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并不友好,可有人自有妙招

跟着友好城市大挑战这一专栏,我们已经走过了世界上许多城市。透过对街道、建筑、地铁、公交站、骑楼、凉亭、菜场、甚至厕所的重新凝视和批判反思,我们也看到了城市众相之后的芸芸众生。我们的喜怒哀乐生死存亡都发生在这个充满可能性的场域,好的城市规划设计将它的寄居者拉近,让人们体会到尊重、包容和爱,坏的规划设计则无形中推开了想要融入者,默默散发着让人如鲠在喉的距离感、冷酷和敌意。

我们的城市并不友好 | 友好城市大挑战这一期内容中,我们梳理过那些典型的敌意建筑(hostile architecture),它们多半都是在针对无家可归者,为了不影响所谓的城市的“美丽”面貌,尖锐的凸起,被斜坡“护住”的建筑物外墙跟,有分隔栏的路边座椅……通通被发明出来。这些设计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却没有解决问题本身。

与无奈又心寒的我们不一样,芝加哥的艺术家Sarah Ross找到了“以毒攻毒”的方法。

莎拉·罗斯(sarah ross)用讽刺的慢跑服装挑战敌对 + 难以接近的建筑

她制作了一系列自带buff的运动服,在衣服里面加装正好可以填充这些结构负空间的弹力海绵。有了这样一套装备,不光是可躺可坐,甚至还十分享受呢。这逍遥姿态仿佛在说:我就躺了!怎么样,不服来打我呀。

自然,穿着这身走出家门也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路人审视的目光、自己照镜子也会吓一跳,以及,敌意建筑倒是拿下了,可我那张方方正正光光溜溜的椅子大概要跟我分手了。鉴于此,谁都知道Sarah Ross设计这些并不真的是为了量产、然后让大家穿它出门,而是为了配合达成一种无声抗议式的街头行为艺术。

透过躺或者坐的姿态,引起注意,引发人们的思考,敦促那些有决策权的机构或个人去重新衡量,在城市的美丽和城市的善意之间做出选择。换个视角,善意本身也构成一种美。

 

 

敌意建筑 负空间 行为艺术 友好城市
城市并不友好,可有人自有妙招
猫头鹰与雅典娜
2022-11-04 18:33:35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他的漫画偷窥了谁的生活,我不说
疲于纹丝不动的伫立,这座房子伸了个懒腰
站在大街上感觉不对劲,也许是因为它们消失了|友好城市大挑战
随着新年到来,免版权费的“灵感库”又更新了
新年的运动计划,从划掉过时的健身鸡汤文开始
春意挣脱冻土,今年一定是更有生机的一年丨灵感手抄本
什么是“春节氛围感”?我们尝试用这个几个tvc概括
2022年度十佳电影海报设计,你看过几部?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