚橘带来动人暖心的力量,“走心”成为这个时代最佳对话方式。




Pantone发布新一年流行色:2019属于活珊瑚橘


属于紫外光的2018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时,色彩研究机构Pantone又不负众望非常准时地发布了2019年度流行色——看起来活力四射、热情洋溢的色号16-1546 Living Coral(活珊瑚橘)。这也是潘通的第20个年度代表色。



虽然看起来的确有些粉嫩,但官方对这个颜色的盖章,可是认为它是一种生机勃勃、蕴含肯定生命的正面之义的橙色,并以金色衬底,柔和地给予人激励与生气。


潘通认为在数字科技和社交媒体迅速嵌入日常生活的今天,人们都渴望着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社会有所连结,而珊瑚橙正是代表了大家内心对乐观与快乐的追求,呈现出鼓舞人心的特质,打动心弦,象征大家对趣味表达的渴望。




诺贝尔奖终于有了一套系统的视觉标识


在2018,关于诺贝尔的热议除了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陪跑者以外,最惊喜的就是这套新的视觉形象了。


由于长期缺少统一的视觉标识而导致观感较为零散随意,12月,诺奖及其分支机构首次一齐换上了整套系统又灵活的视觉形象。其中LOGO的变化最为直观,颇具极简质感的无衬线字体直接替代了原先的诺贝尔头像。



这次视觉革新由TOPYS的老朋友——斯德哥尔摩设计工作室(Stockholm Design Lab)操刀,重点在新设计的两套字体与配色的升级。




你熟悉的奢侈品牌,都在这一年换了LOGO


2018是奢侈品品牌纷纷变脸的一年,仿佛不换LOGO,都对不起自己时尚弄潮儿的身份。


8月,Burberry新任品牌总监Riccardo Tisci在生日当天给大伙送了个大惊喜——联手平面设计师Peter Savile推出全新品牌LOGO以及全新Monogram印花。


LOGO方面,Peter Savile延续5月为时尚品牌CK改版的精简风格,去掉品牌LOGO原有的骑士骑马标志,字体改用更为精简清秀的非衬线字体。




9月,随着前任设计师Phoebe Philo离开,新任创意总监Hedi Slimane也走马上任,改变的第一步就是换LOGO。新LOGO去掉了法语里的变音符号,缩进了字母间距。据Celine官方所说,这是受到1960年代老LOGO的启发,包装袋上也会加上Paris字样。




12月,2018即将接近尾声,Dior也闲不住了。不过不同于之前Burberry和Celine的大张旗鼓,Dior的新LOGO几乎是换得无声无息。


本次的变脸,一眼看上去最明显的变化就在于将品牌名改为全大写字母。字体衬线被保留,并且变得极细,字体粗细两部分的对比更为明显。全新LOGO已经开始大范围的应用,包括官方网站、实体店以及各大网络平台。




同一时间,法国奢饰品牌Balmain也赶上了这趟末班车,这可是品牌80年来首次更换LOGO,新LOGO由品牌与巴黎设计工作室Adulte Adulte共同设计,其中字母B和P分别指代品牌创始人Pierre Balmain和品牌创始地巴黎。新LOGO所运用的无衬线字体也是在与现代实用主义的标识相靠近。



空间


刻在普利兹克建筑奖奖杯背后的三个关键词“坚固、实用、愉悦”,很高兴我们也能在去年的热门建筑空间中看到这些要素。当然,因地制宜、旧建筑改造依然是去年的重头戏,在新与旧的融合之中,让我们看到了人类探索可居住空间的更多可能。




全世界海拔最低酒店,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终于开业



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位于上海松江国家风景区,是全球首个建设于坑内的五星级酒店,地下16层(包括2个水下楼层),地上仅有2层,这88米深坑的疯狂设想,历时12年投资6亿人民币,将极其复杂、浩大的工程完成,并于2018年11月正式开业。


