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止在,旅途中》——他们其实是一对说故事的人

Akae王彦铠(阿铠)

曾于台湾广告圈服务18年,现任阳狮上海&广州ECD,为阳狮赢得二十余座国际广告奖(CANNES,ONE SHOW,SPIKES ,ADFEST, NYF, EPICA, ADSTER)、一百五十多座国内广告奖。 

这是阿铠用十年时间与他在台湾白兰氏的客户朋友吕艳芳所共同完成的著作。吕艳芳女士十年来跋涉七大洲走过32国,用她的镜头探寻藏在山之巅、海之涯的桃花源。阿铠以其广告人擅长的文案,书写采访每一张故事的由来始末。这其实是一本摄影集,但不同的是文字占有相当的比重成份。他们其实是一对说故事的人。


——————————————————————————————————————————————————

新书上市,TOPYS x 阿铠 快问快答 

TOPYS:图文搭配、图文并重的书越来越多,这次的《静止在,旅途中》的特别之处在哪里?

阿铠:这本书其实是从一个专栏开始的,我为某个旅行杂志写专栏,我遂推荐了吕艳芳女士(Janice)的照片,当时我自愿帮她写文字,因为她是我客户,一写便写了十年。速度慢是因为她得为这专栏周游列国。我从她每次回国后的相机里挑我喜欢的照片书写,边写边访问她的旅行经历,有时我会看图说话。

其实摄影才是本书主角,就像《聂隐娘》电影编剧家朱天文说的,文字工作者提供一种思考框架,影像导演在这框里,捕捉她的故事。

TOPYS:这次创作过程是您从摄影师的作品及对作品的描述中挑选有感觉的部分进行创作,那什么类型的摄影作品或背后的故事是您比较有感觉的?

阿铠:我必须承认,真正打动我的摄影作品,绝不是可以用文字书写出来的。这次我的工作是受托于帮别人完成著作,它是有brief的有定位的。因为认得摄影师,又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比别人多一层窥探,多一些对Janice的洞察。至于挑怎样的作品,通常由Janice决定,我亦很直觉地写。 

TOPYS:您对这本书的期待是什么?

阿铠:我一直觉得书是写给自己人看的,给有缘人看的。我唯一期望的是出版社能有利润,至少至少不要亏损。卖书的人都是傻子,尤其这样的书。

TOPYS:在您看来,创意人写书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阿铠:写得好就是优势,写不好就是裂势咯,就这样,很平等的。

TOPYS:用一句话推荐这本新书。

阿铠:广告有时会让人颓丧,但书写不会。 

TOPYS:下一本书有计划了吗?

阿铠:《塔克与哈露》——我的老爸老妈,还有那些个七七八八。

这是一本关于书写我父母,同时描写7080年代的老故事。

套句俗气的话。我认为这是一本泪中有笑,笑中带泪的散文书。

我还不确定是否交由出版社还是由我自费出版。

因为我想送一本书给所有爱我的亲朋好友。

 

内文节选(右键单击图片查看大图)


购买地址(暂无中国大陆销售渠道):

博客来网络书店

金石堂网络书店

 

阿铠的另一本书《坐火车的抹香鲸》(德国来比锡全世界最美的书/银奖)

说时光的少年们──

正如你所看到的,《坐火车的抹香鲸》就是这么一种长相:短短的段落文字,散播在白色的纸页里,比较宽的字间和行间,让字的行伍感突出了起来,于是你读,便得一字一字地悠闲地读;读完了,回头再望两眼,刚读过的地方也许还留着些余味。三、五个page后,插图页来了,简洁地块状的图形(如果有人,往往身驱大而头颅小,「姿势」因而比「面容」更说明着这人的思想──如果有的话),抽象又诗意。

写文字的阿铠与画插图的NOBU,在《坐火车的抹香鲸》这本书里,纪录着与台湾十数个大城小乡的遭逢往事,原本平凡无奇、熟习不察的空间与事件体验,因着时光的遥距而陌生化起来,透过这努力,你开始瞪大眼睛凝视那未曾细究的事物,继而进入事物背后万般纷杂的身世,哦哦──在此言说者与读者的自身叙事便和其他人联系了起来。

羡慕那尾抹香鲸,能摇摇晃晃地,搭着下一班火车从苏澳到苗栗。

──詹伟雄

购买信息:淘宝搜索“坐火车的抹香鲸”
静止在,旅途中 摄影 阿铠 吕艳芳
《静止在,旅途中》——他们其实是一对说故事的人
TOPYS.
2015-12-09 19:40:53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花式整活,官方旅游局谁都不服
听一下这个Logo,你猜是哪个品牌?
出现了,孩子们最喜欢的午餐是可以一边玩一边吃的
TOPYS专访《只此青绿》服装设计师阳东霖:用“衣服”说故事的人
这则广告的内容是看广告
身边连个人都没有,我该向谁倾诉呢?|清单
完蛋,喜力啤酒的广告印错了……
一个好玩的城市,会让你不自觉扔掉糖果、公文包和拐杖丨友好城市大挑战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