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4月1日,隔壁霓虹金在忙别的大事 | You Know What

设计:卡人@TOPYS

每年的4月1日,众所周知,是告白的良辰吉日,是恶作剧的愚人节。

然而,在日本,4月1日更像是一切新开始的标志。在日语里,四月的写法和中文汉字一样:「四月」(读作“しがつ”),还有一种写法:「卯月」(读作“うづき”),而“卯”在日语中有“初”、“开始”的意思。

对日本人而言,4月1日在某些方面与1月1日新年有差不多的地位,有很多事情的起点、开端被定在4月1日。

曾在许多日本的影视作品中看见学生开学、新人入职发生在樱花盛放的场景,这正是因为日本的学年是在4月1日这一天,正好处在樱花季。

不仅如此,浅搜一下也能发现日本有不少的法案是在4月1日实施,还有税金申告、新节目开播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都是以4月1日为起始点。

今天就来展开讲讲,为什么日本对于4月1日情有独钟呢?看完本期You Know What,来年4月1日别再整蛊别人啦,和大家分享一个冷知识不香吗?

4月1日=愚人节?

聊到日本之前,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愚人节的来历。

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早在十五世纪,按照法国的历法,4月1日是新年的第一天。直到1582年,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宣布格里历(Gregorian calendar)的使用(原因戳这里,法国人以及后来的我们才开始把1月1日视为新一年的起点。

然而,要人们接受历法的改变也需要一点时间,改用格里历后仍有一些顽固的守旧派在4月1日过新年。当时有人为了戏弄守旧派,便在4月1日给他们送假的新年礼物,让他们落得一场空,上当受骗的守旧派被称为“四月笨蛋”。

在4月1日愚弄他人的习俗由此得来,后来这一节日和习俗也在其他国家流行开来,但其实愚人节并没有被任何国家和地区规定为法定节日。

4月1日=财政年度起点?

虽然日本如今和大多数国家一样采用1月1日为新年起点的格里历,但与法国过去的历法类似,4月1日是日本的一个重要时间点,最开始发生在经济领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大概就是如此吧。

有一种说法是,早在明治时期,约1886年,当时的日本以农业、种植水稻为经济命脉,大米是政府税收的主要来源。但税收收的是现金,那么就需要农民在秋收大米后卖大米、变现,要忙完一些列的事情,怎么样也得等到第二年的四月来缴税,制定新年度的预算。

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在日本,政府机构一般采用以收入和支出结束的时间节点位基准的做法——“决算主义”,而在明治时期,为了减少每年国家因战备而造成的财政赤字,便把第二年的收入和支出情况一并算进一年,于是决算月就定在第二年的4月,开始实施财政年度。

因此,如今日本政府部门的财政年度(又称“会计年度”)是从每年的4月1日到第二年的3月31日。这就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挥别“平成”,宣布新年号“令和”是在2019年的4月1日。

不过今天的许多民间企业改变了传统,采取“发生主义”,将收入和支出实际产生的时间节点为基准。也有不少个体经营者因纳税的缘故而通常选择1月开始的财政年度。

和日本政府采用同样财政年度的国家还有加拿大、英国、印度等国家,而我国、韩国、德国、法国等国家则是从1月开始,每个国家情况不尽相同。

4月1日=人生新起点?

除了经济方面的原因,许多日本人之所以将每年的4月1日视为“新年度”的开始,很可能是因为上学、上班的时间划分了人生阶段的心理感受。

在日本,4月1日就相当于中国的9月1日,是学生们开学的重要日子。以此类推,新生在4月1日入学,毕业生在4月前毕业,于是各大企业和单位也将在4月迎来新入职的员工,举行入社仪式。

但追溯到日本最早的学校形态,如江户时代寺院所设置的私塾“寺子屋”、明治时期的早期学校都没有固定的入学时间。

直到1886年开始实施财政年度之后,为政府便于统一管理各大学校,也便于学校从政府获得资金的支持,学年也跟随财政年度把开学的日期定在了每年的4月1日。

放眼世界,从9月开始的学年是主流。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在2020年提出把日本学年起点改为9月,以跟随国际主流的做法。但正如上文所言,学年又与国家的财政年度相关,学年这一改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大到与之相关的考学政策、企业招聘安排以及政府拨款支持等方面事宜,小到一个家庭的生活规划,都会受到影响。

学年改革大概率不会在短期内实现,那么,入学、入职4月1日依然是大部分日本人的人生新起点,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下展望未来。


 

一眨眼,2022年的四分之一就过去了,Q1结束了。不妨利用本期的冷知识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如果你正因过去三个月的碌碌无为而不知道如何是好,那就暗自把四月视为“新年度”,从4月1日重新开始吧。

4月1日 日本 开学 入职 樱花季 财政年度 税收 愚人节
同样是4月1日,隔壁霓虹金在忙别的大事 | You Know What
鲸鱼
2022-03-31 10:58:18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面对“惜命”的一代,大健康能玩出什么新花样?|小趋势观察眼
一所宛如水墨画的公立小学,会走出风一样少年么?
奥利奥是什么味?奥利奥味丨品牌兔子洞
茅台牵手蒙牛,华为涉足咖啡,跨界生意真的那么好做?
如果有机会重新想象一本书的封面……你会如何设计?
除了卖书和卖惨,独立书店还能做些什么?| 城南唠嗑
暑假是属于孩子的,你班都没加完就别凑热闹了!丨限时折扣
书里的字一个都进不了脑子,但我还是想给这些书签一个家
下载TOPYS APP
随时随地获取新鲜灵感
立即下载