其中坑表以上,露出2层为酒店大堂、会议中心及餐饮娱乐中心等。地平面下16层则是酒店主要的客房部分,330多间客房每间都设有露台,可以全角度环顾整个矿坑的景色。所有酒店客房都设置退台的走廊和阳台作为「空中花园」,可以近距离观赏对面百米飞瀑和横山景致。最后两层位于十米深的水下,包括水下餐厅、景观餐厅、水上SPA、水下客房、室内游泳池等等。




西扎又出新作,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小教堂



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 Siza)去年的新作,给人带来小而美的惊喜。


他在葡萄牙南部建成一座乡村小教堂,这个小教堂可以在没有电、热和自来水的情况下独自运行。


由于使用了精心挑选的材料——如隔热砖、石灰石、瓷砖等,这座建筑可自动调节室内温度,营造“冬暖夏凉”的环境。


教堂最显著的特色是其U形立面,巧妙借用地势,它正面承接一个从山坡上隆起的露台,背面设有开口,允许阳光进入露天前厅。


在极简主义教堂内部,有三张瓷砖壁画——由西扎绘制草图,再转交给葡萄牙制造商 Viúva Lamego 制作完成,它们分别描绘了耶稣生平的重要场景。


空间内唯一的颜色来自一系列由西扎亲自设计的木制家具,包括一个圣坛,一条长凳和一系列椅子以及被抽象化的“T”型十字架。




Bule bottle和Ace Hotel都在京都给你寄来邀请函



在以改造旧库房、电厂、商业中心、车站等不同方式相继开设了7家门店后,蓝瓶咖啡去年把探索都市文化的目光转向了产生日本文化的古地:京都。


京都蓝瓶咖啡店坐落在去往南禅寺的路上,与蓝瓶咖啡合作过7次的日本建筑师长坂常Jo Nagasaka依然是此次设计的主持者,一边是百年建筑,一边是第三次浪潮咖啡——在京町家背景下创造出与之平等融合的咖啡店空间成为此次设计的核心。


开设京都门店的“套路”不算新鲜,依然选择旧改建筑的方式,不过这次的建筑是不同于以往的日式住宅型古建筑京町家(きょうまちや)。



一向以“潮”“酷”著名的 Ace Hotel ,去年也将新店选址在京都。携手隈研吾,这次的改造不仅仅是一间 hotel,而是与日本开发商 NTT 合作将其所在的街区打造成一个新的文化中心。


酒店建筑前身是于1926年建成的京都中央电话局,在2001年经改造成名为“新风馆”的商场,身处京都景点二条城,附近有许多年代久远的小商铺,可谓是交通便利的同时又富含历史底蕴啊。




普利兹克建筑奖授予印度建筑师巴克里希纳•多西



2018年3月,素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The Pritzker Prize)在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迎来它第40个年头。去年接过那枚刻有《建筑的要素》铜质奖牌的是一位致敬本国历史和文化的现代主义建筑师——来自印度91岁高龄的巴克里希纳•多西教授(Balkrishna Doshi)。


他也是第一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印度建筑师,曾师从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与传奇人物路易斯•康有着长达十年的合作。个人建筑工作室也是代表作之一Sangath——桑珈,梵文的含义是“一起行动”。 他也是极少的服务大多贫苦阶层的建筑师。




看过了这风云变幻跌宕起伏的一年,看过这365天里世界快速变化的模样,也看过了我们自己在这地球上的又一次足迹。这是创意商业的2018,也是我们共同的2018。


当然,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2018,每个事件对每一个人的意义都是不同的,也欢迎告诉我们你眼中的2018盘点,让那些高光时刻陪我们走得更远。

创意 商业 文化 艺术 设计
这些创意商业大事件忘不了·下篇 | 再见2018
盧丁
2018-12-28 16:54:53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喂!别扔那块吊牌!
2024国誉设计大奖,让文具回归初心
“春天”的意思是:我们该见面了丨太阳底下
谁家的“坏”小猫?居然登上了宜家的新广告
这一抹绿,是他送来的春日礼物
一篇长长长长长文,带你弄懂播客|创意笔记 01
在大尺度情节中,被审判的究竟是谁|第8支事后烟
宜家什么都能收纳,包括你的电脑桌面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